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文化101:了解女人的性化 /Shadia Duske

Toxic Culture 101: Understanding the Sexualization of Women

原文/Shadia Duske (Ms.Magazine Blog) 翻譯/依凡斯

一年前,我決定從我的辦公室開車越過大街去吃午餐。我想避開上一次穿過這條特定街道時被吃的豆腐(catcall),那是一個中年男子從他的紅色雪佛蘭卡車內喊道,「來騎我的雞雞,寶貝!」我想知道如果能不感到像個展示中的性物件,會是甚麼感覺。但我也想知道我寧願是那個收到口哨的女人,還是那個不會收到的女人。

身為一位心理治療師,我遇過數百名掙扎於自己的性(sexuality)或身體意象的女性。這些掙扎顯現為憂鬱、焦慮、飲食障礙、身體畸形障礙(body dysmorphic disorder)、強迫症、生殖問題、育兒問題或關係危機。我也遇到愈來愈多正處理著關係問題與孤獨的男人。

而我親身經驗過體現許多人視為缺乏魅力的外表那種不適。身為一名中東裔的美國人,我不符合歐洲中心模式的美。當我還是個年輕女孩,我的圖畫只畫金髮碧眼的公主,也許是為了回應我金髮的繼姊妹說我的「皮膚是大便的顏色」。無論我再怎麼試圖打扮自己,我仍舊不是白的。

現在我明白了身體意象的掙扎有多麼常見,我開始懷疑是誰真的病了—我的客人或我們的文化?

所以,我利用去年記錄我周圍世界的片斷,收集有害文化環境的證據。某天在我開車前往工作時,這是我看到的景象:

understanding-the-sexualization-of-women-01

(圖片擷取自Ms.Magazine Blog)

我們被過度性化(hypersexualized)的女性圖像所轟炸,數量之多,使我們大多數人甚至沒有注意到。它們就在我們身邊,一如我們呼吸的空氣;訊息是如此明顯,它們變得無形,鼓勵著物化女性的正常化。

隨著電子科技與社交媒體的興起,這些圖像的數量與質量也更加增強。單在美國,網路色情產業每年便生產130億(在全球是1000億)-成為比職業足球、籃球與棒球相加起來更為龐大的商業。

研究者回顧了《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四十多年來出版的超過1000 幅封面圖像,發現在1960年代,有11%男性與44%女性出現在性化的圖片中,相對於2000年代,則有17%男性以及83%女性。

「波霸餐廳」(breastaurant)也興起了,連鎖店主打穿著暴露制服的年輕、有魅力的服務生。根據記者柏曼(Jillian Berman)在2015年撰寫的一篇文章,「『蘇格蘭斜裙』(Tilted Kilt)、『雙峰』(Twin Peaks)與『磚屋』(Brick House)的業績……在過去一年中都以兩位數的速度成長。」

年輕人們也愈來愈接觸到性的圖像。在一份2010年的英國研究中,14至16歲的青少年有三分之一表示他們第一次在網路上看到色情圖片,是在10歲或更小的時候。

我在各種女性雜誌看見這種廣告,也在《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在一些醫療辦公室等候區,包括小兒科醫生的辦公室看見這些:

Understanding the Sexualization of Women 02.jpg

(圖片擷取自Ms.Magazine Blog)

根據社會學習理論,如果廣告的敘事很容易辨別並頻繁重複,觀眾更容易被說服去購買商品。但如果這些廣告代表容易辨別且「正常的」事情,這對我們社會的健康透露出甚麼?而這一切又是如何影響我們的?

每個人都因為這種對外觀的持續強調而身受其害,出於它鼓勵人們將身體從作為一個人的個體分離開來。所有女人都受到影響,無論她們是否符合常規的美的標準,無論圖像將女人描繪為主動或被動。在任何情況下,身體成了為性愉悅而存在的客體,導致自我的物化。自我物化繼而與飲食障礙、憂鬱症與性功能障礙相連結。研究人員已經在使用色情的男性伴侶與女人的低自尊、高度的負面影響與關係的焦慮之間發現了一個連結

大量的研究,例如這一份,也將色情使用連結至性暴力。持續接觸將女人作為性物件展示的場景,可能鼓勵男性去相信他們有權脅迫女人進行性行為。

但男人也在情緒及身體上身受過度性化圖像之害,出於他們也被描繪成低於人類。心理學研究者慕希思(Linda Muusses)及共事者呈現出頻繁使用色情的丈夫經歷更多的婚姻適應問題與不良的關係品質。男人也在20歲的年紀便經歷勃起功能障礙,可能是由失去對性圖像的敏感而導致。

許多男人正渴望真實的人際關係,但僅僅被教導以空虛而不盡人意的方式滿足他們的渴望。

我們的社會有希望嗎?我相信有。

第一步是提升意識。我們必須勇敢看見我們面前的是甚麼東西,並質疑被認為正常而可接受的實踐。我們可以在這個方向看見一些成果,諸如多芬的「真正的美麗」活動,在廣告中展示了真實的身體類型,並且贊助增進女人自信的計畫;親愛的凱特(Dear Kate),一家拒絕理想化的模特兒及修圖的女性內衣公司;以及安麗的「像個女孩」活動,促進女性的賦權。雖然這些仍然是銷售商品的公司,他們至少開始提供更多的培力以及非性化的女人圖像。

這些媒體先鋒是對規則的異議,但我希望在我人生中的某一天,規則將會改變。

新的研究大有可為。這項近期的研究發現,相對於使用性化廣告的品牌,人們給那些避免性化廣告的品牌更好的評價。或許以尊嚴與尊重待人也能販賣商品。也許我們都需要的是一種我們能感到安全與真實的文化-在那之中,我們都偏好行走,而不是開車去穿過街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