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為你喜歡,不代表它就是女性主義的:《權力遊戲》當中虛構的女性主義 /Meghan Murphy

Just because you like it, doesn’t make it feminist: On Game of Thrones’ imagined feminism

原文/Meghan Murphy (Feminist Current) 翻譯/Tiffany Chen

昨天有人傳訊息給我,想請教我對於《權力遊戲》是否有什麼女性主義的觀點可以和他分享。

早在《權力遊戲》第二季中出現Joffrey逼迫一位妓女以令人厭惡的性虐手法毆打另外一位妓女至昏迷的劇情時,我就停止收看《權力遊戲》了。而在這之前,我已經很難接受大量的女性裸體被當作背景一般頻仍、且成為一種劇集特色的出現在劇集當中,更不要提那穿插在劇中的性暴力情節。觀看這些幼稚且厭女的男人逼迫女人去傷害另外一個女人已經完全超過了我的忍受範圍。

在《權力遊戲》的第一季第一集當中,還是個青少女的Daenerys被她兄長當作物品獻身給蠻族首領並遭到自己新婚丈夫強暴就已經夠糟糕了,導演在毫無劇情需求的狀況下以遊蕩的裸體妓女裝飾畫面的手法更是火上澆油。我認為我這輩子已經看夠了暴力、強暴和刻意渲染的性虐待的情節,No more please。

在此特別申明,我對性愛與裸體出現在銀幕上沒有異義,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談論 Lena Dunham’s在《女孩我最大》當中非色情的裸露作為舉例,指出以色情取向為目的物化女體,與不含性別歧視的描述女性身體之間的差異來證實-是的,女人的裸體和情慾不被色情化是有可能的。只是如今的主流媒體和流行文化顯然不怎麼喜歡這麼做。

就好像我們遺忘或是純粹懶得去思考其他的可能性—女人注定為他人的凝視服務,而女體注定被期待引起性興奮—就好像以上這些就是女人身體的全部意義。

在收到這些訊息之後,我開始上網想尋找其他女性主義者對《權力遊戲》的看法,自從我停止收看《權力遊戲》之後不便曾花費這麼多時間關注對於該劇集的評論。

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搜尋結果是:「9點證實《權力遊戲》是女性主義的」。天啊,我對人們試圖從不存在女性主義的地方掘出女性主義感到極度厭煩。上個禮拜我讀了一篇刊載在《Bitch》雜誌上的文章,關於在《廣告狂人》中飾演Peggy和Joan的演員們不認為她們在劇中的角色是女性主義者,她們只是「展現女性主義思維」。(根據文章作者Yoonj Kim所述)而她們唯一不願認同「女性主義者」這個標籤的原因,在於女性主義一詞可能產生的負面連結。

與此同時,兩位演員卻又指出她們所飾演的角色對於某種基進的行動可能有興趣,她們也可能想要被尊重,或者在職場當中晉升領導的角色,但擁有以上這些想法不見得等同於女性主義。

說實在的,我無法理解為什麼Kim這麼堅決的迴避替《廣告狂人》中的女性角色貼上女性主義者的標籤。

我認為某些女人,特別是那些年輕的女性主義者,總是強烈的期盼她們喜歡的東西是「女性主義的」,能夠這麼想當然很好,卻也相當荒謬。

只因為妳是個女性主義者,並不代表妳的思想、作為與觀賞的東西都必然是女性主義的。舉個例子,我偶爾會收看《比佛利嬌妻》,我真的真的非常喜歡這部影集,但它從各個角度來說都不是女性主義的,而我對此沒什麼問題。為什麼我們總是想在女性主義壓根兒不存在的地方找出女性主義存在的跡象呢?

堅持脫衣俱樂部或是色情自拍是某種賦權(empowering)或是女性主義的行為,所造成的結果總是讓人沮喪。「我感覺超棒,所有人都在看我,我以我的能動性做出了在舞台上晃動胸部的選擇。」跟終結父權顯然毫無關係。妳可以隨心所欲地在你Instagram上發表妳的乳溝照,但拜託,不要稱呼它為某種女性主義的行動。

