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疑男性的「女性主義者」—而你也應該如此 /Alicen Grey

I’m Suspicious of Male “Feminists” — And You Should Be Too

原文/Alicen Grey (Medium) 翻譯/依凡斯

如果你是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男人,而且你認為自己是個女性主義者,那麼我只對你有幾個問題:

你更傾向停止支持色情產業,因為它殘酷地剝削與虐待女人— 或者,因為你已經看了太多色情,現在你的屌會無法正常運作?:(

如果世界上的每個女性主義女人有天醒來,決定不允許男人自稱女性主義者,你會基於一種理解自己並非對一切都有權利而尊重這個界限—或者你會為你詮釋一個為女人,且專為女人而生的字彙的權利而抗爭?

你開始稱自己為女性主義者,是因為你有個真誠的願望,去放棄你從父權受益的方式—或者因為你覺得如果自己佔用女人的標籤,她們會發現你更有吸引力?

在你察覺女性主義之前,你曾經熱切關注於婦女議題 (墮胎、薪資差距、街頭騷擾、媒體中的性物化) — 還是等到你聽聞男人也被父權傷害,才開始關心女人是如何為其所害?

如果目前還不是非常明顯的話,我親愛的男性女性主義者—我懷疑你。(對,我知道,但不是我!不是所有的男人!呃,隨便啦,閉嘴。)

我懷疑你,因為我注意到一件事情正在發生:

在種族主義的討論中,我沒聽過任何白膚色的盟友說道:「我關心這個問題,因為白人也被白人優越主義給傷害!」

在貧窮的討論中,我沒聽過任何富有的運動者說道:「我關心這個問題,因為有錢人也被階級鬥爭傷害了!」

那為什麼— 親愛的上帝,為什麼? —我一直從男性女性主義者那邊聽到,「我關心這個問題,因為男人也被男性優越傷害!」

現在聽著。我不是來告訴你這是不真實的。男人是否也同樣受父權所害者在此是題外話。我要告訴你的是,如果你的「女性主義」版本是將男性的需求列於優先,那親愛的,這不是女性主義。

我每次聽聞「男人也受到傷害!不要忘了男人!」,這聽起來實在太像「女人要我們停止利用我們的特權,這樣她們可以生活在平靜中,並且遠離恐懼。好啊,很酷。但是,這對我有甚麼好處?」

作為一個女性主義者真正的盟友,作為擁女性主義者,代表對幾件事情的了解:

.只在男性有切身之痛時才能驗證女性的痛苦,是父權的。
.只在涉及你或你的需要時才承認女人與她們的需求,是父權的。
.在每一個為女人所特有的談話中插入你作為男人的提醒,是父權的。

友善地提醒:如果你是個住在父權制度中的男人,代表你在社會各處都從父權受益,那麼稱呼自己為一個女性主義者並不會讓你從延續男性優越這件事上面豁免。是,你聽到了:即使是稱自己為一個女性主義者的行為都可以是父權的

而去了解你的「女性主義」父權與否的唯一方式,就是去進行那件叫做自省的非樂事。問問你自己,「當我稱自己是女性主義者,誰是主要受益的?女人?或我?」

然後妳們啊!對,妳們所有女性的女性主義者看看這個:不要去想著我正要讓你們擺脫困境。

我對我們非常失望。

當我們向男人提出女性主義的觀點,我們浪費了好…多…時間,千方百計地尋求他們的認可和驗證。花了那麼多時間從事著一切可以讓我們與「仇男」刻板印象切割的事情。(我說「我們」,是因為我也犯了這一點。)

就像,這樣說好了。我一直身在那種不舒服的處境,當我試著向一個認為女性主義很愚蠢的男人解釋我的女性主義,他對我大笑、嘲笑、傲慢、打斷與貶低。我了解那種知道羞恥和屈辱,我也了解為何我們盡自己所能去避免那種感受。我能體會想使女性主義對男性友好背後的動機。

但我們必須停止佯裝讓女性主義更合男人胃口就是一種使女人向前邁進的表現。每個自稱女性主義者的人,不論性別,都需要去思考這些問題:

如果父權並不傷害男人呢?

