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娼時代的另一面-1970年代新聞集

〈少女脫離火坑 復遭攔路挾持 涉嫌老鴇蔡侯甚送法辦

1970年9月14日/中央日報

剛被警方救出火坑的女子,經父母領回途中,又遭老鴇派人攔路挾持,終因刑警趕到解圍,涉嫌老鴇蔡侯甚於昨日凌晨被捕。

警方於十日在屏東市春喜茶室查獲陷為私娼的林X鳳,乃通知其父母領回。當晚十時卅分許,在返家途中,經高市六合二路,民主橫路口時,突被兩名女子攔阻,欲將林X鳳挾持他往,幸暗中監護的刑警趕至解圍。

經警方調查結果,攔路者為老鴇蔡侯甚的女兒蔡玉蘭及蔡光兩人,因受蔡侯甚之命,圖再迫林女入火坑。

昨日凌晨五時,蔡侯甚落網。據調查,她先後涉嫌買賣人口,將「蓮仔」、「素美」、「文娟」、「美紅」等人迫陷火坑為娼,其三名女兒蔡玉梅、蔡玉蘭、蔡光亦難逃噩運,迄今未嫁。

蔡侯甚涉嫌買賣人口,迫良為娼,遍及屏東、高雄各縣市鄉鎮,以在高市新興區八德二路廿九之一號所開設的電髮院為掩護,並在該處設地下賭場。警方據報,偵辦追捕蔡侯甚已三個多月。

據林X鳳供稱,她於民國五十二年,因父親林X平經商失敗破產,經介紹以一萬六千元將她送往蔡侯甚處為傭。不料二個月後,即被迫為娼,當時年未滿十三歲。七年來,曾兩次圖逃,均遭鴇母蔡侯甚所僱用的保鏢捕回,並施毒打。和她一起被迫為娼的,至少還有「文娟」、「美紅」、「蓮仔」、「素美」等人。

市警一分局於昨日經偵訊後,定今日依妨害風化、妨害自由將蔡侯甚移送法辦。

〈介紹伴舞為名 強迫少女賣淫 寂寞十七歲六人入火坑 四個皮條客被捕移法辦

1970年10月2日/聯合報

四名在台北合夥經營舞蹈社的男女,利用少女愛慕虛榮的心理,以介紹來高雄當舞女為由,將六名十七歲的少女從台北騙來高雄賣淫,昨 (一)日為高雄市一分局查獲。

據警方調查:涉嫌強迫賣淫的四名男女是:葉真利 (卅二歲,住台北市錦州街二四一巷一弄五號),許陳清桂 (女,卅五歲,高市人,住高雄市鹽埕區大理街廿八號之二),林潤列 (卅六歲,台北市人,住台北市迪化街一巷一O八號),李太山 (廿五歲,花蓮人)。

據警方調查:葉真利、許陳清桂、林潤列、李太山等四人,於今年九月十一日在台北市開設成功舞蹈社及地下舞廳,以介紹到高雄當舞女為由,將在該舞蹈社學舞的少女高X枝 (十九歲,北市人),盛X姣 (十七歲,浙江人),劉X珍 (十七歲,南投人),楊X富 (十七歲,宜蘭人),張X櫻 (十九歲,北縣人),謝X珠 (十七歲,彰化人)等六人引誘來高雄。

葉真利的花言巧語,這些少女原先並不相信,但葉真利在台北市安排一個盛大的宴會,將滿身珠光寶氣的婦人許陳清桂介紹給她們認識,並指陳為高雄某大舞廳老板的太太,她們經不住葉真利的花言巧語,於日前騙到高雄。

葉真利等人先後住在神州、金都、海園旅社,並以要當舞女,必須得到幾個有錢的大亨捧場,強迫高X枝等人賣淫,所賺來的錢,則由葉真利、許陳清桂、林潤列、李太山等四人朋分化用。

案經市警一分局查獲,一日將葉真利等四人依妨害家庭、妨害風化罪嫌移送高雄地檢處偵辦。

〈七名無照妓女獲救 暴露幾個社會問題 警員須加強管理風化區 少女謀職應該慎防受騙

1974年12月1日/聯合報

刑事警察局日前根據一個花蓮縣籍的少女投書,在台北市華西街金西湖妓女戶,把七名未成年的無照妓女援救脫困。這起販賣人口疑案,暴露了幾個社會問題。

警方偵辦此案的時候,為求慎重起見,由幾位刑警化裝成男客潛入妓女戶,然後裏應外合採取行動。當時屋裏的妓女,統統都被掌握。

辦案人員在這家妓女戶總共找到十個妓女,其中竟有七個未成年,年紀最大的不滿十七歲,最小的還不滿十三歲,且已出賣靈肉一年多了。

在妓女戶操淫業的妓女按規定要領取執照,算是公娼;妓女戶也是「合法」的場所。一位警界人士指出,公娼制度的優點之一是便於管理,執業妓女須是成年女子,應定期接受衛生檢驗,立意甚佳。

