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剝削發展的歷史階段 /Kathleen Barry

※本文錄自凱絲琳巴瑞原著,曉征翻譯之《被奴役的性》(The Prostitution of Sexuality, 1995)。

父權制在其把婦女降低為性的過程中是單一的,但是在其展開性的從屬時所使用的政治和經濟策略是變化的。性剝削的形成隨著每個地區經濟發展的不同而不同,經濟發展決定了性是怎樣被構築展開對婦女的剝削的。於是便沒有了父權制和性政治的策略。當性剝削的這四個階段中的任何一個出現在任何歷史時期或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任何一個階段時,它們也在繼續發展,經濟發展和繁榮使一個階段導致另一個階段的出現。

1. 拐賣婦女在經濟不發達的和封建社會的農業國家尤其盛行,那裡的婦女被排斥在公共範圍之外。婦女被貶低為性說明了她們的地位是作為丈夫的財產這一事實。在這樣的條件下,通過剝削婦女在家裡的無償勞動,剝削她們的繁殖和她們的性,婦女被婚姻關係的力量統治著。她們被婚姻私有化了,她們在家庭之外的勞動被限制在非正式經濟範圍內,不屬於大眾經濟。由婦女作為其丈夫的財產的地位而導致的性的從屬和經濟上的依賴就是婚姻的封建制度。在封建制度裡,男人可以在性方面剝削他們的妻子、娶妾、泰然地嫖娼,這是服務於他們的亂交的男性統治特權。相反,由於婦女是男人的性財產,任何婚姻之外的性行為,包括強姦和被迫賣淫,通常都被看作不忠,而且受害人還會受到嚴厲的懲罰。在私有父權制範圍之外,婦女只有極小的或根本沒有社會空間。然而,賣淫卻因為男人而盛行。在私有父權制中,婦女和女孩主要是通過殘忍的買賣和強迫賣淫被提供給妓院。

2. 軍妓在戰爭時期和在有大批部隊駐紮的地區是給士兵們提供休息(rest)和消遣(recreation),即R&R。不斷升級的戰爭主要在第三世界展開,或是在相對發達的地方(如東歐)進行的,這些地區由於戰爭又變得不發達了。同樣,在婦女易受到戰爭攻擊的地區軍妓數目激增,因為在戰爭中、戰爭帶來的經濟落後中以及戰爭所進行的社會父權傳統主義中的強姦,使她們容易被當作士兵們的性商品來奴役,無論是侵略者還是占領者,這些士兵通常是外國人。

3. 性產業是伴隨著經濟的發展而出現的。隨著工業化和大量經濟的發展,大量的婦女離開了私有化的家庭到公共經濟中去找工作,通常是去城市。隨著工業化經濟從國內轉向以出口為導向的生產,以西方為導向的性產業與當地的生意人一起在當地建立了性產業。從農村運到城市的婦女是皮條客現成的對象。她們在家時的無償的、被剝削的勞動在大眾經濟中是沒有甚麼價值的,她們被排除在大眾經濟之外。家庭中的剝削導致了大眾經濟中對勞動的剝削。隨著工業化的加速,性產業用比婦女能在出口加工中所能掙到的更多的錢來購買婦女的性交易。性產業使相當比例的婦女從事賣淫,從買賣婦女的角度看,它不能再被說成僅僅是被迫賣淫了。在這一階段,性剝削的主要重點從買賣婦女轉向了性產業化,它通常不是以身體上的強迫或奴役為特點的。更確切地說,經濟上的貧困和缺乏工作機會使在轉換中從農村運到城市的婦女幾乎失去了生存的可能性。在一個主要是服務於男人的日益商品化的商品世界裡,性產業的發展對一些婦女來說是有吸引力的,它可以讓她們很快弄到錢。

4. 賣淫的規範化發生在後工業社會中更高層次的經濟發展中。在後工業的、發達的社會裡,當婦女發揮了她們在經濟獨立方面的潛能時,男性就感到了失去把婦女作為婚姻中的合法的經濟財產來控制的威脅。為了重新得到控制,圍繞著性又形成了父權統治,產生了社會的和公眾的性從屬狀態,它隨著婦女進入了公共社會。性剝削的工業化適合於對經濟上獨立的婦女的統治。充斥著社會的以性科學為名的淫穢品維持著公共領域中的工業化的性剝削。相反,婦女性從屬的公共形象在封建社會中是不需要的,在封建制度下,性是婚姻安排的私有財產,對於婚姻,婦女沒有經濟的或社會的選擇。當婦女是她們丈夫的合法財產時,她們自願與否並不重要,甚至根本與她們無關。是在充滿淫穢品的,充斥著性的社會裡,當婦女被公開地貶低為性,婦女對於性的自願與否就變得非常重要,因為這關係到能否維持她們的性從屬地位。由於婦女在工業化社會裡從事工作,她們便擺脫了男性在家庭中對她們的控制。在公共社會裡,通過使婦女自願接受性奴役,加強了對婦女的社會控制。經濟的發展和婦女經濟平等的潛力產生了一種新的公共的、社會的剝削,這種剝削來自過去對婚姻中的婦女的性剝削的私有化。在獨身時經濟上獨立、情感上自治的婦女逃離了被簡化為性的命運,變成了歷史現實,是公開的工業化的性剝削使她們又回復到性上面去。

那就是出色的非裔美籍律師安妮塔.希爾在向國會委員會訴說她受到克萊文斯.托馬斯對她的性騷擾時的經歷,這足以把托馬斯送進美國最高法院。當希爾在國會委員會面前作證時,委員會從這位非裔美籍婦女身上看到了她對有性別的身體的拒絕,對被貶低為性的拒絕。她對變成性的拒絕深深地挑戰了種族主義性權力和把非裔美籍婦女變成性財產來奴役的歷史貶低,即她們的自己主人對她們的性所有權。

委員會對安妮塔.希爾的審問,尤其是來自賓夕法尼亞的參議員斯佩克特的威脅,更像是對一個婦女的反對。全部由男性組成的國會委員會把安妮塔.希爾變成了一個針對所有婦女的全國性電視報導課程-把他們的意見傳達給美國婦女,即要求她們撤退、退卻。那天,她勇敢而堅定地面對詳細而嚴厲的盤問,除了公正之外,還不屈不撓地位她的申訴尋找一份小小的動力,這時全美國的婦女都開始意識到(過去有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如果安妮塔.希爾的人品不能被相信的話,那麼我們之中就沒有一個人可以被相信了。這就是從那個團結一致的男性委員會傳來的信息,也由於實際上的種族主義,它把克萊文斯.托馬斯置於它的保護之下。希爾的案子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因為她成了一個拒絕變成一個身體、一個有性別主義和有種族主義的身體的婦女典範,而且她的非裔美籍的身體使她對被變成有性別的身體的拒絕成了最根本的挑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