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娼時代的另一面-1980年代新聞集

〈取締風化小組 查獲無照雛妓 可能涉及販賣人口 警方循線擴大偵辦

1980年7月13日/中國時報

台北市警察局取締風化機動小組人員,前天深夜在萬華區華西街寶斗里的妓女戶內,查獲五名未成年的無照妓女,由於全案可能涉及販賣人口集團,現正由市警龍山分局擴大偵辦中。

警方說,根據民眾檢舉,指稱寶斗里風化區的妓女戶中,經常有許多未成年無照妓女賣淫接客,並涉及組織嚴密的販賣人口集團,警方經部署後,於前天深夜由機動小組人員,以陌生面孔化裝進入風化區內調查,而當場於某妓女戶內 查獲五名無照妓女。

由於被查獲的雛妓身分尚未澄清,管區市警龍山分局已於昨天傳訊該妓女戶的負責人,鴇母進行調查,並初步研判案情並不單純,警方已會同有關單位共同偵辦中。

〈桃園警騎大出擊 花街柳巷捉流鶯 徹底搜捕 逮到私娼廿三名 可憐雛妓 接客一番祇十元

1981年12月6日/聯合報

桃園警察分局前天晚上在地檢處檢察官高新武指揮下,出動上百警員,對桃園市的風化區長美巷,展開一項空前的突擊檢查行動,結果逮捕廿三名私娼,其中八人是被娼寮買來強迫賣淫的。

過去治安單位突檢娼寮,大多由警方自行處理,此次有檢察官參與,是因地檢處屢次接獲密報,指桃園市的娼寮有向東部、北部等地買賣良家婦女賣淫情事,故指揮警方實施大規模突檢。

桃園警察分局接獲指示後,分局長許友恭為防消息走漏,親自與行政分局員擬定突檢計劃,在前晚七時半,臨時召集分局及派出所的警員八十六人,並向縣警局保安隊、交通隊申請支援十五人,到縣警局集合,在作過任務提示後,即與高檢察官一同乘車出發。

但長美巷的管區景福派出所及分局刑事組警員,卻從頭到尾未曾動用。

大批員警到達長美巷之後,幾個組的警員負責封鎖附近通路,並有人爬上屋頂瞭望,其餘警員則分兵數路,直衝可疑的十二家娼寮。此時個娼寮已亂作一團,有的嫖客及私娼奪門而逃,有的則關緊大門抗拒檢查。

警員們在高檢察官指揮下大捕鶯燕,或叫隨行的鎖匠開門,或從屋頂天窗跳入屋內,部份私娼雖趕緊從暗門躲進密室,但都被警方識破,一一拉出,合計逮捕廿三名私娼、五名嫖客、一名保鑣及搜出四把兇器,全部帶回分局處理。

昨天桃園警分局先把廿三名私娼依違警各處以七天拘留,五名嫖客分處罰鍰及告誡,並將保鑣劉姓少年依妨害風化罪嫌移送法辦。

廿三名私娼中,十三名未成年,八名被賣到娼寮操出賣皮肉的賤業。

據調查,現年十四歲花名「金仔」的私娼是台東人,今年十月三日,由她媽媽與私娼寮老板「他福」談好價錢,把她賣到桃園,每接客一次,她只能拿到十元,雖曾逃過一次,但被捉回,老闆抓著她的頭撞牆,並毆打她。

花蓮籍、十九歲的「小美」說,她被媽媽以六十五萬的價錢賣給娼寮;同縣籍的「秋香」說,她也是被媽媽出賣的,價錢廿萬元。

另外,還有「美雲」、「小蘭」、「月妹」、「秀美」、「惠美」等私娼亦有被親人出賣情事。

桃園警分局長許友恭說,該分局將繼續追查涉嫌買賣人口的娼寮老板,依法處理,絕不放鬆。

〈私娼館中雛妓 多為山地少女 人口販子以賤價買來 逼入火坑後自由全失

1982年6月9日/聯合報

警方最近大力掃蕩私娼的結果,發現很多私娼館的背後有個販賣人口集團。

台北警方在近期破獲的私娼館,發現有很多十三到十七歲的雛妓,其中以山胞為多。在偵訊時,少數私娼欲語還休,似乎還有內情不敢向警方吐露。警方懷疑這些私娼受到黑社會的人口販子的壓力,才會有這種態度。

