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男人不是父權體制下的受迫者? /布朗

引言:昨天(13日)一名自稱閱讀過女性主義經典的男性,在PTT發表對女性主義者看法,僅管他才在九天前在八卦版發表「學弟入伍只期待能吃到香腸/女友打工只期待能吃到洋腸/最後,弟在軍中被班長當狗幹/女友在澳洲被洋人當狗幹」的言論

此現象正說明了男性要接觸並認同女性主義者不是這麼容易的,如果瓦解父權能同時解放男人與女人,為何男人不支持參與?男人採取的行為顯示男人與女人在體制下的位置、角色是完全不同的。

「父權和性別無關,父權一視同仁地壓迫大家。」
「男人、女人都會受到父權的壓迫。」

這些都是在女性主義議題上常出現的說法,更是被用來吸引男性關注性別平等的金句,但試想瓦解父權若如我們所想能同時解放男人與女人,為什麼唯有婦女進行長時間、規模性的性別平等運動,而多數男人則消極地等待拯救?他們既不主動參與,還將女性主義曲解為「獨厚女性、忽視男性權益」,指責女性主義者若不將男性福祉放在首位就是「雙重標準」。

Allan Johnson早在《性別打結》的第四十二至四十八頁便以「受苦不等於受壓迫」回答了這個問題:

「……在沒有看到女人被壓迫的同時,人們也抗拒把男人視為優勢的壓迫者。特別是那些意識到自己正在受苦的男人,經常辯稱男人女人都因為他們的性別受到壓迫,他們不是彼此壓迫的。毫無疑問地,男人不是因為『身為男人』而被壓迫,而是因為參與父權體制才受苦。對女人而言,性別的壓迫與文化上貶抑女性有關。女人是從屬的,被當成次等公民對待,因為文化上『身為女人』就被定義為次等,就像很多少數族群和種族的人們,之所以被貶低只是因為他們不是白人。然而,男人並不是因為與其他更有地位的男人相比,而損害了他們的男子氣概。男人也受苦,不全是因為他們的貧困或是屬於少數族群,而是因為他們處於性別壓迫系統中的主導性別。 這樣的位置讓他們得到許多好處,也得付出一定的代價,而這就是他們受苦的原因。

理解這說法的關鍵是,一個群體是不能『壓迫他自己』的。一個群體可以造成自我傷害,它的成員可以因為他們的社會位置而受苦。如果我們說一個群體可以壓迫/迫害自己,我就把社會壓迫的概念當成造成社會受苦的同義詞,但並非如此。壓迫是發生在幾個群體之間的現象,它是一個群體支配另一個群體,藉由剝削和屈從另一個群體而從中得利,造成社會不平等體制。所以一個群體是不能壓迫自己,也不能被『社會』壓迫。壓迫存在群體之間,而不是存在於群體與做為群體的社會之間。為了理解壓迫,我們必須把壓迫和受苦區分開來,受苦來自於其他社會根源。……因為沒有一個體制,在其中有非男人的群體地位高於男人並強加痛苦於男人身上,並從中得利。」

這個說法清楚解釋為何女性比男性更投入性別解放的推動,因為男人從父權中獲得的利益遠超過於他所招致的苦痛,而這個交換對他來說是值得的。

若要問當今與一百年前的男人相比,何者感受到的痛苦更深?無疑是當今的。在性別條件更不平等的過去,男人獲得的權力更多也更強,他能以家長的姿態全然掌控自己的妻子、公眾的發表貶抑女子的言論、教育、工作環境為他自動排除了絕多數的女性、以男性的政治特權決定攸關女性地位、財產、醫療的法律與制度。身為男性在薪資、繼承、性上的絕對優勢是父權下的嗎啡,完全能麻痺他所承受的疼痛,還使其飄飄欲仙、舒心暢快。

但隨著婦女運動快速地向外發展並茁壯起來,他們發現屬於男性的權力正有感地萎縮,被預設的期待卻沒有等比例的減少,缺少足以彌補其痛苦的支配權和優勢,使得疼痛程度被相對的放大了。這也是為何當社會明明走向性別平等的趨勢,受到來自男性的攻堅卻沒有任何減緩的跡象,引發更強烈反彈的力道,他們在大聲抗議:「給我更多父權嗎啡!我上癮了,不打藥會痛!」