可是許多經營妓女戶的業者,利慾薰心,不時利用這個合法的場所,誘迫未成年的少女來幹那種不見天日的勾當。譬如警方拯救出來的金姓及潘姓三個表姐妹,今年七月來台北時,先被逼在萬華亭妓女戶接客;其後那家妓女戶因牽涉另一起販賣人口,逼良為娼案,為台北市警察局偵破,並將主持人逮捕,她們又被迫轉移到「金西湖」去。

辦案人員當天在金西湖妓女戶樓梯旁的牆壁上,發現一個密室,不言而喻,這就是在警方臨檢時,來供無照妓女匿藏的。

據那七個少女告訴警方辦案人員,她們平日行動,受嫌犯劉芳齡嚴密監視,連洗頭髮都由她帶隊集體前往;這此若非十七歲的金姓少女,機智的寫信托男客攜帶出來投郵,還不知要受多久的罪。

因此,警察機關今後對於各妓女戶的管理,顯有加強的必要。

那七名少女經刑事局法醫楊日松檢驗後,發現她們均染患輕重不一的性病,日常生活若不隔離,很容易傳染。杜絕性病,也是政府設立公娼的主要動機,假如監管不週,效果適得其反,豈不是一大諷刺?

警方調查,那七名少女溷落風塵,也等於是不慎墮入「謀職的陷阱」。

今天的社會,正走向工業化的型態中,農村少女紛紛來城市謀職,因為她們年幼無知,缺乏經驗,一不小心就會受人拐騙,等至發覺的時候,悔之已晚。

據警方了解,許多作家長的,對年幼子女離鄉背井,隻身到異地謀生,掉以輕心。事先既不輔導,事後也不聞不問。譬如這次獲救的一名杜姓少女,家住台灣南部,她在寫回家的信上,一直謊稱在一家貿易公司做事,家人居然深信不疑。因此,她們今天的不幸,她的家人也要負一部分的責任。由這起販賣人口案可知,在社會型態過渡的時期中,我們的社會潛藏了許多問題,這些問題不容輕視,須即刻矯治。

〈老鴇逼良為娼 雛妓年僅十三 幕後主持人邱水田在逃 警方往中南部追查嫌犯

1975年7月10日/聯合報

台北市警局昨日表示,該局督察室會同龍山分局於八日下午五時許,在華西街十巷十四弄四之一號破獲私娼寮一處,同時查出主持人涉嫌販賣人口,逼良為娼,全案現由警方擴大偵辦中。

市警局說:本案共查獲十八名私娼,其中有十一人尚未成年,最小的年齡僅有十三歲,經過調查,發現大多數是涉嫌主持人黃簡阿英 (六十六歲)及在逃幕後主持人邱水田,以新台幣六萬至十五萬元向她們的家人質押而來。警方將繼續追究她們的家人以及中間涉嫌穿針引線的不良分子。

市警局指出,本案查獲的私娼寮,內部設有嚴密的夾牆暗道,準備逃避警方的查緝,外面並雇有不良分子担任保鏢及暗哨,防備森嚴。平常被賣入該處充當私娼的少女,不但每天規定必須接客的次數,就連行動也受到嚴格的控制,經年不准外出一步,如有違反,即會遭受保鏢們殘酷的凌辱。

市警局說,本案的破獲,得力於一位市民的檢舉與協助,這位人士不久前在該處發現一位來自屏東的未成年少女身世堪憐,她半年前被家人以十二萬元賣入該私娼寮,過著悽慘的日子,這位人士在可憐少女的請求下,熱心的跑到南部,將她的哥哥找到,之後兩人向警方檢舉,并引導警方將私娼寮一舉破獲。

警方根據線索查出該私娼寮約有三十多名私娼,而且幕後可能還有另兩名主持人,警方昨日透過八號分機,在中南部繼續追查涉及本案的嫌犯。

〈華西街妓女戶 查出十三私娼〉

1977年3月13日/聯合報

台北市警察局督察室會同刑警大隊人員,日前在華西街的三家妓女戶內,查到十三名私娼,其朱有六、七名未成年。市警局除了將妓女戶負責人移送台北地檢處偵辦。並對管區龍山分局的失職員警行政處分。

