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觀點:我為什麼不喜歡說「幹」

我想分享一下為什麼我不喜歡說『幹』。對,不只是『幹你娘』,連『幹』我都不想說。其實有些情況下,我很容易就會脫口而出。

就好像我在閱讀的時候,沒有任何提示的情況下會主觀認定筆者或主角是男性,結果發現其實是女性。

就好像看到敵卡上幫妹妹報復強暴犯的文章,我就覺得原po是哥哥,結果發現原po是姐姐。

『幹』跟這些刻板印象都是從小耳濡目染的,父權在我身上的遺毒,即使現在我已經不那麼仇女,但是我依然時時刻刻檢視著自己。

因為我不希望自己一方面厭惡父權,一方面卻攜帶著父權的遺毒而不以為然。我們都是被父權圈養長大的,剛接觸女性主義不久,一定還是會有很多殘留的病菌。

這些病菌確實也是生活脈絡的一部分,然而,生活脈絡就只是生活脈絡,生活是可以改變的,千萬不要被術語綁架。

否則,我們又何苦要去讀女性主義的論述,讓自己活在一個不可批判、不可改變、不可質疑,卻又著實充滿盲點和問題的世界?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知道這些,不是比較快活?

要尊重他人的生活脈絡,所以不能批評?那我們幹嘛批評父權?男人也可以擁抱父權污名,PTT上面那些擁抱的最厲害,沒看到嗎?『是女權爬到我們頭上』『什麼都扯到父權』

他們在為『父權』開脫。為什麼他們不停的曲解女權,卻從來不定義父權?其實,最好的方式就是永遠不去定義父權是什麼,也不去看父權有什麼問題。因為,一個惡劣體制要長久維持的方式,就是假裝自己不存在。

扯遠了,拉回我為什麼不說幹的話題。以前我們老師說過一個笑話:兩個學生在吵架,女生罵男生:幹你娘。男生反嗆:你有小雞雞嗎?

現在懂點多元性向的人會說,女生沒有小雞雞也可以彼此性愛,但是我的重點不放在那裡,而是放在『幹』一向都被用來貶抑另一個無辜的人,而使用者竟然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且,想要去除性污名的大家,我問問你們,會用性的動作做為攻擊語彙,難道不是一種加深性污名的行為嗎?大家確定要用『幹』來做為性的代言嗎?

『幹』之所以出現作為攻擊性的髒話,是因為一直以來男人的性就是攻擊性、霸佔性質、搶奪上位的,這是長久以來的生活脈絡演化成為語言意義的經典。

如果繼續使用『幹』而不知其意義是『強暴』進而達到貶低對方的無辜家人,爭取比對方高階級,那我覺得也不用反什麼父權了。跟稱呼自己女友是『馬子』的男生有什麼不同嗎?

等等,難道我們要擁抱馬子污名?便什麼器,馬子都不馬子了。未來有一天便器可能也不是便器了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