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為什麼使用娼妓? /Julie Bindel

Why men use prostitutes

一份重要的嶄新研究當中的連串訪談,揭露了許多男人為何付錢買性的理由。

點此閱讀針對買春男人的研究計畫(pdf)

原文/Julie Bindel (The Guardian) 翻譯/Verena 校稿/依凡斯

「在與娼妓的性交當中,我除了一種很壞的感覺之外,沒有得到任何東西,」班說。班是一位看似尋常、三十多歲的中產階級男人,他延長了午休時間,從自己的廣告工作中抽身出來談談買性的經驗。他在靦腆與些微的緊張中告訴我,「我希望談論這件事能幫助我了解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

我也希望更適當地了解他的動機。班是一項意圖揭露買春男人實相的國際性研究計畫所訪談的七百名男子當中的其中一位。這項計畫橫跨六個國家,我是倫敦的研究人員之一,而我們在這兒採訪了103位受訪者,大部分的人都出乎意料之外地熱切討論他們的經驗。

這些男人之間並沒有顯著的典型。他們的年齡介於18到70歲,有白人、黑人、亞洲人、東歐人;大多數是受雇者,且許多教育程度在大學以上。基本上,他們是體面而禮貌的,且具有中上的社交技能。其中許多已為人夫或有女友,超過一半不是已婚就是正與一名女人發展關係。

2005年發表的研究發現,買性的男人在十年間增加一倍。研究者將這種現象歸因於「對商業性接觸更大的接受度」,然而我們的許多受訪者都透露他們對買性感到強烈的罪惡和羞恥。其中一人對於他在買春過後的感受是這麼描述的:「我心裡並不感到滿足」。另一人則告訴我,他感到「失望—真是浪費錢」、「還是一樣孤獨」以及「對我與妻子的關係感到罪惡」。事實上,這些男人之中許多有很大的矛盾。儘管發現自己的經驗是「不稱心、空洞、可怕」,他們仍持續去光顧娼妓。

我訪談了12個男人,感到這是個很棒的經驗。有個人告訴我關於他在童年時受虐待與忽視的經歷,並將此連結到他無法與任何人產生親密關係(尤其是女人)的失能上。艾力克斯承認與娼妓性交使他感到空虛,但他不知道如何「藉由尋常的管道」去認識女人。當我詢問他對於自己所購買的女人有些甚麼感覺,他說一方面他想要娼妓能去認識並喜歡他,另一方面,他並未將這種接觸「錯認」成是一段真正的關係。

「我想要我理想的娼妓不要表現得像個娼妓,」他說,「而是去角色扮演假裝是個女朋友、一場偶然的約會,而不要像是交易或機械似的。要讓第三者覺得我們看起來就像在戀愛。」

我對艾力克斯感到同情。沒有人告訴他如何與另一個人建立關係,而他在尋找商業性交易永遠不會提供的東西。

但另一位受訪者令我感到擔憂。達倫是一位年輕、好看且開朗的人,我詢問他有多常認為自己購買的女人是享受性的。「我不要她們得到任何樂趣,」他告訴我。「我付了錢,而她們的工作是給我快感。如果她們享受其中,我會覺得被欺騙」。我問他是否覺得娼妓不同於其他女人。「事實是,她們準備去做這種其他人即便身無分文也不想做的工作,意即她們擁有某種能耐容許自己去做而且不感到厭惡,」他說。他似乎充滿了惱怒,隨時可能爆發出厭女。

當被問到有什麼能終結賣淫制度,一名受訪者笑著說,「殺死所有女孩」。保羅告訴我,那可能得「把所有男人都關起來」。但大多數人告訴研究人員,如果確實執行現行的法律,將會輕易地制止他們。罰款、公諸於世、告知雇主、被發予反社會行為令(Asbo)或冒著被登記犯罪紀錄的風險,將會阻止大多數男人繼續買性。發現女人遭到販運、被拉皮條或其他脅迫則似乎沒有那麼有效。將近一半的人說,他們相信大多數賣淫的女人是皮條客的受害者。(有個人解釋道,「皮條客對女人進行心理上的強暴」)。但他們仍然持續去光顧。

