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譽處決、殺女嬰、童婚新娘…以及失敗的「貞女/蕩婦」二元論 /依凡斯

巴基斯坦女性巴洛許 (Qandeel Baloch)遭「榮譽處決」的慘案目前正引起一波討論。在新聞媒體中,巴洛許張貼性感自拍照、表示捍衛女權等等行為被標榜為「對抗陳腐傳統」(1)加以強調。許多人不約而同表示:這是父權以暴力約束不遵守規範女性的一種體現,一位網友直接指出:「榮譽處決其實就是,只要不符合『父權架構裡的乖乖女孩』的人就會被殺掉」。

其實,媒體也不是沒有報導過協助朋友私奔而遭處決的少女 (2),或是與家人反對的對象結婚而遭受石刑的孕婦 (3)。但這些女性並未被渲染成為「挑戰禁忌」的勇者,似乎也不太有人想到,她們無非也選擇了一種「做自己」的生活方式。另外,在這種敘事之下最受忽略的,無疑是那些承受了「傳統價值」卻仍落得悲慘下場的女人們。

在這波討論尚未演變成了無新意的「蕩婦崇拜」之前,我想指出,這個多次左右網路風向的價值,來自一個事先存在的主流論調,這個論調 (就和父權二分法一樣)告訴我們:女人分為兩種,一種是迎合體制的良婦,一種是離經叛道的蕩婦,父權特別 (或只會)針對身為後者的女性下手,前者不僅可能不會受害,還占了某些便宜。因此,女性必須從事諸種挑戰社會禁忌的行為 (而這些行為往往很巧的與西方某種時興的女性形象相符)才有助於對抗父權。

這種說法有些甚麼問題?其實透過巴基斯坦的仇女犯罪不難看出。根據風傳媒這篇報導的定義,榮譽處決是:

「源於社會認為女性若拋頭露面、或和非親屬異性單獨相處就是敗壞家族名聲的保守父權觀念。當女性做出不見容於傳統道德觀的行為,會由男性父兄親手了結她的生命以「維持家族榮譽」,…。…女性遭到「處決」的原因相當廣泛,包括和異性交往、穿著不夠保守甚至收受情書都有可能。」(粗體另加) (4)

這實際上與女性是否做出不見容於「傳統道德觀」的行為沒甚麼關係,上述內容卻營造了一種純粹針對「自主」女性的錯覺。這裡列舉幾個同樣發生在巴基斯坦的實例:一名蘇庫爾 (Sukkur)女孩在寫作業時被哥哥射殺,只因為她「被懷疑」與男人有關係 (5);15歲女孩因為注視男孩而被父母潑酸殺害 (6);13歲女孩遭三名男子強暴,卻被以通姦之名處以石刑 (7)。換言之,女人不能被懷疑,不能隨意注視他人,就連遭受強暴都形同「挑戰傳統道德」。

地球圖輯隊的報導,引用了可汗 (Arsalan Khan)的說法,指出:

「男人們的名譽取決在有沒有辦法控制家庭中女性成員的身體乃至生活行為,會有這樣的習俗,是因為社會將女性看成家庭與國家的守護者,時時受到檢視有沒有守貞和守婦道等。」(8)

這種解釋經常為良婦/蕩婦二元論的支持者援引作為「父權恐懼蕩婦的挑戰」以及「蕩婦最可恨」的證據,事實卻是,父權對於所謂「不受約束的女人」一直都有因應之道,在南亞與中東有榮譽殺人,在西方 (或深受西方文化影響)的區域有色情復仇,男人根本不愁無法對付「蕩婦」。其次,這種論調避開了那些被懷疑而實際上沒有「逾矩」,或根本動輒得咎而受害的女人,也迴避了無損於男人的名譽,卻仍然飽受折磨的女人,純粹將男人對女人的控制限縮在「守貞和守婦道」上面。

顯然問題已經超越是否有違「傳統道德」的層次,而女性蒙難的原因也不僅限於「有失家庭與國家守護者之職」。事實是一個人只要身為女性,她便是所有男性的性物件,男人可以基於其自身的道德認定她是否「逾矩」,因此女人拒絕結婚、和錯誤的對象結婚、從事任何行為都有可能招來殺身之禍。舉例來說,一個女人若拒絕男友的要求,她可能被潑酸 (據報巴基斯坦每年有約150名女子受害);她答應男友的要求,則可能被反對的兄長榮譽處決;嫁妝不夠還可能被夫家殺害 (2013年,五名巴基斯坦姊妹因無力負擔嫁妝而投河自殺)。榮譽處決扮演的是全面的仇女現象的一環,而仇女沒有特別針對「不乖」的那些女性。

