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代孕均屬剝削-應遵循瑞典禁令 /Kajsa Ekis Ekman

All surrogacy is exploitation – the world should follow Sweden’s ban

沒有一個國家允許銷售人類,所以為何代孕仍然合法呢?即使它是「利他」的,還是有個代價必須支付。

原文/Kajsa Ekis Ekman (The Guardian) 翻譯/依凡斯

關於代孕有些不太對勁的這件事,顯然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自從商業代孕業在1970年代後期發跡,它便一直充斥著醜聞、剝削與虐待。從惡名昭彰的「M寶寶」案 (“Baby M” case)-母親改變了主意,並且含淚被迫拱手交出她的寶寶-到日本的億萬富翁從不同的泰國診所購買16個孩子。已經有人類的生命已有了一種完全的商品化:點擊、選擇種族與眼睛的顏色、付款,然後讓你的孩子付運。

此外,近期的案例則有一名喪生的美國代理孕母;或預定成為父母的人拒絕接受身障的孩子,並企圖讓他們的代孕中止;更何況在亞洲的嬰兒工廠。

本週,瑞典針對代孕採取了堅決的態度。政府公佈了針對代孕調查的結論,國會有望在今年稍後加以批准。這些措施包括禁止所有代孕,包含商業以及利他性的,並採取措施防止公民前往國外的診所。

這是個突破性的決定,婦女運動又真正向前邁進了一步。最初對此存有分歧女人團結在一起,並將它列為更重要的議題。在二月稍早,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主義者與人權運動者在巴黎簽署反對代孕的章程,而歐洲議會也呼籲各國加以禁止。

瑞典報告最主要的反對聲浪來自有此意的父親,他們表示如果一個女人想成為代理孕母,阻止她這麼做當然是錯誤的。這意味少數女人為了這個錯失的機會而哭。追根究柢,這就是助長這個產業的需求。

代孕可能受到艾爾頓強式的幸福、可愛的新生兒以及現代家庭的概念等光環所包圍,背後卻是個購買與銷售人類生命的產業。其中嬰兒是量身訂做,以迎合世界上富有者的慾望。其中的母親則甚麼都不是,甚至連被稱為「媽」的權利都受剝奪,而顧客就是一切。西方已經開始將生殖外包給貧窮國家,一如我們以前將工業生產外包出去。目睹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是如何能被迅速地徹底忽略是令人震驚的。沒有一個國家允許銷售人類-但是誰在乎呢?只要我們供應著名人物以及他們的新生兒的可愛形象?

為了把代孕從這種指控中拯救出來,有些人訴諸於所謂「利他」代孕的討論。如果其中的母親是無償的,也就沒有剝削在運作。也許她是出於慷慨而為了朋友、女兒或妹妹成為代理孕母。

瑞典調查駁斥了這種說法。調查指出,沒有證據表明合法化「利他」代孕能廢除商業產業。國際經驗顯示正好相反-如英美等普遍實踐代孕國家的公民,往往在印度與尼泊爾的外國買家中佔據主要地位。調查還指出,有證據表明代理孕母仍然在檯面下得到報酬,這是英國的情況。調查指出,人們不能要求一個女人將她的權利出讓給她甚至還沒有見過也不知情的寶寶-這本身是指不必要的壓力。

在任何情況下,「利他」代孕的概念除了是在轉移焦點,因為它鮮少在現實發生,還有一個很奇怪的意識形態基礎。彷彿剝削只存在於支付女人金錢的情況下,如此一來,她得到報酬愈少,被剝削得愈越少。

現實上,「利他」代孕是指一個女人經歷與商業代孕完全一樣的事情,但換來的是一無所獲。它要求女人懷著孩子九個月,然後將之送人。她必須改變她的行為並冒著不孕、一些有關妊娠的問題,甚至死亡的風險。她仍然被作為一只容器使用,即使人們告知她是個天使。她唯一得到的就是利他主義的光環,這是一種非常廉價的努力,只有在一個女人的價值取決於她們犧牲多少,而非她們達成多少的社會裡具有吸引力。

印度與泰國不希望他們的女性公民成為世界的嬰兒工廠。現在是歐洲承擔責任的時候了。我們是買家,既然我們可以,我們需要展現出團結並終止這個產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