這一切讓我感到哀傷。當我們把女性主義硬性套入所有妳喜歡的東西,例如《權力遊戲》、《比佛利嬌妻》、《舞棍俱樂部》等等,並不會使它真的變成女性主義。

刊載在Buzzfeed Article上的文章的作者Kate Aurthur所持的論點,似乎是在闡述這部劇集的創作團隊改造了劇中的女性角色。相較於書中人物扁平的描繪,劇集在女性角色的呈現上更加多元鮮明,更具動能和力量。這或許是真的,但女性角色擁有某種形式上的權力或是曾經在某個瞬間具有力量,並不代表那就是女性主義,更不要說《權力遊戲》這個劇集毫無必要的物化且性化了幾乎所有的女性角色。

就如同並不是當某個個別的女性個體在世界的某處掌權,就等於實現了性別平等以及婦女解放。

一篇文章當中,Elizabeth Mulhall指出:「劇中沒有任何一個女性角色所展現力量沒被她們的性別本身抵消。」是的,也許這些角色在某些段落中曾經短暫的被賦予權力,但我們幾乎時不時會被接下來的劇情提醒,她們作為一個女人的從屬地位,以及身為專為男性凝視服務之物品的事實。即便是在原著小說當中,George R. R. Martin(一位宣稱他將女性主義存於胸中的男人)依舊癡迷於提醒他的讀者Daenerys是怎樣的擁有一對年輕、性感且女性化的胸部,而這點理所當然的被轉化成圖像出現在劇集當中。(以下是,一個應該是支持女性主義的男人的腦海:)

-當她前往馬廄,她身著褪色的絲質長褲以及藤編的涼鞋,小巧的乳房在多斯拉克的背心下無拘無束的彈跳著-

這樣的描寫如同是在說:不要忘記她的胸部,讀者們,男人們,她有胸部。而她無論何時何地都在想著她的胸部,就像我們一樣。顯然一如Mulhall所述,她所展現的力量幾乎永遠會被她的裸體以及擁有胸部這個尋常事實給掩蓋、淡化。就像是,「好的,我們會給妳一些權力,但作為條件交換,妳可得保持性感。」如果你沒注意到的話,這也正是現實當中父權的運作模式。「當然,妳們之間的某些人確實可以擁有一些錢和權力,但可別忘記拍些性感內衣照,成交?」

Martin似乎認為他透過將女性角色描繪得更加人性化而幫了這些女人一個大忙,但這恐怕不足以讓《權力遊戲》這部劇集或者小說本身變得更「女性主義」,或者如同作者所想的,更少的強暴

不只是這樣,當面對對於《權力遊戲》過度性化女性角色的批評時,劇集創作團隊當中的成員David Benioff和D. B. Weiss唯一能給出的回應便是

-我不明白為什麼性愛與暴力獲得如此之多的關注…你不會聽到人們談論不必要的台詞或是沒來由的政治,這一切都是關於什麼樣的東西是屬於那些場景的,我們只是把我們認為屬於《權力遊戲》的元素放進去罷了。-

「怎樣,我們喜歡!」基本上就是他們的所有回應。如果劇組連這樣的批評都無法消化處理,那我也不打算嘗試買帳那些「噢,但這些女性角色可是相當人性化!」的垃圾行銷。無論如何,一個女性角色因指揮一支軍隊而擁有可以殺掉其他人的能力或者領導一定數目的群眾,從任何角度來看都不等於女性解放。但當女性主義者鄭重的告訴你,你正在物化女人和性化暴力,而你唯一的回應就是捍衛物化與性化的正當性,你差不多就是輸掉了所有在女性主義領域的信譽。

支持這樣的影集,恐怕就等於是在放上那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女人們。

廣告

7則留言 追加

  1. Daisy 說道:

    看了很認同,同時感到難過。曾經和朋友一起看過這部影集,也有產生一點跟文章作者相似的想法,雖然還是有看下去…也許是因為想要和朋友有共同的話題…有時候覺得身為女性主義者是累人的(然後常常很懷疑自己是不是女性主義者,很多時候自己的言行無法脫離社會的影響),在跟人交流時,談起相關話題總是令人無力(後來常常選擇閉上嘴)當喜歡的東西並不「女性主義」的時候,會有罪惡感。但是當人一旦瞭解了某些東西,就沒有辦法再回頭了…

    Liked by 1 person

  2. Novia 說道:

    這位作者在女性主義者圈裡有小小的爭議,見(http://rabble.ca/blogs/bloggers/views-expressed/2015/05/disagree-meghan-murphy-call-her-out-dont-call-her-head) ,另外我對作者只看完不到兩季影集所做的評論同樣存有相對質疑,女性主義的定義從不只是liberation of women卻是更複雜多樣的。