如果我們生活在一個只有男人受益,且從來不會處於不利地位的世界上,父權嗎?

那麼,男人不在乎女人的痛苦、女人的集體創傷、女人的恐懼與絕望,以及全球性的屈從是合理的?

不合理,是嗎?因為女人的議題只有在成為男人的議題時才是中肯的前提,是一團錯亂,對吧?沒錯。

那我們為什麼殷切地推動一種舒適地建立在這個前提上面的女性主義呢?

我要說:我們不應該

我知道這有爭議。但我是認真的。當我們談論我們自己以及女性特有的需求時,我們不該迎合男性的敏感與脆弱。因為這是—你猜對了—父權期望女人修改自己、退縮自己、扼殺自己、審查自己,並且隱藏起來,以便適應與撫慰男人。我們已經這麼做了好些年,而且我厭倦了,我知道你也一樣。

我將這個想法留給你仔細想想:

同理心。

要為另一個人的感受所動,儘管你自己沒有身處於他們的處境。

「男人也被父權傷害」是一種有害而適得其反的口號,因為即使這是真的,它延續了一種觀念:女人的感受,需求與危機無關緊要,除非男人認定它們是重要的。

「女人受父權所害,而這就是終止父權綽綽有餘的理由。」會是一個更高效的口號,而這就是終止父權綽綽有餘的理由。

這才是同理心該有的樣貌。這才是我們應該鼓勵我們的男性盟友的事情。直到有更多的男性女性主義者主要是由同理心,而不是時下似乎愈來愈受歡迎的自我中心、男性導向的腐敗「女性主義」所激勵的那一天來臨之前,我會繼續說我懷疑男性「女性主義者」,你也應該這麼做。

廣告

9則留言 追加

  1. 女性主義者大部分都是白癡 說道:

    女性主義者大部分都是白癡,不服來辯,FxxK。

    喜歡

  2. 女性主義者大部分都是白癡 說道:

    女性主義者大部分都是白癡,不服來辯。

    喜歡

    1. 公豬屠夫 說道:

      現實生活中不可回收的垃圾屌一根~在這邊丟人現眼還不如趕快去死才是造福你爹和社會~你爹都為你智商哭了你知道嗎?

      喜歡

  3. Maisie Lu 說道:

    你沒有好好說明,就直接嗆聲罵人的行為已經告訴眾人不用跟你辯;因為那不是辯論,只是被你情緒性攻擊。

    喜歡

  4. MEI 說道:

    我記得女性主義有很多頻譜。(我是比較溫和的)

    有工作能力、追求職場上的成就感。可以分擔家中經濟(所以丈夫也要做家務、負擔孩子教育、侍奉父母與岳父母)

    基本上這篇文章的語調我覺得略略強烈了。面對自稱是女性主義的男生,我們可以從細部問題上跟對方釐清對方的想法在哪裡。然後慢慢的影響他們、讓他們理解還有哪一些細節可能是女性主義者在乎的…(呃…每個人的尺度不同、也許無法完全認同,但理解是可以慢慢達到的,有良性的溝通才是成功的開始)

    我重新讀了一次這篇文,我覺得他面對的男性沙豬,是顧左右而言他,避不承認,完全不想就正題來談。

    我覺得婚姻跟家庭當中若父親、丈夫的態度有強烈父權、壓迫的成分,就會帶給女性成員、以及個性比較陰柔或LGBT族群的子女很大的壓力感。

    這樣說啦…高教育水平的族群基本上比較理解女性要平權、工作權、需要受受尊敬的需求。這樣的女性有工作與經濟能力,可以不要選擇男性沙文主義的沙豬;男性除非退而求其次、選擇臣服與父權體系、而教育與經濟、工作能力較低的人來當配偶…要不然就直接從婚姻市場上自然淘汰啊…(活該啦)(沒事可以嗆這種族群:他們沒有能力面對女性比他們優秀的現實,只敢柿子選軟的捏、在井中做大王)