即將到來的新法將使男人買性或對婦女拉皮條是非法的—而且嫖客對婦女的情況無知也不能免責辯護。批評者認為這是不公平的,男人不可能會知道女人是否被剝削。我們的訪問挑戰了這個觀念。男人在某種程度上是知道關於賣淫中的虐待和脅迫—在賣性的幻想下性交易無法營運,女人們進入交易並不是因為喜歡性愛。超過一半的男人承認他們知道或相信大多數賣淫婦女是被引誘、欺騙或被販運。

超過三分之一的人說,他們認為他們買的女人是從另一個國家販運到倫敦,而一小部份的人說,他們懷疑他們遇到販運受害者,根據她們無法說當地的語言或出現時如此年輕和脆弱。「我可以告訴她來到新的國家」,其中一個人說。「來到新的國家且成為一名妓女—它不能成為一個選擇…她看起來很苦惱。」

另一人則表示,他曾經「在許多有遭受販運女人與女孩的地方看見身上有瘀傷、割傷,且有東歐口音的女人」。其中一個男人懷疑他遇到的非洲女人遭受販運,因為「她很害怕和緊張。她告訴我她被騙了。我和她性交,而她似乎對性沒甚麼問題。她要我幫助她,但我說我能做的不多。她可能是在騙我」。

一個最有意思的發現是,許多人相信如果男人有需求時不能買性,他們會「需要」去強暴。有個人告訴我,「有時候你可能會強暴某人:你可以利用嫖妓取代」。另一人則這麼表示:「一個那麼渴望著性的絕望男人,他需要性來獲得解脫。他可能會去強暴」。我從這些得出結論,對「所有的男人都是潛在的強暴犯」這種概念負有責任的,並不是如德沃金(Andrea Dworkin)或我自己這樣的女性主義者,有時就是男人自己。

有半數的受訪者曾在英國以外的地方買性,大部分是在阿姆斯特丹,而光顧賣淫合法或能公開招攬的專區,使他們回到英國之後更加熱衷於買春。將近一半的人表示他們第一次買春是在不到21歲時。「我爸帶著我和哥哥,」大衛說。「由他付錢。也許他想要確認我們不是同性戀。我們去了一間妓院。爸沒有做,而且我不認為他有告訴我媽。」

另一個男人在與他的八個朋友一同至泰國單身旅行(stag trip)期間買性。他很失望。「是個俄羅斯女孩,那不是伴遊的經驗。她不想說話,只是躺在床上而且只願意從事性的行為」。

許多男人似乎想要和一個女人建立真正的關係,且在關係並未發展出來時感到失望:「這只是一個性行為,沒有情感。準備好接受這點,否則就不要去。這不是一個妻子或女朋友」。其他人則明確表示他們買性是為了能夠完全控制性接觸,包含鮑伯,他說,「聽著,男人購買女人是因為他可以擁有他想要的任何東西和任何人。很多男人去嫖妓,這樣他們就可以在她們身上做出真正的女人不會忍受的各種事情。」

儘管有些男人表示他們認為自己購買的女人享受在性交當中,其他許多人卻承認他們認為女人會感到「厭惡」、「痛苦」、「骯髒」與「害怕」。阿美說,他想那些女人可能會感到「鬆了口氣,我沒有要將她們殺了」。

我們訪談的男人當中只有6%曾因為嫖妓而被捕。有人說,「威懾力量只有在徹底實施時才能發揮作用」。「任何負面效果都會使你三思。現在的法律並沒有徹底執行,但如果最後發生了任何負面的事情,這可能會制止我」。也許新的法律將會使艾伯特對買春重新思考。他告訴我,「如果我做這件事會身陷麻煩,我就不會去做。在這個國家,警察覺得男人嫖妓無所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