    按讚數

    1. 基進女性之聲 說道:

      我還記得聲援Meghan的那份連署。

      不只是她,知名的基進女性主義者如Germaine Greer、Julie Bindel也都有過爭議。事實上,她們關於性產業、色情、跨性別等諸種議題的看法,代表「女性主義者圈」裡的一種聲音。我沒見過她們主張要「封殺」別的女性主義者,倒是屢屢朝她們而來的噤聲行動,反而顯示這個「圈子」似乎只容得下某種特定的意識形態,這無形間就與你指的「複雜多樣」背道而馳。

      這是一篇女性主義評論,不是「劇評」。Meghan批判的對象不是一首早已完成而通常無法修改的歌曲或電影,反而是一套播放經年,還有機會調整的影集。莫非她必須看完所有內容才能批判?那顯然她到目前都還不能寫這篇文章,因為《權力遊戲》根本還沒播完,且這期間無疑還會影響更多觀眾。

      「婦女解放」是大多基進女性主義者的目的,女性主義有眾多流派,如果它的定義不能「只是liberation of women」,請問誰有資格裁判這點呢? /Evance

      按讚數

      1. Novia 說道:

        Hi Evance,
        謝謝你的回應。相信你知道(西方)女性主義運動整體來說是在認同過去女權主義者的思維與貢獻基礎上並往更包容且多元的方向前進,所以我個人絕不可能封殺任何女性主義者的論述。基進女性主義者們所受到的批判多是源於他們中產階級、白人、直女的角度而無意間忽視了在階級、種族、性向、性別認同邊緣化的女性聲音。當然編輯群的主旨是以基進女性之聲為主,所以分享Murphy的文章我相當理解;只是同時當發表的管道之一是Mplus平台,不免形塑Mplus象徵著(argubly)僅以基進女性主義理念為主的女性主義。

        當然Murphy不是寫劇評,然而她自己的文章卻非常努力地在否定他人對於虛構敘事裡觀眾對文本的想像與理解by saying “you lose pretty much all your credibility in feminism-land”(2013). 或許Eve Sedgwick的Paranoid and Reparative Reading能提供一些想法(1995)。我非常同意Murphy所說’你喜歡的非得是feminist’,但我想也並非不可,提供閱聽者一個流動的解讀空間也許也是有益的。

        按讚數

      2. 基進女性之聲 說道:

        坦白說,從這幾年觀察基進女性主義者遭受的謾罵、標籤甚至一再出現的「封殺」,我認為所謂「更包容且多元的方向前進…」只是一種很官腔的說法。當然,我尊重你的理解。至於基進女性主義者忽視「階級、種族…的女性聲音」,退一步講,我只能說各家或有疏漏之處,例如(廣義的)自由主義女性主義也經常被批firstworldproblem。就我所接觸的基進女性主義論述,也囊括底層、有色、不同性向及認同的族群,因此這種普遍流傳的說法我不以為然。

        Mplus的發表純粹是該單位的自主分享,我們與Mplus並無合作。此外我必須強調,當某些文章試圖呈現「女性主義」的概念,內容卻顯然不是基進女性主義的時候,我以為讀者的接受會是基於一種「女性主義有諸多流派」的認識,因此我從無意見。而當某個平台分享基進女性之聲的文章,我們卻被質疑會造成「形塑…僅以基進女性主義理念為主」,我實在感到很錯愕。

        至於觀眾對文本的想像與理解一點。我不否認確實有觀眾能夠產生截然不同的想像與理解,但那是少數,對多數人能產生的效果則大同小異。例如大多數人看見gender sign,通常會直接連結到biological sex,如果有個人批評這種刻板印象,另一個人卻說這是否定他人對gender的想像與理解,這就未免脫離現實。我想Meghan只是試圖批評一種普遍的狀況。

        感謝你推薦的閱讀。 /Evance

        按讚數

      3. Novia 說道:

        謝謝你的分享與討論,也讓我有機會意識到基進女性主義者所感受到的壓迫。最近我在學校感受到更多保守派的反動,或是Men’s Rights Activism都令人感覺有些措手不及,都會讓人想起基進的美好。無論如何,仍希望大家對於女性主義的論述複數化會一直持續下去。

        按讚數

  3. 莊嚳而 說道:

    分析得很中肯!(想到某位號稱教主的施姓男作者,一定會用「後女性主義」來說影集展現了女性的能動性、自主性啥的,就覺得難受)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