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淫除罪化在南非:一劑用以抹滅薩拉巴特曼精神遺產的處方 /Taina Bien-Aime

Decriminalizing Prostitution In South Africa: A Recipe to Extinguish the Legacy of Sara Baartman

原文/Taina Bien-Aime (The World Post) 翻譯/依凡斯

莎蒂「薩拉」巴特曼 (Saartjie “Sara” Baartman)的精神在南非深深流傳。19世紀初,在開普敦附近的一名荷蘭農場主奴役薩拉,幾年之後,一名英國醫生將她帶到歐洲。一個有著隆起的臀部與生殖器的科伊科伊 (KhoiKhoi)女人被視為是一個過度性化 (over-sexualized)生物的證明,薩拉被標榜為自然界的怪物,並在倫敦的皮卡迪利圓環 (Piccadilly Circus)展覽。在新鮮感消逝以後,薩拉的主人使她從娼並在富有的巴黎人們的宅第展示她,邀請賓客去觸摸她赤裸的身體作為娛樂。薩拉在26歲時死於酒精誘發的及其他的疾病。

今日,南非少數服務受虐婦女倖存者的機構以薩拉巴特曼命名。他們奮鬥去滿足這個擁有全世界最高的性暴力比率之一的國家廣大的需要。南非有著強硬的家庭暴力以及性犯罪相關法律,然而基於性別的暴力在過去二十年當中倍數成長。人權組織稱呼南非是世界的「強暴之都」。這個悲慘的分類還不包括在性交易中被購買的女人與女孩。

賣淫-男性所犯的性虐待之中最殘酷的形式之一-在南非是非法的。腐敗的警察卻眾所周知地逮捕並向遊蕩的女人施暴,性行為的買家很少被捕。

南非法律委員會 (South African Law Commission)即將發表改革賣淫相關法律的建議。委員會將向政府建議三種主要的法律結構:維持對於所謂「成人賣淫」的完全入罪;將性交易除罪化或合法化,包括拉皮條和以及買春:或者選擇「平等模式」(Equality Model),只將從娼的個人除罪化。法國最近頒布的平等模式,認定買性者對於他們造成的傷害負有責任,同時為從娼女子提供全面的服務。

支持平等模式的南非組織之一是「擁抱尊嚴」(Embrace Dignity),開普敦的一個草根非營利團體,為受到販運與從娼的女人與女孩 (赤貧、女孩低落的地位,以及權力濫用的致命組合下的受害者)的權利與安全倡議。這支團體與他們的盟友一同敦促政府通過一種促進南非憲法中的平等、保護與尊嚴原則的法律。

距離以白人為主鄰近區域的壯麗輝煌以及開普敦的黃金海岸幾英里之外,是卡雅利沙 (Khayelitsha),一個赤貧的貧民區,「擁抱尊嚴」大部分的的客戶或者「姊妹」都居於該處。我在那裏遇到了莎妮爾* (Zanele ),一個與「擁抱尊嚴」一同工作,害羞卻堅決的性交易的倖存者。

「我想要的是去上學,並獲得技能去謀生,」22歲的莎妮爾說,她在16歲時遭到販運,這個狀態並未隨著她來自法定成年而消失。「所有販賣她自己身體的人都得服用藥物或酒精來做這件事。這不是一個工作,如果賣淫在這裡變成合法的,這表示你的女兒也會這麼做。」

買性者是高利潤性交易的基石;少了他們,骯髒的數十億美元的商業將會崩潰,性販運者也將無處可置放他們的獵物。

此外,雖然委員會預設了對於那些商業性剝削兒童者施以嚴厲懲罰的先決條件,它還是排除了成人賣淫。政府將如何辨別「成人賣淫」?”會有規章詢問從娼女子進入性交易時的年齡、童年的性虐待史以及她們是否有拉皮條的男友嗎?甚麼系統會被發展出來去從「17歲遭性販運兒童」辨別到「18歲的『自願』性工作者」?這些程序會包括為了檢驗而進行的夜間妓院檢查嗎?如果是這樣,南非將很快發現那些真正「同意」去賣淫的人是微乎其微的。稍微去研究將性交易合法化除罪化國家的慘狀,將啟發政府關於「同意」賣淫的真正含義。

「女人死在她們的買家、警察與她們的皮條客手中,」擁抱尊嚴的執行長曼朵 (Soraya Mentoor)表示。「如果南非政府合法化賣淫,我擔心會目睹棺材製造的數量增加;性暴力將能免受處罰地販賣。」

為了薩拉巴特曼的自由奮戰的英國廢奴主義者,曾面臨許多與今日處理性販運與賣淫制度所遭遇的相同挑戰。人們說,薩拉出於她的自由意志前往歐洲。她在法庭前作出有利她的販運者的證詞,那是一種由創傷觸發的回應,可能延續她經歷的痛苦。與其接受性交易作為社會的必然成分,我們必須劈開同時殖民地球與女人身體的有害處方:我看見,我想要,我侵略,我擁有。而當涉及賣淫時:我辯護它是不可避免的。

今天,從華盛頓特區奈洛比 (Nairobi,肯亞首都),日益增加的要求以自由市場方式處理性交易的聲音,故意忽略從娼人們在買性者與剝削者手中遭遇的死亡以及無法言語的危害。就像皮卡迪利圓環的窺視者,我們稱許或是默默接受婦女身體的商品化,漠視她們絕望與殘酷的故事。

曼德拉 (Nelson Mandela)總統在薩拉巴特曼的販運者初次將她販賣並剝奪她的人類尊嚴的將近200年後,成功讓她的遺體遣送回國。在薩拉的記憶中,南非必須緊急提供它被遺忘的女兒們替代性交易的可行方式,並教導它的兒子們關於有害的男性氣概。它有機會成為非洲第一個採取平等模式的國家,承認賣淫摧毀生命與人權。如曼德拉曾說過的,「自由無法實現,除非女人已經從各種形式的壓迫中解放出來。」

我們希望南非聽從他的智慧。

* 非其真實姓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