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是性別流動者-孩子就是孩子 /Jean Calder

Jean Calder: Not gender fluid – just children

原文/Jean Calder (Brighton & Hove Independent) 翻譯/依凡斯

布萊頓霍夫市議會 (Brighton and Hove City Council)寄了封信給家長們,詢問他們是否相信自己入學的4歲孩子入學是女孩或男孩-或不確定他們的性別 (gender)。在青春期之前,或是在有關的個人們還不可能表達出一個被尊重的觀點之前,他們的父母被邀請來定義他們的「性別認同」。

為市議會的決定辯護的那些人聲稱這挑戰了傳統的性別角色。但情況正好相反。

市議會的信並未使家長們對於他們的孩子將能平等地受教育感到放心。反而,它邀請父母去提出一個關於他們的孩子是否符合傳統性別角色的看法。

在小學裡,孩子應該能夠自由地玩耍與學習,發展廣泛的興趣-而不是被教導女孩做這件事,男孩做另一件事。比起被稱為同志,喜歡非傳統活動的兒童也應該不再被貼上「性別流動」的標籤。正嶄露頭角的女性工程師或男性芭蕾舞者的家長們應該重視自己孩子的天賦,而非假定他們的技能暗示了性別不安 (gender dysphoria)。

在一個經常使兒童暴露在性暴力與剝削圖像的文化中,我們應該抵制任何鼓勵進一步性化的事情。我們不應該去搧動家長的焦慮以及教師的過度熱忱-也不應該興奮地強加給孩子最新的意識形態時尚,他們擁有的真正童年已經夠少了。

塔維斯托克性別診所近日透露,截至目前為止,前來就診的年輕人大部分是女孩。這並不讓我訝異,鑒於我們深刻地性別歧視的社會施加在女孩身上的社會約束與性壓迫。讓我驚駭的是,診所並未挑戰這些約束和壓迫-或去探究在女孩當中激增的自我傷害的潛在連結。相反的,它提供「診斷」與所謂的「治療」,包括給予一些16歲以下孩子的荷爾蒙治療。

當我還是個孩子,在南非長大的時候,我並不想做一個女性。我將之連結到選擇稀少、地位低落與受害。我並未希望成為男性。我只是拒絕身為女性的無力。由於這是小孩常有的狀況,想像力成了我的避難所。

我記得自己有個分身叫做巴比,他既非男也非女,所以能免受歧視。我想像出一個能讓我遁逃的海底神秘世界。那裏有個玻璃城市,所有居民都被分為同卵雙胞胎,一個是女性,另一個是男性,自由、平等且獨立。我不敢去想塔維斯托克-可能還有一些布萊頓的老師-會為我做甚麼。

在那段日子裡,叛逆的女孩被稱為「男人婆」(tomboy)。這在青春期之前還是可以忍受的,因為她們被假定會隨著成長而改變。如果女孩最後沒有順從,你可以保證她們會被稱為「女同志」。雖然貼標籤在過去的日子也很糟糕,但至少沒有人會接著認為女孩是女性以外的其他情況。當今的霸凌可能會稱她們為「跨性別」-專業人員可能也會如此。這是給脫離常軌的孩子貼標籤的最新方式-且特別是告訴女孩,她們女性的思想與身體就是不夠好。

公開的跨性別辯論是如此關注於男性選擇被視為女性的權利,這已對女孩產生額外的壓力。

打從出生開始就是女性而可能經歷過顯著不便的女孩子們,如今被要求去接受,相較於男跨女的跨性別女孩,她們是「擁有特權的」。

如同一位年輕女人告訴我:「我感到因為他們曾經是男孩,他們被認為比我更好……而因為我一出生就是女性,我還不夠好。」

沒有改變甚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