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危險人物叫做「情人」 /依凡斯

  如果我們知道42%女性曾經歷伴侶施加的身體或性暴力成傷 (這可能還未包括那些將對方的暴力視為「多元性實踐」的),卻同時認為與男人同床共枕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未免矛盾了點。當男人從未能將女人視為一個平等的主體時,針對她們的暴力始終無法消失。倘若我們知道男人打從出生起便接受著一種「女人比較低劣」的教育成長,並且以此作為其男性氣概的基本要素,卻同時不認為異性之間的情感關係有任何奇怪之處,若不是在奢望他們進入關係之後忽然間大徹大悟,那麼就是在指望「神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