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止賣淫制度,懲罰買春者而不是賣性者 /Jimmy Carter

To curb prostitution, punish those who buy sex rather than those who sell it

原文/Jimmy Carter (The Washington Post) 翻譯/依凡斯

有些人權與公共衛生組織正在倡導性交易的完全合法化,包括它最虐待的部分,這是令人不安的。我同意國際特赦組織 (Amnesty International),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 (UNAIDS)以及其他表示販賣性行為者不該被逮捕或起訴的團體,但我無法支持將買家及皮條客除罪化的提案。

有些人主張這項「專業」可以是賦權的,且合法化並規範賣淫的各個方面將減緩伴隨的危害。但我無法接受將這樣一種針對女人暴力的有害形式編成法律的政策處方。將買春行為正常化同時也貶低了男人,透過假設他們有權為了性滿足而利用女人的身體。如果購買性被正常化,那麼每個年輕男孩都將學會女人與女孩是提供買賣的商品。

還有一種政策選擇要好得多。

在我2014年的書《呼籲行動:女人、宗教、暴力與權力》(A Call to Action: Women, Religion, Violence and Power)中,我描述了被稱為「北歐模式」、符合促進人權與健康社會的做法。由瑞典首創,最近並受加拿大法國採用,這種策略包含將從娼女子除罪,並為她們提供住處、職業培訓與其他服務。然而,與其懲罰受害者,這種方法反而將購買與透過性作為牟利視為嚴重的犯罪。另一項主要成分,是教育大眾關於賣淫制度對那些身體被販賣者的固有危害。

在瑞典,對賣淫的需求已在此模式下急劇下降。反之,將各種形式的賣淫合法化的德國紐西蘭 (譯註:紐西蘭為除罪化),已被發現在性販運及性服務需求上有所增加。

北歐模式的批評者主張,成熟的成年人應有自由以性交換金錢。這種說法忽略權力不平衡定義了絕大多數以性換錢的交易,而它貶低了雙方都受尊重的性關係的美好。

經驗相互愉悅的人們之間的性,是生命中的一個美妙之處。但當一方有權力對另一方要求性的使用權,相互關係就熄滅了,而這種行為成為支配的一種表現。正如作家兼賣淫倖存者莫蘭 (Rachel Moran)在她的書《買性》(Paid For)中解釋道,一旦金錢到手,女人必須提供的消費者要求的任何服務。

當卡特中心在2015年5月舉辦的終止性剝削的全球高峰會時,性交易倖存者,包括莫蘭,敘述了她們在剝削中的痛苦經歷。她們訴說自己遭遇的虐待-應該被理解為酷刑的虐待。她們表達出決心,不僅為自己,也為那些太過創傷而無法出面或在他殺、自殺、藥物濫用或疾病中殞命的人發聲。她們將這項運動類比於廢除奴隸,一種也曾似乎是社會中的永久固定狀態的制度。

賣淫不是俗話所說的「最古老的職業」;它是最古老的壓迫。

這些倖存者告訴我們,她們曾經相信賣性是她們的選擇,但這種態度是生存的必要條件—唯有她們完全擺脫性交易的桎梏,她們才能夠充分理解自己缺乏選擇。

如果採用了完全合法化,不會是「賦權的性工作者」將成為常態—將會是數以百萬計的女人與女孩必須去填補一個消費者的無限市場要求的肉體供應。我們覺得這些性交易中的年輕女孩將從何而來?(多數受害者是女孩,雖然有些男孩也被剝削。)去反對兒童與女人的性販運卻同時支持將製造需求的嫖客、以及從供應女孩與女人當中牟利的皮條客的除罪化,純粹是太天真了。

我相信最好幫助女人與女孩避免賣淫的生活,並阻止男人購買性行為。

我們必定不能藉由規範一種虐待的形式去棄絕每個人的平等尊嚴。有一個更好的辦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