根據艾德希基金會 (Edhi Foundation)的紀錄,巴基斯坦在2010年有超過1200名新生兒遭殺害或拋棄致死,其中有大約九成是女嬰。(9) 2012年,一名男子因女兒先天性頭部碩大、五官「畸形」而將之活埋。(10) 2013年,一名男子溺死自己的女兒,受害的母親表示:「我們的大女兒出生之後他就不高興,他想要兒子。…他說,如果我再生一個女兒,他就殺掉老大,而8個星期之前,我又生了一個女兒,他就不斷地威脅,最後真的殺了她。」(11)

由此可知,要符合一個父權標準的「良婦/貞女/乖乖女孩」真是比登天還難,首先你可能只因為是個女孩就出局了,其次,你也可能由於生出女嬰而瞬間從一個守序的母親淪為令男人厭惡的麻煩鬼,甚至遭受死亡威脅 (良婦/蕩婦二元論再一次在這裡失敗了)。-我相信不會有人據以聲稱身為一名女嬰就是在「對抗陳腐傳統」,更不會有人自信滿滿地說:如果你想成為挑戰禁忌的「蕩婦」,就生個女兒。

事實顯示,即使是一個默默容忍父權加諸自己命運的女人,也不見得會落得一個比「被殺害」好過多少的田地,童婚新娘就是最好的例證。

「巴基斯坦童婚新娘的平均年齡大約在5到9歲之間。2013年,每隔兩天就有約180個童婚新娘的個案被舉報。…因為這種特殊的嫁娶形式,童婚新娘在夫家往往成為復仇的靶子,遭受毆打、強暴以及精神折磨,許多童婚新娘因此早逝。」(12)

我想在此釐清一件事實,如果一種被稱為「傳統道德」的現象已經包含了對兩種性別階級的差別待遇,顯然它不是催化保守父權的全面根基,反而只是父權當中的一個環節。此外,明確的「傳統道德」並未清楚界定甚麼有辱門風 (例如有些學者主張榮譽殺人並非伊斯蘭教的規範 (13),而是女人低劣的地位先被確立,男人才能隨時以「有辱門風」為由來加以責難,甚至暴力相向。

其實,沒有人能夠完全掌控另一個體,如果父權制度想防止男人隨時可能出於懷疑女人或目睹她們注視他人而發生的焦慮會動搖了集體的優越地位,勢必需要某種較「道德」更為廣泛的措施來加以維繫-那就是全面將女人貶抑至一個從屬的階級,而這個階級的所有特徵都是令人厭惡的。

如此,女人無論怎麼做,甚至當她只是客觀作為一個性別,都有某些人得以據某些理由加以誅之。這世界上沒有「貞女/蕩婦」兩種女人,全賴男人何時要羅織一個罪名。

(1)、(4) 韓亞庭,〈巴基斯坦年輕網紅對抗陳腐傳統「做自己」 慘遭親兄弟「榮譽處決」勒斃〉,2016年7月,風傳媒
(2)〈幫朋友私奔 巴基斯坦少女遭下藥勒死焚屍〉,2016年5月,蘋果日報
(3) Daniel Howden,〈Pregnant Pakistani woman stoned to death by family〉,2014年3月,The Guardian
(5)〈State of Human Rights in 2013〉,2014年3月,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Pakistan
(6)〈Pakistan acid attack parents ‘feared dishonour’〉,2012年11月,BBC NEWS
(7) Daniel Howden,〈’Don’t kill me,’ she screamed. Then they stoned her to death〉,2008年11月,Independent
(8) 阿咖,〈巴基斯坦網路紅人遭弟弟以「榮譽處決」掐死〉,2016年7月,地球圖輯隊
(9) Reza Sayah,〈Killing of infants on the rise in Pakistan〉,2011年7月,CNN
(10)〈嫌稚女畸形 父下毒手活埋〉,2012年7月,自由時報
(11) Aleem Maqbool,〈一個溺死親生女兒的父親〉,2013年9月,BBC中文網
(12) 金其琪,〈受夠虐待女性的族長會議,巴基斯坦女性自組「姐妹會」〉,2016年7月,端傳媒
(13) 劉洪德、王雪,〈「榮譽謀殺」堪稱男權社會家暴的極端形式〉,2016年3月,國際先驅導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