在認識性別運動起源自女性爭取自身權益、要求平等的歷史和脈絡下,就能理解目前運動將多數資源投放在女性族群,不是女性主義者的錯誤和偏見,而是發展過程中必然存有落差的階段。這個落差是有機會調整與縮小的,我們可以提供男性情感支援、教育他們如何在表達自我與尊重他人主體間取得平衡、給予陪產、育嬰、協助單親爸爸與父職等資源。

但我們發現女性主義以兩群體的平權做為目標,且在尚未達成的階段,他們對現階段無法滿足的部分不是選擇投入其中、使其茁壯、造福更多不同類型者的需求,而是反對、攻擊在政策、集體上暫時無法落實,用以滿足他們的女性主義。他們將運動含有落差的現況錯當成運動的目標,以此指責女性主義者在「尋找男奴、製造女權帝國」,儘管比起規模化的情殺和性別暴力,女性主義者最多不過是建議遠離男人。

這是很弔詭的,女權爭取的過程從來也不是一步到位的,更別說全球同步了,沒有人會指責先驅們「不幫女人說話」,我們都知道權益該由自己爭取。然佔有世界一半人口的男性幾乎不投入資源於此,卻認為有權從婦女運動的成果中分取一杯羹,並以此要脅女性主義者若不屈從,為他們改變說詞、策略和資源分配就是「女權自助餐」。此種現象可從沒有在其他貧富、種族、勞資等議題上出現過,但唯有在性別上男人自認為該一同受惠。

那些一向對改善性別結構出力最少、出嘴最多,連陪產假都是由婦團爭取而來的男人們,居然大言不慚地說女性主義者「不幫男人說話」。可想而知女性主義者認為男人應有的權利和他們所認定的是不同的,彼此認知差異有多大。

因無法搭上性別平等「順風車」,或自認為沒有從中獲得直接利益而惱怒的反女性主義者們的共同特徵是(1)忽視女權作為人權的重要性與貢獻;(2)對女性的處境無動於衷;(3)企圖分化女性群體,這些手段是為了(4)取回他們在性別結構裡的支配地位,但事實是(5)反對女性主義並不能長久減少男人所受的苦。

(1) 忽視女權作為人權的重要性與貢獻

男性在兵役、婚姻市場、職場受到的不合理待遇,並不能做為反對女性以一個獨立且完整個體,獲得應有權力的理由。我們應該解除這些不平等待遇,而不是透過禁止女性爭取她們的相對利益,這並不合理。

解決問題和爭取權益並沒有衝突之處,真正的衝突在於男性看不見自身於父權下所遭受的苦,正來自他們被預設的支配性別。因為被視為國族戰爭中的侵略者,能獲得國家的褒揚與記功,所以應該服從兵役(女兵則被貶低為柔弱無用的);可以透過婚姻制度「娶/買」進女人來生育、服侍父母,而必須負起養家的重責大任;在優先友善於男性的職場獲得晉升機會,因此被賦予重任、工作標準提高。當男性渴望從身上拿下從軍、養家等作為成功男人的苦難,也必須接受原本屬於男性階級的機會和權利勢必會移往其他方向。

如果我們期望女子從軍,那我們應該對從軍的女性抱持敬意,正視嚴重的軍中性暴力事件、女軍官的撫育需求,而不應該拿以色列女兵的外貌作為意淫的對象;對勇武、具侵略特質的女性平等相待,不加以嘲笑或將感情狀況視為她生命的重點。如果我們期待女同事成為好的共事,除了學習尊重她們的能力與專業,並在制度設計上將女性的生命經驗納入考量,她們才能在公平環境中有所發揮。如果我們希望減緩撫育孩子與照護父母的重擔,應該對關心國家公托和長照制度的發展,並給予一個友善孕婦與親子的環境,將孩子當作社會共同承擔的資源。

我們應一同解決作為男人、女人的痛苦根源而不是依賴嗎啡。你是生病了,但使用嗎啡不是對症下藥,不願自己看清苦的來源,卻指責女人離開床邊、不為你注藥,是沒有用的也不合理。

(2) 對女性的處境無動於衷

Alicen Grey曾提出警告,當男人因為「男人也受父權所苦」才表示關心,代表他們對女人的處境、所受到的壓迫是毫無察覺且無動於衷的。更可悲的是一些男性蓄意接近女性主義的目的不為聽取她們如何遭遇來自體制的打擊、希望獲得的改善,所做的竟不是試著感同身受,卻要求他們提出「證明解構父權後的體制一定更好」,意思是「如果你們不能證明解除父權會更好,那我就不承認父權存在,所以你們也不能檢討男人。」

可想而知抱持這類心態的人,即使百本書精心解解是「如何定義父權造成的壓迫」、「如何證明父權造成的壓迫」、「如何證明解構父權後的體制一定更好」,他們仍能視若無睹,反正受到壓迫的不是男人。

難道因為父權不傷害男人,就沒有支持女權的理由嗎?
因為瓦解父權對男人沒有好處,男人就可以從女人集體的創傷、恐懼與絕望全身而退,是合理的嗎?

