「生命不可代理,孕母不是工具」 /張藝騰

「生命不可代理,孕母不是工具」(註)

我不贊同代理孕母制度的原因,源自於反對任何加諸在女人身上的的宰制與剝削-因為具有妻子的身分,就應當為夫家傳宗接代、生兒育女;因為生而為女性,便應當能生就生,不得閒置自己的子宮。若一名妻子無能達成父權社會對性別角色的期望—傳宗接代,則會被視為殘疾,就連自己都覺得對不起夫家。若一名女性不願服從父權社會對性別角色的要求,便被視為一個自私自利,忘恩負義的女人。

當我們一心認為代理孕母能解決不孕婦女的痛苦時,一方面我們將代理孕母視為一個工具,另一方面,我們忽視痛苦的根源,認定那痛苦是自然就存在的,我們視一個不能生育的女人為有缺陷的病人,彷彿生而為女性,我們就必須依循著社會的期待-結婚生子、傳宗接代,如若無法滿足社會加諸在我們身上的要求,我們便配不上夫家、沒有資格結婚、違背了自己的天職—所以,對於夫家而言,我們都是代理孕母,生不出小孩就換人,唯一的價值僅止於免費的為他們傳宗接代,若沒盡到這個本分,就算婚姻不幸,老公外遇,都與人無尤。

因為,我們先認定了女性存在的意義,只為了善盡她子宮的功能,所以當一名妻子面對婆家與周遭的壓力,她會先嘗試不斷的忍受侵入性的人工生殖手術,如果仍無法達成這項使命,有醫生會建議要不要跟姊姊妹妹借卵子,若還是無法成功著床,這名妻子內心的自責與恐懼就會無止盡的擴大,最終的結果可能是她同意婆家的安排,讓丈夫在外面生孩子,或是以其經濟優勢的地位租用其他女人的子宮,來保全自己的婚姻。

然而,何謂傳宗接代?

事實上,母親的基因才會完整傳承給孩子,父親的基因並不會,若只是要傳一個姓氏,那麼是誰經手的有那麼重要嗎?就算養隻小狗狗,也不會要求那隻狗跟我們有血緣關係吧?沒有血緣關係的狗,都能視如己出般疼愛有加,甚至從我們姓了,為何不能用收養取代生育呢?

再者,或許有人會說這是你情我願的交易:「就像我也很不想工作啊!工作也剝奪我的自由,我也覺得自己是老闆的奴隸,我在上班時間內也喪失身體自主權啊,我也把自己當成商品出賣,公司開出合理的價格讓我放棄那一段時間的自由,難道公司也有錯了?不該僱用我?」

我想請問人為何要工作?為了錢,為了活下去。公司為何要僱用勞工?也是為了錢,為了生存。

那麼,為何需要代理孕母?

即使不能生育,也不至於有生命的危險,所以不租用代理孕母就覺得活不下去的原因是甚麼?是整個社會加諸在女性身上的壓力,讓她為了求存而把租用另一個女人的身體當成一條活路。再者,對於夫家而言,這世界並不會因為他們的兒子沒有和老婆生個小孩出來,就忽然爆炸、毀滅,人類依然生生不息。若真的很愛小孩,想照顧小孩,其實有很多領養的管道,何必如此執著於血緣?

這跟《國定殺戮日2》(The Purge: Anarchy)的意象有重疊之處,我們認定人體內有股暴力的獸性,需要用肆意的殺戮,來釋放心中的「本性」,然而清洗日當天是容許互相殺害,而沒有法律責任的,所以富人都躲在自己的堡壘裡,他們怕被殺,但也想共襄盛舉,就購買老病殘窮者到府提供被宰服務,聽起來好像做了件好事:「反正你又老又窮又命不久矣,我給你錢讓你安家,你還賺到了!!我只是順著自己的需求做事,這個交易沒有一絲強暴脅迫,你不願意可以不要來!」然而,這些既得利益者心裡明白的很,若非位於社會階級的最底層,成為每年清洗日的主要死亡類群,生活在恐懼與貧苦的「強暴脅迫」中,誰會為了幾毛錢,而自願任由別人宰殺?

同理,我們先認定生殖是種「權利」,整個社會告訴你「傳宗接代是你/妳的使命,是不可逆的天性」,還沒結婚就問妳/你啥時結婚;說結了婚,又問你/妳啥時生小孩?彷彿結了婚卻沒生育是種罪過,既然不打算生,何必占著茅坑不拉屎?都把對方當成茅坑,或等著對方放屎了,這婚姻還能讓人有甚麼期待?但排除掉父權社會所施加的壓力與束縛、閒雜人等的眼光與評說,兩個人相愛相守其實是非常美好的,也不欠任何人一個交代。

可是,父權社會並不容許婚姻中的兩人單純的相愛,在婚前他們愛夠了,結婚之後就該滿足社會的期待,他們並不自由,傳宗接代的觀念是被強行植入的,而非自然生成,為著這壓力—別人做,我們也要這麼做—他們不得不利用自己的經濟優勢租用子宮,以及另一個女人的身體。

為了生存而出租身體的代理孕母,也不是一出生就立志要當代理孕母的,有人可能會說代理孕母具有身體自主權,女性得以利用出租身體來賺錢,能改善自己的生活品質。事實上,台灣法律從未明文禁止過代理孕母,卻也沒有因此使經濟弱勢的女性,因出租自己的身體,而過得更好或擺脫經濟上的弱勢。女性出租自己身體,便得以改善生活環境的這種說法,無疑是把女性簡化成一個沒有感覺的生物,並且將其物化成一項工具。

代理孕母能否使一對夫妻從此永浴愛河,或能否使租用她的女人從此幸福快樂,或能否挽救瀕臨破滅的婚姻?這三項我都存疑。

我不否認孩子具有強大的魔力,相當可愛。但一個男人愛妳,就不會讓妳受委屈,更不會壓迫妳,當他任由他的家人給妳壓力,而妳必須滿足這些要求,婚姻才得以安穩保存時,他早就從愛河中爬起來了。那麼,何苦要維持形同囚牢的婚姻,又拉著另一個女人進來這集中營,只為了滿足他人眼光中那幸福的假象呢?

/張藝騰

(註) 引自http://goo.gl/eHM8A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