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認同運動抹除了女人 /Kathleen Sloan

The gender identity movement erases women

原文/Kathleen Sloan (Delaware Online) 翻譯/依凡斯

德拉瓦州議會 (Delaware State Senate)目前正在研議一項包含了性別認同的法案 (SB 190),該項法案囊括於擬議中的平等保護憲法修正案。這種發展提供了一個理想的機會去探究發生此類現象的更大的背景,以及這對於女人與女孩為什麼是有害的。對於像我這樣的女權倡議者以及女性主義領袖而言,納入性別認同的法律引起了許多警訊,基於它們對女人造成意外後果。在進行投票以及通過法條去將這種近期的現象寫入法律之前,更重要的是去檢驗在這背後更龐大的系統性力量,以及它會對那些受其規範的人們產生的結果。

正席捲全國的性別認同政治運動,隨之為女人與女孩帶來諸多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失去安全的性別隔離 (sex-segregated)空間,如公共廁所、更衣室,甚至家庭暴力庇護所。當使用這些公共空間的權利僅僅基於這個人是個女人的主觀信念,這有效地允許男人聲稱一種性別認同並隨時進入女人的空間。這對於女性是個問題,因為我們的生理使我們身體上較男人弱勢。男人一般在身體上較女人強壯而高大,擁有更多的上肢力量,以及無法懷孕的事實,使得女人身體上較男人弱勢。我們同時也是社會的弱勢,鑒於普遍存在的、基於我們的生物性別的針對女人的身體與性暴力。為什麼只有女人必須在夜間獨自行走戶外時感到害怕?

另一個對女人更加顯著的問題是,要去指出生物性別是女人在父權世界當中受壓迫、屈從與不平等的來源變得不可能了。歷史上,女性主義者將性別 (gender)視為確保男性支配體系的社會建構的角色-男性氣概 (masculinity)作為男性支配的行為,女性氣質 (femininity)作為女性屈從於前者支配的行為-而女性主義者反對作為男性優越體系的一部分的性別系統。她們認為,沒有了男性支配體系,性別就沒有需要存在;我們可以純粹以人的身分互動。藉由拒絕符合刻板的性別角色,我們就是在反抗父權體系。

性別認同運動對女人構成的威脅是,「性別」被獨立於男性與女性的生物差異 (存在於所有哺乳類物種)之外,因此男性優越與女人所受的壓迫被模糊乃至最終抹除。相對於挑戰支配與從屬的角色與行為,性別認同運動最終堅持並將它們延續下去。

女人不是基於我們的認同而受壓迫,我們是基於自己女性的生理受到壓迫;舉例來說,在我們的生育力被男人控制的處境下 (如強迫婚姻,反墮胎法等),以及在我們遭受性剝削的處境下 (販賣人口、賣淫、色情、強姦與亂倫等)。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不是因為我們「認同」自己是個女人才發生的,卻是因為男人知道我們是女性,而他們有權力為了自己的性愉悅使用我們的女性生殖系統並製造他們的後代。

如果人們可以輕易決定成為異性,那麼女人受壓迫的物質分析就是不可能的。鑒於性別認同法,對女人施以暴力犯罪的男人可以合法被記錄為女人,掩蓋何種生物性別才是實際犯下這些罪行的統計數據。在監獄裡,暴力的男人可以與其他女人被監禁在一起,如果他們認同為女性,使得這些女人易於受害。

缺乏能力去指出男性與女性人類,女人就連能夠保護自己免受男人對我們施加暴力的希望都沒了,何況是去顛覆已經壓迫與恐怖統治了我們幾千年的父權厭女症。我懇求德拉瓦州的立法者考慮到這些現實,並將性別認同的部分從平等保護法案中移除;看在女人的分上,為了妳自己的、你伴侶的、你女兒以及你姊妹的利益這麼做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