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積極女性主義可以咬我啊! /MHeket

Sex Positive Feminism Can BITE ME!

各種明艷照人的女性主義意識到在色情中有數量龐大的女人都是奴隸嗎?如果沒有,為什麼沒有呢?色情並不如許多人使你相信的那樣簡單。

原文/MHeket (Whole Woman) 翻譯/依凡斯

在更加基進的女性主義者以及明艷照人的,或性積極女性主義者之間有個很大的鴻溝。這主要基於明艷照人的那一方對於選擇的觀點有根本上的缺陷,以及對於色情與性是同一回事的信念。

「在觀看成人色情很長一段時間後,他們感到厭倦。他們想要一些不一樣的。他們開始觀看孩子。然後,他們看不夠了。」
-輔導兒童色情罪犯的心理治療師,海夫勒 (David G. Heffler)

色情與性不能進一步分開。性是合意的成人之間的活動,色情是「一種職業」。一種在全球剝削女人的職業,一種色情產業與明艷照人支派的女性主義者喜歡描繪成純粹是現代婦女顯然可以做出的一連串選擇當中的一項的職業。但告訴我這一點。如果一個女人擔任圖書館員或售貨員也能夠賺到相同數量的金錢,如同她透過在攝影機前被許多男人穿刺不同孔洞能夠賺到的,色情產業還能像它現在這樣運作多長時間?

其實,去知道女人如果可以靠翻烤漢堡賺到合理的工資,還有多少色情會被製造出來,這也是相當有意思的。因為我們如果了解這點,那麼我們就會對於有多少遭販運的女人受到奴役有了更好的想法。沒錯,就是這樣,色情與販運之間的連結是不可否認的,同時也很難確定的。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正在觀看的哪一個「色情明星」,實際上可能是個奴隸。

假設色情製造者與發行商預備支付女人在他們的電影中被貶抑是非常短視的。他們是受暴利所驅動,就像這個星球上的其他產業。為什麼在能夠合法拍攝色情的地方也要付工資,或每個場景的費用,當你可以輕易以一筆費用購買女人本身?此外,假設女人是在合法受雇用的條件下就是道德甚至解放的……這難以相信。

「實驗性的研究表明,暴露於非暴力或暴力的色情,導致了對性侵害的支持以及實際侵犯的兩種態度均有所增加。」
-心理學家馬拉穆斯 (Neil Malamuth)

去相信「色情明星」正在作毫無拘束的決定去表演,就像梅莉史翠普 (Meryl Streep)或妮可基嫚 (Nicole Kidman)一樣,顯示出所謂性積極女性主義者有多與現實脫節。2010年發表的一個小而深刻的研究表明,洛杉磯色情業中的女人罹患性病的人數比內華達州的合法娼妓更多。沒有法律要求「表演者」穿戴保險套或接受徹底的性病檢查,而明顯的事實是,保險套看起來並不特別性感,所以如果你不必要,為什麼要使用它們?

女性「色情明星」受到的身體傷害往往很嚴重,它是這個產業中保守良好的秘密。對女人反覆的肛門穿刺導致脫肛,最可怕的是,女人在一種新的色情類型當中實際必須要在鏡頭前脫肛。可以想見,這對一個女人身體的長期損害,更不用說是她的精神。

「在最壞的情況下,一個剛左 (gonzo)導演會帶一個女孩子到旅館房間,並讓自己的朋友拍攝一個便宜的場景,在其中,她的每一個可能的孔洞都遭受羞辱。她帶著三千元、一雙弓腿,與對這個產業的可怕印象走回家。這將是她第一部及最後一部電影,而她會對此感到後悔-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天。」
-前「色情明星」珍娜詹姆森 (Jenna Jameson)

色情正愈來愈暴力,兒童色情也每天都在增長。女人的受貶抑只是不斷地每況愈下,但仍然有許多所謂的性積極女性主義者想要我們相信,這一切都只是女人在這解放的社會所做出的一個選擇。然而,女人在鏡頭前面應該感到的解放,在她們進入勞動力而被其中一個同事發現她們的背景之後迅速褪去。女人因為在色情中的過去而被解僱並羞辱,這似乎突顯了解放的明顯缺乏,而不是由「性積極」運動所支配的除去性禁忌的枷鎖。

性是身為人類的一部分。絕大多數的人都享受性,與其他同意的成人。反對色情的女性主義者也是一樣的。他們反對色情是因為它對女人的生命長期造成的損害,包括身體與情感,而不是導致正常的性生活。如果你是那種認為反對色情代表你只是一個「不支持其他女人的選擇」或「只是需要把腿張開」的人,那麼你就是問題的一部分。

「我在色情產業交談過的女孩們告訴我,她們被前男友傷害、被收養、從未感受到家庭的愛,或有一個缺席的媽媽或爸爸。所以色情成了她們的「復仇」,或一件會令她們覺得自己正被培力的事情,當她們實際上是非常脆弱與坎坷的時候。」
-前「色情明星」潔西卡曼德斯 (Jessica Mendes)

聲稱批判色情的女性主義者是性貧乏的仇男份子,並標榜自己作為一個性積極女性主義者,表現出對色情的不加批判,也沒有展示出女性主義的根基。色情並未解放女人,它是在奴役她們,無論是那些在「產業」中的,或是那些丈夫與兒子使用成癮,並開始要求「色情化」(pornified)的性的。

相信色情虐待、非人化,並摧毀女人的人生並非一個基進的概念,它是在讀過關於設法從性交易逃脫的女人經歷之後唯一可能的結論。另一方面,認為那些反對色情者在某種程度上是在反對性,以及世界各地女人的性自由,顯示出極度的社會盲,一件色情產業本身所犯下以保持其利潤滾滾而來的行為。

「色情在當今是如此深深植根於我們的文化,它已成為性的代名詞,到了這個地步,批判色情就是在讓自己被賞耳光並貼上反性的標籤。但如果你是一個以這個詞真正的意義擁性,擁護那以快樂與愉悅沐浴身體的美妙、有趣及怡人的創造力的女性主義者,而你實際上反對的是色情的性呢?一種被貶低、非人化、公式化、一般的性,一種不是基於個人幻想、娛樂或想像的性,而是一個由那些不對身體接觸感到興奮,而是對市場穿刺與牟利的人創造的一個工業產品的結果?那麼,當擁護色情等於擁性,你在擁性、反性的二分法當中有合適的位置嗎?」
-《被綁架的性》作者黛恩斯 (Gail Din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