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北歐「性購買法」 /Brigitte Lechner

In defence of the Nordic ‘Sex Purchase Act’

原文/Brigitte Lechner (Left Unity) 翻譯/依凡斯

「…… 不言而喻,隨著現在的生產關係的消滅,從這種關係中産生的公妻制,即正式的和非正式的賣淫,也就消失了。」(共產黨宣言)

賣淫制度:市場分析

一、首先談到性。性是人格的一個重要面向:享有性慾經驗及反應的能力。這通常是由相愛關係中的兩個人共享。他們的性關係成為一種伴侶之間彼此鍾愛的表達。

二、賣淫制度提供了一個深情的性關係的複製品,但它刪去了原始版本中的相互情感。當然,有些人喜歡沒有相互感情的性;這倒也無妨。不過我談論的是商業交易,一項介於深刻不平等兩造之間的貿易。除了極少數例外,一個從娼女子無法自由地選擇要以性交易為工作,而不做血汗工廠中的血汗勞工。社會主義者相當瞭解階級、種族、不平等與剝削之間的連結。

三、在賣淫中被交易的不是性。性活動僅僅是配合商業交易而發生。在賣淫中被購買的是暫時使用一個人的身體。這副身體通常是個女人或女孩的,但偶爾也屬於一個男人或男孩,其隨後被利用於促進絕大多數是男性嫖客的性經驗。在此交易背後存在著一種設定,即男性使用另一具身體滿足性慾的特權。這也牽涉到一種權力的慾望,但我不在此詳述。

四、至於市場方面,賣淫的終端使用者絕大多數是男性,從娼的軀體則多數是女性的。終端使用者 (又被稱為嫖客)的描述,清楚顯示這種接觸是淺薄而空洞的,出於沒有相互的情感、喜愛或慾望。這些敘述顯示從娼女子的身體類似於一個性的服務站。即使沒有金錢的交換,如性奴役,其服務功能仍然存在。嫖客的敘述也暴露出他們許多人認為有權運用權力凌駕於他們所購買的身體。

五、凡是可供買賣的均為商品;從娼的人們淪為商品,他們失去了人性。所有關於選擇、培力與能動性的時興說法都是新自由主義的胡扯。賣淫是設計來迎合一種徹底服務男性性高潮的需求。雖然有些人要求自主權,許多人的生命卻是不幸的,因為他們受到約束,像奴隸般被囚禁,缺乏一張契約,也沒有健康與安全的保障,並且受到皮條客、妓院老闆的控制,甚至處境更糟。任何時候當需求增加超過供給,市場的無形之手將透過公平或不正當的手段,通常是後者,加以調整。

六、讓我將視野放寬。全球的性產業已滋長得超出了男人對於色情體驗 (包括對兒童的)的需求。事實上,性產業透過色情與賣淫,人為地製造出許多需求,引誘消費者提出多過自己所需的欲求。由性產業支持的眾多商業體是諸如皮條客、妓院、按摩院、電影院或脫衣俱樂部等營業零售據點。賣淫是擁有數十億美元年營業額的市場。它同時也因此是組織犯罪的溫床。我們眼前的任務是決定如何干預這個巨大、黑暗的市場,以保護人權或保護從娼之人免於被害。

英國目前的市場結構為何?

七、有些國家只禁止拉皮條,即透過賣淫制度牟利。賣淫本身在若干國家是非法的。如泰國的一些國家將性交易與旅遊業結合,以為更大的收益性,於是從美國或英國來的嫖客預訂房間以及景觀之外,也隨之預訂女人或女孩。在英國,只有在路邊求歡與招攬生意是非法的,但購買妓女則不違法,除非她們能夠被辨認出是遭到販運。根據規定,妓院屬於非法,但多以按摩院、鋼管舞或脫衣俱樂部的幌子自由運作。許多英國城市保留賣淫的特許區域。警方傾向於騷擾與逮捕妓女,卻不是嫖客。妓女在遭到嫖客強暴或暴力侵犯時,被警方冷漠以對。確實是時候針對這種不公正的情況做些甚麼了。

