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武也可以。」厭女和性特權成功跨越了健全主義 /布朗

乙武洋匡的外遇聲明引起許多輿論,除了常有的道德批判外,更多的是對他身障外表的戲謔,這無關乎幽默,面對有道德瑕疵的對象,社會對於不該做人身攻擊的標準就自動下降或消失了。同時與乙武有關係的女性,他的太太、交往對象等也被用來和健全者男性的感情生活做對比,透過健全者感慨自己不如乙武風流,或對這些女性的臆測達到誇張的戲劇效果。外界種種反應揭穿了大眾(健全者)如何看待身障者和女人,以及身障者和女人這兩個族群的關係。

「沒有腿也能劈腿,沒有手也能把妹。讓人重新思考男人到底需要什麼才能讓女人愛上,這我真的不懂。」這則朱學恒的動態,預設身障者為一個不可能有正常感情關係的男人階級,這個看法發生在一個以健全者為主體打造的社會中並不讓人意外,如果社會真有提供身障者一樣公平的基礎,無論是生活上或精神上的,就不會在乙武的豐富情史上特意點出其生理特徵。當他被批評歧視身障時,他說了以下這句話:「說歧視的人真是沒長腦,身障就可以玩弄女性劈腿五十人還要同情嗎?你這麼笨在這社會上才真的值得同情。」扮演一名維護女人、教訓「始亂終棄的壞男人」的好先生成了他的擋箭牌,但如果他真如此看重女人的意志和想法,還會對諸多女人願意和乙武交往而深感不解,還會只著眼於男人的條件嗎?

除了身障者以外,朱學恒一定要藉此機會重新思考另一項事物:女人,由於社會一向把女人當做男人的配件,越成功的男人可以配戴越多的女人,他以為女人擇偶的最低標準是四肢健全,自然不能理解為何「沒有腿、沒有手」的乙武可以和多名貌美的女性交往,成為一位能擁有和支配多位女人,比自己或和自己相同的「成功者」(沒有人知道朱是否也有感情出軌的經驗),這場被他當作健全與身障男士之間的爭奪戰,低估了像乙武這樣的男性身障者,如果乙武有能力與健全者男性競爭,顯然「無能」的看法比較傾向是健全者男人定義出來的。同時作為戰利品的女人,她們的想法和意願在他心裡並不重要,仁美(乙武之妻)的出面力挺成了眾人眼裡的笑話,那些與他交往的對象被當作只有無知小腦袋瓜的貌美女人,其用處則是拿來教人遐想,這些女人的感情和意志永遠是次要的。

一方面許多人納悶和嘲諷「為什麼乙武可以?」,一方面「乙武也可以。」帶給父權制莫大的鼓舞,看看這些四處可見的雙重標準:「道德上是這樣可是他在性學和激勵男性的功勞實在太大了 」、「這是勵志故事×9999」、「男人只要有權、有名或有錢,稍為表示點好感,女人就會貼上來!」 、「他想證明自己可以做到其他正常男人能做的事,甚至更出色」顯然道德是用來約束女人,而不是男人的,即使男性健全者無法忍受和身障者,一個被預設為不可能有正常感情關係的男人階級,享有相同的的性特權和道德標準,剛開始確實令人難受,但只要他們發現除去身理差距,乙武所受的教育、文化和厭女情節與他們沒有什麼不同,即使面對道德瑕疵,他們依舊可以共同買帳的,並推罪於女人的不是。

在出軌的道德問題上,健全男人理解到若和身障男士站在同樣的邊上,女人和道德就可以被推到更遠更微不足道的地方,結盟不好過互相爭奪嗎?一旦涉及權力階級的其他因素:經濟、生理、民族被跨越弭平後,女人就是最後一項能妝點他們的配件。

/Brown

文章回顧:關於情感不忠與身障者
「出軌」不只是道德問題,是對女性情感的否定 /依凡斯

身障男士可行買春的概念,是根植於厭女情結和健全主義 /Jess Marti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