為了防衛自己、撇除自己在社會結構中佔據的位置,以傲慢的態度來迴避該有的同理心和作為,此類人接觸女性主義用來維護自身利益的企圖昭然若揭。

(3) 企圖分化女性群體

找出反女性主義者的女人加以批評,或看不同流派的女性主義者互相爭論,是這些投機分子最樂意看到的,因為他不跟女性主義站在同一條船上的,看著後宮爭寵、女人相鬥是這個置身事外者最喜歡的戲碼,這些不夠團結的表象都讓他相信自己有機可趁。

克莉絲汀戴菲 (Christine Delphy)在《我們的朋友與我們自己──各種偽女性主義的潛在基礎》發表對此的看法:

「……他們認為:對立不在男人與女人之間,而在女性主義者與反女性主義者之間。這一方面意味著男人可以在婦運裡扮演和女人一樣的角色。另一方面也是再說,女性主義者應該把反女性主義者的女人當作敵人。

可是這完全錯了。男性對女性主義的反對,與他們的具體利益結合,這沒有什麼好說的。然而女性反對女性主義,與男性大大的不同;這絕對違反她們的利益。壓迫者的種族歧視就是被壓迫者的自我憎恨。女人變成反女性主義者很正常,她們變成女性主義者才令人吃驚。自覺、「變成女性主義者」並非聖靈突然降靈。女性主義意識不是一次獲得,而是一個漫長、永不停止的過程……反女性主義乃是(1)阻礙女性,使她不能發現自己的具體利益。同時也(2)反映出我們的主體所受的壓迫,所以反女性主義正是這種壓迫得以維持的方法。

……女性主義者不可能對待反女性主義的男性和女性一樣,更不會把後者當成她們的敵人。……當我們與他們的「意見」鬥爭時,我們並非與反女性主義的女性鬥爭,而是與我們共同的敵人鬥爭-所以是為她們而鬥爭,也是為我們自己。」

一個對路線之爭和獵殺反女性主義女人的欣喜程度遠過於對女權的關注;花精力教訓不合女性主義的女人,例如他們聲稱自願遭致物化的女性,遠過於反省創造需求的買方(男人),會是真正富有同理的同路人嗎?不是,他們只不過是會重述幾項專有名詞的鸚鵡罷了。

(4) 取回他們作為性別結構裡的支配地位

前三項都說明了,性別運動對男女權益擴張的速度不一致,不完全是女性主義者的過錯,男性也該為自己多數不作為和坐想得利的心態負上責任。他們既不願起身面對「男性在父權體制下吃的苦」,且他們打心底認為女人有義務解決男人的問題、將男人當作首要的服務對象,更別說放棄支配地位、共同促進性別平等的發展。他們實際是想連根手指都不用動就對她、她、她說多講西,藉由打擊女性主義,來取回他們在性別結構裡的支配地位。

如果你有過這些想法,我希望你三思,反對女性主義並不能長久減少男人所受的苦。作為性別平權中進度落後的一群人,這已經是不能回頭的趨勢,如果還期待透過反女權和限縮女性來減緩「男性在父權體制下吃的苦」,那是治標不治本的。不要再推卸自己對性別運動投入不夠的責任,男人,這是你們的問題,

你們有花過和女人一樣的精力認識並改善自己的處境嗎?
有關注如何獲得合理的育嬰補助、福利,在乎過單親爸爸或友善父職嗎?

你們有致力於走在遊行隊伍、進入遊說立法的行動中嗎?
面對來自性別的霸凌與歧視,即使不完全與你相關,你有出聲反抗過嗎?

你們有真正在意過男人作為支配階級所受的苦並願意拿下嗎?
曾建立組織,教育其他男性如何離開不合理的性別框架,而不是將力氣花在攻擊女人與女性主義嗎?