市警局督察室人員表示,由於一次查到無照的私娼十三人,而且有一半是未成年者,管區分局、派出所的有關人員難辭疏失之咎,將責成龍山分局簽報失職員警,給予適當的處分。

無聊男子 賣妻作妓

1978年6月15日/聯合報

無業男子陳雄智,涉嫌將新婚太太賣進妓女戶,並塗改太太身分證以圖高價,昨天被台北市警保安大隊逮捕。

警方說,陳雄智(四十五歲)是士林區社子地區的無業遊民,今年五月才與一名尤姓女子結婚,結婚之後他竟逼太太到延平北路一帶賣淫供其揮霍,最近他又因欠了賭債,急需錢用,與一家妓女戶老闆商量,要把太太賣進去一年,但是老闆表示結過婚的價錢不高,陳雄智於是將他太太身分證的配偶欄塗掉,把他太太賣了三萬塊錢,昨天凌晨他在台北市重慶北路加油站附近遊蕩時,被保安大隊巡邏警員發現,並從他身上搜出他太太被塗改過的身分證。

警方昨天已依妨害風化與偽造文書罪嫌,將陳雄智移送台北地檢處偵辦,並追查收買他太太的妓女戶老板,將尤姓女子救出火坑。

青樓生涯不堪回首 年華老去淪落街頭 萬華龍山寺附近常有流鶯活動 不良分子吃軟飯苦煞了可憐蟲〉

1979年4月28日/聯合報

台北市議員林宏熙,昨天在市議會質詢時面邀李登輝市長到萬華龍山寺附近參觀。李市長先是一口答應.後來知道林議員是請他去那裏看「流鶯」,李市長表示:『聽了你詳細的敘述,不需要去看了。』

林宏熙議員指出:在康定路、廣州街拐角的走廊附近,日間尤其是下午,有許多婦女有「拉客」的行為,他是參加里民大會後才知道這些婦女是從商場的巷弄裏被「逼」出來的「流鶯」。

他說:警察過去曾取締過,但抓抓、關關、放放,後來又鬆下來了。最近他接到附近的居民打電話給他說:附近主婦出門,也被視為「流鶯」,困擾不已。他要求李市長轉飭警局嚴加取締。

李市長對此問題表示重視,但他認為,在現行法規下很難有效取締,必須修正法規後才能有切實效果。

【本報記者胡英牧特稿】「李市長,你去過台北市龍山市場和廣州街嗎?你了解那裏流鶯的生活情形嗎?」台北市議員林宏熙,昨天在台北市議會對李登輝市長提出這個問題,也掀開了台北市最黑暗的一個角落,讓大家看到在其中蠕動的一群可憐蟲。

據台北市警察局調查,目前在龍山市場,廣州街和康定路一帶活動的流鶯,是所有妓女中最可悲的一群,這批為數約一百卅餘人的鶯群,年紀最大的已有六十二歲,一般也在四十歲以上,她們瑟縮在滿是污水的小巷子裏,以每次廿元到六十元的代價出賣皮肉,還要被「螞蝗」抽成。

台北市警龍山分局一位負責處理違警的警員說,警方對於這些流鶯,也頭疼得不得了,從違警的紀錄來看,平均每天總有兩三名流鶯被捕,但是她們拘留期滿,立刻又重操舊業,教警方抓不勝抓。

這位警員說,這些流鶯的身世都很可憐,據他所知,有一個作了廿年暗娼的婦人,用皮肉錢供她丈夫揮霍,供她的子女讀書,但是現在她的親人全都唾棄她,她自殺過三次,但獲救後因為沒有其他謀生技能,只能再度賣淫。

另外有三姐妹,八年前從鄉下到台北謀生,被誘入這一行,從此不得翻身,三個人住在龍山市場後暗巷內一間兩坪多的木閣樓裏,可憐的是她們的父母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骨肉已經淪落,這三姐妹因為都是一齊拉客,被抓也總在一道,每次被捕,哭得教警員都傷心落淚。

不過,問題最嚴重的,還是這些流鶯的健康問題,因為她們是私娼,成天躲著不敢見人,碰到警察就要跑,更別提衛生局性病防治中心的人員了。因此,她們罹患性病的比率比其他妓女要高出幾倍,成了散布性病病毒的主要病源。此外,因為她們代價低,為了維持生活,只得儘量接客,巨龍山分局的警員了解,這批流鶯有一半以上生病,而且得的病有些還很嚴重。

這位警員說,寶斗里的妓女戶是有牌照的,都會有不良分子吃輭飯,這批無照流鶯就更是不良分子眼中的肥肉,有些不良份子釘上了這些流鶯,像吸血蟲一般,直纏到她們皮乾肉盡還不罷手,連生病都要逼著賣淫,可是這些可憐蟲不敢聲張,任憑不良分子蹂躪,也只有眼淚往肚裡吞。

這位警員又說,按照目前的法令,對於這些流鶯,也找不出什麼很有效的處理辦法,因為這些流鶯年齡已老大,不能引用未成年女子賣淫的處罰辦法,將她們送往職訓所,只能加強取締,可是抓了關起來,關了總是要放的,一放她們又賣淫。

娼妓素來是文明國家認為可恥的一種表徵,如今北投的妓女戶都要撤銷了,台北市內還有這種老流鶯存在,主官單位真該徹底檢討一解決的辦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