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色情化的文化下,就連粉碎父權都成了一種引起性慾的癖好 /Mickey Z.

In a pornified culture, even ‘smashing patriarchy’ is a fetish

原文/Mickey Z. (World News Trust) 翻譯/布朗

「在世界上、在歷史上都沒有人曾透過呼籲壓迫她們的人們的道德感來取得自由。」

我總是欣賞這句引自Assata Shaku(譯註:前「黑豹黨」女成員,黑人民權運動者)的話,並認為這是鐵一般基進的真理。然後我明白了陰險且現實的父權制度。在遊手好閒了這麼多年後,我終於認識到男性模式暴力 (male pattern violence)的事實:世界上最嚴重的問題

當然,並不缺乏勇猛和有智慧的女人,不停歇地反擊基於性別的壓迫、剝削和暴力,但由於色情-這個宣揚男性優越的羽翼-使得女人的所作的一切都成了引起性慾的癖好、被色情化與商品化。當剛左(gonzo)色情被用以作為性教育,任何事物都可以被(經常是兩性同時)當作「火辣」的,就連粉碎父權也一樣。

比方說一名女人決定藉由不剃除體毛來推翻加諸在她身上的性別框架(gender norms),廣大男人也會把這變成一種「戀物癖」。用google搜尋特定相關字組合,你可以在0.59秒內搜出約27,500,000筆搜尋結果。畢竟在以色情為核心的父權制度下,女人保留自己腋下、腿部和陰部髮毛,唯一合乎邏輯的原因便是用來引誘、鼓勵和取悅每個她遇見的男人。

要是女人以鍛鍊身體、訓練自己的肌肉或是擅長像是綜合武術這樣高強度的運動項目來拒絕軟弱迷思會怎麼樣?(深呼吸)是的,也有這種類型的色情。就像有大量的色情影片剝削各種不同類型「強大女人」的形象(軍人、執行長、警察、私人保鑣、富有的寡婦、老闆的女兒等等),這類影片典型都涉及將這些女人殘暴地「趕回屬於她們的位置」。除了吸引男人的注意,有任何女人會以別的理由「對抗權力」嗎?

讓我們面對它吧!即使一個女人對整個男性性別毫不感到任何性吸引力,或是有意識地不與任何男人發生親密接觸,那麼,「女同志」還是最受歡迎的色情類型。再說一次,在一個崇尚男性陽剛的文化中,兩個女人做愛的描繪總是專門為了地球上男性人口的觀看「樂趣」而設計的。

我可以繼續下去,但因為我已經注意到這篇文章將會被一些怪胎感到很「火辣」,所以允許我介紹也許是最殘酷的父權逆轉(patriarchal reversal ):女性主義也成了引起性慾的癖好,成為色情製造商提供他們掠奪成性的觀眾一個夢寐以求的超級復仇大賞。掃視Tumblr,如果你可以忍受,你會發現有數不清嘲弄女性主義的「再教育」、「矯正」的貼文,用以給予一種印象-在這種特別極端和暴力的影片中的男人,是在「解放」或「治療」女人的女性主義傾向。聽聽那些老兄們的聲音:「她是女性主義者?真辣。」

問題:除非女人意外地奪取世界上所有的軍事與經濟權力,否則女性主義(以目前的定義來說)如何導致制度上的解放?

這將我帶回到Assata和她聲名狼藉的引言。

如果男性作為一個階級壓迫女性這個階級是造成所有暴力、壓迫和階級統治的基礎,而且女性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用來對付她們的武器,女人如何能不透過「呼籲壓迫她們的人們的道德感」來處理這個處境?如果一切形式的反抗都被迅速擊潰淪為每個色情成癮的新世代男孩和男人的自慰素材,如果男人們自己不跟上來,這個文化有什麼機會進行激烈和具持續性的社會改革?試著想想看,也許這是最殘酷的諷刺:在女性解放前線鬥爭的戰士必須是男人嗎?

廢除性別

在99.9%的運動者領域當中,個人選擇無助於激起制度層面的改革,但男性優越,這個存在一切問題根源的大問題,可以也將能經由個別男性一次次拒絕父權安排的行為模式受到挑戰。有了這種觀念,我想要重提我的10項基進而簡單的方式,男人可以運用來呼籲自己的道德意識並立即開始實踐:

1. 不要強暴或做一個強暴的辯護者。(在美國,99.8%因強暴入獄的犯人是男性,且0%承認自己的暴行,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受害者「自找」的。)
2. 不要謀殺女性(或男性或兒童,或者基本上不要謀殺每個人)
3. 不要做一個戀童癖。
4. 不要在身體或心理上的侵犯你的家庭伴侶
5. 不要使用色情自慰 ,不要讓孩子們有機會取得色情內容。
6. 不要做一個嫖客。不接受後現代主義對於從娼女子/女童和「選擇」的歌頌。不要藉由BDSM和「變態」將痛苦、恐懼、羞辱加以色情化。
7. 不要開厭女玩笑和使用厭女的語言,或允許其他男人在你面前這樣做。
8. 不要騷擾吹哨、盯視(「男性凝視」)、男性詮釋(mansplain)或呈男性特有的開腿坐姿(manspread)。
9. 永遠不要說「不是所有的男人」 ,也不要從事父權逆轉
10. 不要進入女性專用的安全空間

附加的一條:不要因為秉持這些基本原則而太過驕傲,因為這是最基本每個男人挑戰固有性別角色所能做的。

我再重複一次:這,絕對是,我們,最基本,所能,做的。

因為我們現在有一些注意事項要遵循,這裡還有一些事情可以做:

.傾聽、認可、尊重、欣賞、信任、辯護並向女性學習。
.了解如何保持沉默,如何交出聚光燈、舞台、麥克風、平台。
.重新教育我們自己,並學會認識與人更深層的交流。
.致力於解決和放棄所有基於男性生理而來的社會化行為與特權。
拒絕男性氣概的典範和停止順從於大男人的理想及訓練。
.辨識、去除陋習、進化。(每一天,每一天。)
.與男孩和年輕男人分享你學到的東西,給他們變得更好的機會。

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公開並直接為這個問題命名:我們。我們就是一個問題。男人就是個問題。父權制度、男性優越、男性暴力、厭女情結-以及所有創建來維護和掩蓋這個戀屍體系的結構。

如果我們男人不想辜負自稱的名號,例如運動者、革命家、基進主義者、盟友及戰友,這條實踐的道路是明確的。我們必須去做絕大部分的初步工作,並且進行(目前為止)最大的改變與承諾。如果我們像自己聲稱的那麼關切正義與解放,現在是時候看看鏡子、喚醒自己、在門前檢查自己的意識和男性氣概思維,並做出似乎是最主要的犧牲(前提是:他們不是)。

再說一次:我們男人必須重新把問題命名,一遍又一遍,直到我們不再是個問題,並停止將問題傳遞給下一代。

和Assata鼓舞人心的名言相反的是,挑戰父權制的第一步(在它尚未成為因滿足男性而獲利的方式之前)對於壓迫者可能只是做出一個道德抉擇並從內在擊潰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