再說一次,男人,你們沒有任何不作為的理由,這是你們的問題。

嗎啡的藥效正逐漸退去,與起嚷嚷喊痛、捉著準備離去的女人為你們繼續注射,不如試著動動你的四肢、身軀,試著爬起身、下床活動,現在追上你們有機會更早享受平權所帶來的好處。不要再無濟於事地忌妒、遷怒、仇視女人的向前邁進,是時候拿起你的責任為你的兄弟、子孫獲得一個更自由、解放的長遠之路。

廣告

6則留言 追加

  1. bonbon2 說道:

    你又不是男性,你又知道男性怎麼想了?你也不代表全體女性,你怎麼知道其他女性會被分化?難道因為我有陰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看法?妳說不同意妳的想法跟情緒,就叫做被分化?

    你又憑什麼要求男性要照著女性主義者的話去做?你是他媽?他老婆?一個成年男性不能有自己的看法跟對策?為什麼女性主義者就可以指著別人的鼻子,要別人照自己的話去做?

    我只看到一些成年女性不但自認為代表全體女性,還要別人也跟著滿口受害、剝削、物化。女性主義者不是女性的敵人,也不是男性的敵人,是自以為是的一群路人,還以為別人滿腦子想對付妳。越來越覺得現在的女性主義已經變成女性基本教義派主義了,動不動就要寫篇文章來哭別人都不理你。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這叫成年人。

    按讚數

    1. 基進女性之聲 說道:

      我們來瞧瞧…

      同樣的工時,你的薪資比男人少,自己解決;同事對你性騷擾,自己解決;你必須同時兼顧家務勞動與職業,自己解決;法律規定你不能依照自己的決定人工流產,自己解決;生理現象被文化認為污穢骯髒,自己解決;走夜路被人跟蹤,自己解決;男人對你施以暴力,自己解決;你穿得多有人說你拘謹,穿得少有人罵你不檢點,自己解決;……如果你的處境不像某些總是可以聲稱「自己解決」的人,而你由於童年的受暴與貧困只得賣性維生,自己解決;如果妳被發現是個女胎,結果出生前就被流掉,自己解決。

      你定義的「成年人」可能不是我們熟悉的人類吧!

      /Evance

      按讚數

  2. Judy Sun 說道:

    看起來自以為是的男人到處都是 !!!!而且永遠是 男人同意女性是他的責任和義務 因為他對人類需要學習負責任 一個男人對於他壓迫女永遠不會反省 還敢說自己是成年人 一個成熟男人就該學習去愛護別人 減少他對女性的壓迫 對啊 不然你告訴我 你為何句句仇視女人的想法 你這種男人 當你媽算活該囉 恭喜你媽 恭喜你老婆 獲得你這種沙文豬

    按讚數

  3. Judy Sun 說道:

    一個察覺不到自己對女性的壓迫的男人,不要說不算成年人,根本不算是個人!
    我不是你媽,也不是你老婆,因為你送我我也不願意!!!!我是人類,這種男人啊,連男尊女卑都不會寫,文盲唄.

    按讚數

  4. Judy Sun 說道:

    聽一下女性主的話, 就唉唉叫,你叫這種男人要了解自己,了解女人,尊重差異,他就是像小孩一樣唉唉叫, 一個成年男人只有自己的看法和對策,他就只是唉唉叫而已,跟一個小朋友一樣,不要不要的!! 他只會自我中心.

    這種男人永遠不讓女性主義者對他有看法,對他有對策,哪個成熟的女性主義者對男尊女卑有看法需要他同意啊,根本壓迫女性主義者,一個成年男性只有自己的看法,頂多算是自我中心,女性主義者怎會不知道沙文豬的想法?每個人都知道! 你又不是女性主義者,你又知道女性主義者怎麼想的? 沙文豬,是你自己認同你對女性的剝削,是啦,女人含你的管是活該的,自己一根管就想要每個女人捧,眼睛只有自己那根管! 除了自己的管,目中無人.

    你自己同意男尊女卑的剝削,男人你要他成年,他不過學會歧視別人,你憑什麼叫女性主義者都聽你的啊,自以為是到不知不覺了! 據我所知,男人但凡有點女性主義,他就閹割焦慮上身了, 聽到女性主義他就成天亮管子,一個成年人這麼暴力!

    按讚數

  5. Judy Sun 說道:

    號稱自己是成年人,聽一下女性主義者的看法,就哭成這樣,更何況很多女性主義者是男性和同性戀,不是每個男人都只學會自己的"對策",一個成年男人的"對策",感覺這種男人是個下下策!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