賣淫的自由市場

八、性交易的自由化-提供買賣雙方一個自由市場是否能解決性暴力、性販運 (特別是兒童)的問題,並且使之成為公平、安全的交易?迄今為止的證據表明,自由化加劇剝削。首先,在所有的競爭性市場,獨特的賣點是取得成功的關鍵。根據在已放寬性交易的國家收集到的證據,尋求競爭優勢導致缺乏保護或暴力的性,並使兒童賣淫增加。目前為止,賣淫制度當中最高價位的身體是年輕的軀體,而在妓院的電話線上最常被詢問的問題是「你們這裡最年輕的女孩是幾歲」。

九、德國在大約五年前 (按:2002年)開放了性交易的市場。買賣的全面合法化被認為能改善從娼者的生活-透過勞工權益、工會以及使用醫療保險的權利。現實上,它導致了權益的減少以及報酬降低,出於市場利率在迅速擴張的競爭市場中暴跌。德國目前被廣泛視為「歐洲妓院」。

此外,自由市場的創業精神已經導致妓院陣營-連鎖的多層妓院鏈利用不同樓層提供不同的性體驗,女性的身體被雇用來24小時任人擺布,藉以提供一個或數個嫖客多重服務的性高潮,汽車妓院,市場區隔以及性販運的大規模增加;不僅販運東歐和亞洲的,並且還有原住民的,主要均為女性的身體。如果需求增加,從而勢必以所有對女人與兒童的負面影響加以供應。

十、證據清楚表明:在賣淫制度合法化的國家,性販運加劇。舉例來說,一份2003年的學術研究,根據來自150個國家的數據,總結出以德國和荷蘭為例,合法化並未實現其三個目標:消除犯罪要素、使賣性變得安全、重新將賣淫定義為尋常的職業,即有勞動契約以及健康與安全的職權範圍。

十一、紐西蘭與荷蘭也有類似的紀錄 。這種伴隨健康危害的零時契約 (Zero Hour Contract)領域是沒有消防員或礦工會被要求去接受的。研究也顯示,沒有太多針對產業或健康與安全實踐方面的監督。警方抱怨很難關閉違法企業,出於他們不再有權限去調查妓院。歐盟在2000年批准了巴勒莫議定書 (Palermo Protocol),責成各國預防、禁止及懲治人口販運,但證據顯示這種義務無法在自由市場達成。研究數據也表明,防止性剝削與性販運的可靠方式是切斷牟利動機;降低男人的需求。

北歐模式概要

十二、在北歐模式當中賣淫是除罪的,而購買性服務則被入罪。這表示從娼者可以提供性服務,但也可以尋求幫助,如果他們需要保護免於暴力的嫖客、皮條客或人口販子。警方將有法定責任加以協助,而非如目前這般的反指控或帶有敵意。此外,當從娼者想脫離性交易時,將有法定的權利得到支持:例如協助戒毒、尋找住處或尋求教育或就業。這種模式同時要求培訓警察,要求賣淫相關的法律行業與服務部門,或退場的法律條款。

十三、北歐模式設法解決性交易當中的權力差異。它提供了假設的工會會籍無法提供的法律保護。這種法規將刑事責任從被剝削者的身上轉移到那些從事剝削的,即嫖客、皮條客和妓院身上。該法託付政府保護並處理想要脫離性交易者的需要。

北歐迄今的經驗

十四、瑞典最早於1999年開始測試藉著將嫖客入罪的形式來終止需求。這項「性購買法」(Sex Purchase Act)旨在防止或減少性販運,減少嫖客的需求率並減少針對女人的性化暴力。其迄今的主要結論是法律產生了預期的效果,並仍然是防止和減少賣淫與性販運的重要工具。另一項重要作用是提升瑞典男人對性服務供應的真實面貌的認識。

十五、芬蘭 (譯註:未採用北歐模式)、挪威和冰島緊隨其後,但結果有好有壞,這取決於當地擁護賣淫制度的遊說團體或執行法律的意志,或兼有兩者影響。雖然冰島比瑞典更進一步地以脫衣俱樂部為剝削女人的主要源頭加以關閉,其法律往往執行困難。這一部分是出於政府部門的人員不足,難以應付被指派執行的性侵犯防治。但警方還抱怨法律制定不佳,或者針對遏制性服務廣告沒有任何作為。擁護賣淫制度的團體努力遊說於廢除性購買法。

