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說「性別平權」 的仇女機器人 /布朗

還記得這張抱怨粗重工作都是男性擔任的圖文嗎?它被用來聲稱「女權自助餐」存在。乍看之下他們似乎對男女不平等感到憤恨不平,應是性別平等的同路人,卻錯把父權體制「男人要具備某程度的經濟水準、負擔家裡大部分的開銷」的要求當作女權的主張,而忘記那可是恭奉在桌上的老祖宗教他們的。

不過不管他們誤會了什麼,他們有如表現的那樣想解開男性枷鎖嗎?稍加回想一下在Flawless、B.C. & Lowy、金魚缸、母豬母豬夜裡哭哭,這些專頁的留言串和各場筆戰看下來,他們往往要抱怨的事情很簡單,百分之九九最後都是那幾句「女性不主動擔任勞力職位/女性不用加班、應酬」、「女性不用當兵」、「女性逼迫男人超時工作」。儘管他們嘴上說女人應該和男人一樣,不能免除凡是當兵、搬重物等的責任,但若再進一步追問下去,他們還是會說出男人跟女人不同,他們天生大腦、生理、肌肉不同,所以一味追求男女平等是不切實際的。換言之就是「不自量力想爭取權力的女人都是女權自助餐。」

更加可悲的是他們沒有發現,自己所堅持的男女不同,並貶低女人異於男人之處正是塑造他們所說的那群「能力不佳的女人」的原因之一。儘管他們狡詐地、片面的將保有父權思想的女性發言栽贓到女性主義身上,卻忽視了一樣「女性天生若應該被禮讓」、「女人當兵國家就完蛋了」的發言也存在於廣大的男性身上,而這點也與他們「女性能力天生不如男人」的論調不謀而合。至於女性在勞力、婚家、媒體、身體上遭受的剝削現象一概否任,總之「都是女權的陰謀啦!」所以他們口中稱「女性主義不是性別平等」的同時,他們自己又是了嗎?當他們認為女人得不到他人的尊重、被暴力相待都是她們懦弱自找的,按照這種邏輯男人作為底層勞動者難道不算是自找的嗎?

之前看過一篇報導說,當男人和女人在性別平等的關係中面臨困難時,男性更傾向於回到傳統的性別分工中,而女人更有可能選擇分手,所以這些表面憤恨女人不用承擔重大的工作責任、養家活口的人,更可能是那些在實踐傳統男女關係中受挫的男性。他們既無法在傳統性別腳色中扮演支配者(做不成父權騎士),又無法打從心裡平等地對待女性,看不慣女人可以獲得權力、獨立於男人之外(拿他的包包不上床也算是不受控制),進而透過打擊為女人充權的女性主義來奪回自己的地位。

%e7%94%b7%e6%80%a7%e6%9a%b4%e5%8a%9b1

老實說拿女權自助餐來說嘴確實是男人的特權,最好有人提到「男性殺人罪入監比例是94.2%」、「性暴力加害人87%是男性」、「已婚婦女投入家務的時間是已婚男性的2倍」、「全國所有地方政府女性一級主管平均僅佔19%」的時候,有人敢說這叫「男權吃到飽」?

女網友就算被男伴騙情、騙財、墮胎、被毆打、性侵害過後,還是那句「我知道不是所有男人都這樣,但我現在還是會有害怕。」男網友則是拿自己曾被某任女伴傷害為由,合理化自己是母豬教徒,還敢說「我不是仇恨女人,只是仇母豬而已。」前者處處檢視自己是不是仇男、為自己無法釋懷而道歉;後者倒是把對女性的仇恨說得是理直氣壯。女人無論如何都該相信男人,但若有一點差池,被男人恨也是應得的。

女性主義花費極大的精力與篇幅解釋父權制度、運作方式與透過不同的方式解構,但他們需要的才不是一個真正的性別平等的社會,何必花心思理解這些呢,手不用抬、腿不用伸、不須突破任何框架,只要曲解女性主義,當指出女性受的不平等待遇時,就以男女不同要求女人吃下,再以「女性主義強迫女人獨立、不能依賴男人」、「女性主義要屠殺男人」抹黑,就可以繼續忽視自己站有的位置,維持傳統將女人踐踏在腳下。

這些經驗都一再告訴我們即使男女同在父權底下受苦,這些男人從不缺開刀的對象,要我對他們施以憐憫、將他們的權力置於優先?打死做不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