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色情是一項非人化的試驗 /David Horsey

Internet porn is an experiment in dehumanization

原文/David Horsey (Los Angeles Times) 翻譯/Verena

你不必成為一個老古板才能對色情感到擔憂。拜網路所賜,美國人不知不覺地被捲入一項龐大的社會實驗,測試無拘無束地接觸最反常和下流的色情,是否將會扭曲未來世代的性關係。

男孩鬼鬼祟祟在藥妝店雜誌的架上窺看《花花公子》(Playboy)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幾年前,《花花公子》被包裝上塑膠套,擺放在櫃檯後面,好讓裸露的「鄰家女孩」的光滑圖像遠離孩子的眼睛。太離奇的是在當今的世界裡,家庭電腦已經成為通往一片更加更淫穢的性圖像汪洋的一個便捷門路。

實際上,淫穢尚未開始描述那些可以被任何孩子在觸控板或滑鼠用幾個搜尋詞和幾下點擊找到的東西。這快速墜入了數不盡的照片和影片展示之中,描述各式各樣、但被男性乖張的性幻想(女人在那些性技巧顯然是從牢房裡學來的男人面前表演得像個妓女)所支配的性。最糟糕的玩意似乎是來自東歐-酷愛於虐待並貶抑年輕女人的厭女、猥褻的小電影。

這是大多數人從前沒有見過或經歷過的令人心神不寧的玩意。但現在,任何14歲的男孩或女孩可以在隱私的臥室中輕而易舉地在筆電上接觸到。而且,雖然需要花錢才能進入色情產業藉此賺了數十億的網站,仍然有相當多免費的東西可以存取,並不真的存在阻擋任何人接觸影像的高牆。

主張色情有問題是跟不上時代且不酷的。諸如比爾.馬赫(Bill Maher)等喜劇演員都拿主張色情有問題的保守宗教人士大開玩笑。女性主義者的異議宛如缺乏性魅力的潑婦的高談闊論般被揚棄。自由意志主義的支持者捍衛色情製造者的自由表達權。但是常識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負面的代價在性販運和剝削強化了色情產業的深淵之後開始付出了。

一項發表在《性行為檔案》(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的新研究指出,色情已成為「性教育的主要素材」,為年輕男人植入性行為的新規則。 針對487名美國大學年齡男性的調查顯示「一個男人觀看越多色情,他越有可能在性行為中使用它、向他的伴侶要求特定色情性行為、故意在性交過程中想著色情影像以維持興奮,以及關注自己的性表現和身體意象。此外,較高的色情使用率與享受和伴侶的親密性行為呈負相關。」

換句話說,沉浸在色情中的年輕男人對於性以及他們該向性伴侶要求甚麼方面,發展出了令人不安的期望。必須應付這些年輕男人的大學年齡的女人證實了這點,其中一人並且懷疑無所不在的色情是否會加劇性侵犯在這麼多校園中的風行,特別是在兄弟情誼的生活中。還有一些跡象表明,色情是軍中性侵犯的一個因素。

另一個令人不安的事實是:洛杉磯的執法人員發現,在非常年輕的性虐待犯罪者中-在此我們談論的是12歲男孩-接觸色情在他們的犯罪行為中情是非常常見的驅動力。他們太年輕以致於無法知道什麼是正常、健康的性行為,藉由那些虐待性行為的色情影片,他們變得極端地性化(hyper-sexualized)。

孩子不是唯一受到容易色情的易得性影響的人。成年男人變得色情成癮,將工作和家庭置於風險,因為他們無法轉移目光。喬瑟夫.高登李維(Joseph Gordon-Levitt)2013年的電影《超急情聖》(Don Jon)是一幅娛樂而誠實的寫照,講述一位年輕男性因為對色情著迷,而發現自己不可能與女性發生親密關係。這部片值得一看。

情色不壞。性圖像可以是藝術、啟發性的,也可以是純粹的樂趣。但超越網路色情的性感表面,你會發現一個主導性的訊息:女性只不過是為了給男人使用和凌辱的一組洞孔,而男性只不過是要求被服務的無名陰莖。

這就是一種相當有利可圖的行業利用通往挨家挨戶的一項非常強大的通訊工具,傳達給年輕美國人的人生觀。有些人稱之為言論自由或「成人」娛樂;我稱之為非人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