十六、在挪威的流言蜚語則是蓄意的破壞。被指派落實退場支援服務的社服機構與志願組織都是公正的,一如警察與許多學術研究者。額外的問題則透過這種形式浮現:政治光譜從保守派遍及綠黨與社會民主黨的敵方陣營,都要求廢止此法。正因如此,這項議題在法案引進的短短五年之後便出現在他們的宣言中。擁護賣淫制度的團體努力遊說於廢除性購買法。

十七、挪威經常被英國支持賣淫制度的遊說團體推出來作為北歐模式失敗的一個例子。然而,許多證據表示它運作得很好,即使是在挪威,在遏制性販運與性暴力上。據稱,現任的挪威政府對於在其他抑制組織犯罪的策略能夠建立並實施之前,廢除法案的可能性感到疑慮。

十八、許多自主的娼妓,尤其是已退出的娼妓都對北歐的法律表示歡迎,最近歐盟的報告亦然。一些自主的娼妓,特別是皮條客與妓院老闆並不青睞北歐模式;它的成功使他們的收入減少。近年來,一種努力煞費苦心卻錯誤地將賣淫制度確立為「性工作」,如同駕駛巴士一般,也許吧?它使性產業能夠去攻擊呼籲終止需求的聲音。有哪個正常人會阻止勞工去工作。然而,以「工作」的角度仔細檢視紐西蘭的性產業職業健康和安全準則 (Guide to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in the Sex Industry),其中表明這些規定充其量只是敷衍了事。這樣的規定非常難以與危險性較低且更透明的僱傭關係同時執行。

十九、蘇格蘭社會黨在十年前採用了北歐模式。對北歐模式的強烈反對可以理解地來自於新自由主義的意識形態:賦予個人優先地位、他們行使選擇的基本權利;選擇從而成了培力的辦法,一種能動性的運用。階級、種族與性別政治被新自由主義式的平等所省略,並且作出關於工會化 (unionisation)、黃金標準規章 (gold standard regulations)的模糊假設。然而,眾所周知,「性工作者」在英國總工會 (GMB)當中的大多數成員都是皮條客與老鴇;意即工會化是每天平均提供十個陌生人性服務的人最不關切的一件事,無論是被一個皮條客、妓院或個人經濟上的需要所迫;尤其不是在受到脅迫之下工作的時候。

性販運

二十、性交易促進性販運。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的統計,僅僅在歐洲每年至少就有50萬人被販賣為娼,其中大多數是女人和兒童。為了供給勞動力而進行的人體交易有著悠久而不光彩的歷史。在橫跨大西洋的奴隸交易中的女性奴隸,被用於性以及體力的勞動,現代的奴隸販運亦然,交易女人和兒童進行性與體力勞動。

二十一、古老的奴隸制度被社會認可,且受法律贊同。蓄奴被視為個人自由的一種表現-當然,是對於富有、白種、男性的殖民地主。1740年,有70萬奴隸遍布在蓄奴的殖民地。一百年後則有400萬。當跨大西洋貿易在1808年終止,奴隸主勉強地藉著鼓勵他們的奴隸繁殖來調適。又過了六十年,這種奴隸制度才在1865年被憲法廢除。這使今日的我們感到驚駭,但是在廢除跨大西洋奴隸交易的當時,卻是被蓄奴階級以及社會的許多部門強烈反對。

二十二、人們不會透過自由做出的選擇出租自己的身體賣性。販運、恫嚇、一個不正常的童年、童年的受虐、毒癮與財務壓力,都分別發揮作用引致別無選擇的處境。北歐模式不在反對選擇;不在反對能動性、培力與個人的性自由。它是關於拒絕性市場的自由化,拒絕男人的需求-與特權-以自己的性滿足為目的去使用主要是女人和女孩的身體。讓我們終止需求。謝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