    喜歡

  5. Jing Edith 說道:

    說人白癡的最像白癡

    喜歡

  6. 教主 說道:

    >你更傾向停止支持色情產業,因為它殘酷地剝削與虐待女人

    這句話有點武斷
    色情產業的被剝削者並非受限於女性
    受益者也非受限於男性

    當然這不代表我支持色情產業
    只是想吐槽這句話而已

    喜歡

  7. bonbon2 說道:

    老實說,翻譯國外女性主義者的言論來替某件事情背書之前,也要看看現在西方白人女性主義者在他們的社會中,是不是完全都是正面的形象,因為很多時候這些所謂女性主義者的言論,已經讓很多人開始認為變成另一種大女人沙文主義了。

    身為一位心智正常的女性,有時候真的受不了這些西方女性主義者,尤其是激進派的女性主義者,什麼事情都可以代表全部女性扯上父權,紅利,痛苦,彷彿自己的人生自己不用負責一樣,通通都推給別人來遷就女人。全世界就妳的痛苦最重要,要別人一起痛苦才叫做負責任。老實說人類還有很多問題要解決,沒那麼多時間在那裡聽妳有多痛苦。自己的情緒自己照顧,有病就去看醫生,不要沒事幻想別人不愛妳看不起妳。老愛把自己弄成受害者卻不願意去正視自己的主體性,主動去承擔起照顧自己的責任,真的,別人也是會累的,尤其是真正重視女性的男性。

    如果那麼不爽一堆人看A片,就叫這些女演員老老實實去賺錢就好了,明明就是自己選擇要去賺fast & easy money,拍了片又出來指責別人愛看片,物化女性。妳不拍,沒人敢逼妳。我他媽的真的不想去同情那些認為拍個片別人就要給錢又可憐她的人,我還比較同情只有片子可以看的男人,跟真正努力生活熱愛生命的女人。

    拜託某些西方派來的女性主義者不要讓自己變成自己滿嘴討伐的父權既得利益者,還轉身對付社會上廣大的受害男性。你們這些大女人沙文主義者真的比不上世界上很多努力認真為自己人生負責、熱愛生命、不因自己身份性別而感到委屈的女人。後者才是真正代表女性的精神與本質!不要再把女性跟受傷痛苦的人輕易劃上等號。

    看到這篇翻譯稿子滿滿廢話真的很火大。

    喜歡

    1. 基進女性之聲 說道:

      1. 若討論女性主義得先考慮它的社會形象,我想你大概到現在還無法就學、投票,無法主張自己的身體界線,無法自主控制你的生育權。

      2. 雖然不曉得你這些認知是從那些事件得來的,不過有位女性主義者說得很好,在此援引來提醒你:「一個受害者,我指當今你似乎可以認為自己是不是受害者都能夠由自己決定,但實際上如果你去查字典,受害者的定義是一些受到虐待或成為一個加害者的受害者,所以這跟你做了甚麼無關,是關於別人對你做了甚麼。」如果你不是關係中的受害者,沒有人能說你受害,但如果你在關係中受害,不會因為你自己覺得沒受害就等於事實不存在。當你的主體性受到侵害,顯然你自己是無法主張甚麼主體性的,這是很簡單的邏輯。

      3. 由衷建議你多關注色情產業是怎麼對待女人的。這種「fast & easy money」的宣稱不僅表現出你認為參與拍攝色情是一件不必技能不必勞力的事情,更表現出你認為色情中的女人都是些好逸惡勞的類型,漠視在色情產業中有多少女人是受到脅迫或別無選擇之下才投身其中。其實是你在輕視女人,並不是我們在把自主的女人變成受害者。

      4. 我是不太清楚誰比得上誰,誰比不上誰,不過既然你如此不願意面對這個性別身分確實受到壓迫的事實,你可以不要來讀這些文章。好端端地把自己弄到情緒失控的地步何苦呢?你想去同情「廣大的受害男性」(可能順道聲稱女人都沒受害?),大可以把握這些時間去同情。

      /Evance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