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所有男人」:我們剝削性的厭女文化 /Michael Laxer

It is ‘all men’: Our culture of predatory misogyny

原文/Michael Laxer (Feminist Current) 翻譯/坂田櫻

你知道他們怎麼告訴你「不是所有男人」都這樣嗎?

像Jian Ghomeshi這種男人是個可怕的例外,且如果我們男人純粹起身並表示我們並不是那樣壞,或者我們並不是強姦犯,或者沒有毆打「我們的」女朋友,或者我們表示男人普遍來說都不是暴力而嗜虐的,只有「壞」男人才是如此?

嗯,那是胡扯。

是所有的男人。我們,全體的,並且非常普遍地作為個體,都對於創造出一個不僅助長Ghomeshi,且保證他將存在的環境是有責任的。

這是個非常令人難受且不舒服的事實。是所有的男人與他們創造的社會允許一個厭女分子、被指控的連續施虐者在媒體與名聲的殿堂中出現並從容自在,儘管現在已知而清楚的跡象是他自始自終就是一個剝削者,並且許多許多的人們都可能對此做些甚麼,卻沒這麼做。

知情的人們不在乎。他很出名。在我們的眼中他是一個名人。他有非常真實的制度上的 (institutional)權力。因此這是逐漸清晰的-即使所有知道內情的人似乎都曉得或略知他是個剝削者,沒人做任何事。

沒人做了任何事。

並且這一點也不令我感到意外。儘管所有的斷言都與此相反,這就像男性父權的權力一般古老,而且在男性至上主義者制度化的色情與賣淫「文化」中,以及在男性暴力與性權力作為一種公認的常規下,是完全可預期的。

系統的壓迫本質上意味著沒有「好男人」。我們全部,特別是作為男人,都參與了「更衣室」或閒扯淡地物化女人,也參與了創造一個使Ghomeshi就像在家裡一樣的文化與背景 (context)。

所有男人都知道這件事,如果他們選擇稍微誠實一點。這種關於男人有權於女人的信念,以及色情文化的現實與它對女性的貶抑,是每個異性戀男性都面臨並生活在其中的事實。

所有的男人在集體意識中容許Ghomeshi這樣的剝削者。他們藉著成為壓倒性百分比的性剝削者 (相對於女性性剝削者的百分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來實現此事。他們藉由成為壓迫性的色情與賣淫制度壓倒性的使用者來實現此事。

我們被男人及「產業」的辯護者告知,色情或賣淫是一項工作,就像任何其它工作,當你就算隨便瀏覽一趟網路色情,或者關於賣淫種族化與邊緣化的事實,都顯示這完全是個謊言。

暴力、貶抑、可憎的色情是種常規,而非例外。這是相對易於証明的,但很少被承認。為什麼當來到現實生活中時,我們會期望許多生長於這樣暴力、貶抑的色情文化中的男人會表現得不同,這對我而言是難以理解的。

從色情文化引致的權力關係到Jian Ghomeshi是直接而清晰的,除了對自由主義者 (liberals)與固執性盲目而言。這就是為什麼他可以在表現成這樣時,還能聲稱是個女性主義者。

他是個男性措辭的「女性主義者」。透過他作為一個性剝削者的需求,與他作為一個男人的需求,女人的「解放」反映在他心裡。

當男人選擇-且這是個選擇-去使用並容許賣淫及色情成為某種「人權」或生活方式的抉擇,將它從更寬廣的社會含意分離,他們保證了對女人的暴力、對女人的物化與商品化的會永存下去。

假如像Bill Cosby, R Kelly, Woody Allen以及許多其他的厭女剝削者可以繼續出名、被尊敬,並且被奉為「藝術家」,儘管他們對女人與女孩的行為是已確立的事實,為什麼有人仍會對Ghomeshi與他的推動者 (enabler)或者他目前為止逍遙法外的事實感到驚訝?

他逍遙法外,因為他在一個不僅榮耀他,還將他的女性受害人視為不相干的奴隸的社會當中,是個知名且有權力的男人,就像媒體、政治或商業中的男人也經常如此。

是所有的男人允許這種事情。我們都有責任。直到我們承認另一個像Ghomeshi般的「知名」剝削者,距今不過一個非常短的新聞週期,並且針對這個事實採取行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