據了解,私娼的來源大致有三種:一種是人口販子到偏遠的山胞部落,以微薄的幾萬元「安家費」買來的山地少女;一種是不肖介紹所勾結不法分子,硬逼無知少女陷入火坑;另一則是心甘情願「下海」的,這類私娼年齡大多較大。

警方連日破獲的私娼館,把風都很嚴密,有鐵門,又有密道。記者在警局聽到一位十六歲的林姓私娼說,她們在私娼館,根本無法自由外出,因為有太多人在監視她們。

她說,要買衣服,有「阿姨」代買;要打針,「姑丈」就會叫「特約醫生」來。所謂「阿姨」實際上就是看管她們的老鴇;「姑丈」就是私娼館的老闆。警方為了將人口販子、私娼館老闆、保鑣等繩之以法,已在積極佈線調查。警方尤其希望民眾向警方檢舉。

神女生涯無昏曉 火坑劫餘訴酸辛 早上八點接客直到深夜兩點 旅社三樓脫逃轉眼已過二年〉

1982年6月19日/聯合報

十九歲魏姓少女昨日偕同父親至管區派出所撤銷協尋人口時,向警方報案說,她於六十九年九月間,在台北工作時,被一名叫古水賢的男子騙到花蓮押在妓女戶賣淫,直到最近她才趁隙逃回南投,警方昨日將該案函送花蓮警分局繼續偵辦。

魏女向警方表示,她原在台北一家西餐廳工作;六十九年九月間,古水賢 (廿四歲)邀請她和她的朋友黃明惠,一起到花蓮遊玩。

三人到達花蓮後,古水賢以違反票據急需用錢為藉口,請魏女幫忙,並在旅社中強拉魏女在一份同意書上按指紋,同意書的內容是魏女同意在妓女戶中操賤業兩年。

隨後古水賢即將魏女帶到花蓮市明義街楊秀珠開設的妓女戶中,楊即將魏女身分證扣留,並交付古某廿萬元。

魏女說,她在妓女戶中行動不自由,每天早上八點多鐘就要開始接客,一直要「工作」到深夜兩點鐘,她就一直過著這種不見天日的日子達兩年之久。

直到本月初,妓女戶因發生變故,女老板楊秀珠帶著魏女及另外四名妓女,轉移陣地到台南地區繼續賣淫,至本月六日,魏女及另一名少女才趁隙從旅社三樓翻越街上,搭乘計程車逃回南投。

魏女兩年前失蹤時,其父曾向管區派出所請求協尋人口,昨日她父親帶著魏女到派出所撤銷協尋人口時,才道出這一段辛酸事。

〈雛妓脫籠記 滿篇辛酸淚 老父鬻女娼館毒刑 人肉轉讓逃脫報警

1983年10月30日/聯合報

兩名女童被父親分別賣進桃園及嘉義的私娼寮後,輾轉送到嘉義一家私娼寮中拘禁,她們被毒打仍拒絕賣淫並跳樓逃出,經親戚帶到台北市警城中分局請求保護,警方昨天暫將她送到適當處所收容,並把該案移至桃園及嘉義警方偵辦。

警方調查,十二歲的龔姓女童,因為二姊在嘉義市的一處私娼寮上班,三個月前二姊把她從台東市家中帶到嘉義市見私娼寮老板,洽定以一年廿萬元的代價,把龔姓女童賣入私娼寮接客。

十幾天前,龔姓女童的父親龔連福和二姊又帶她去簽約,因私娼寮尚未付錢,所以她還未接客,但被關在私娼寮的二樓上。

另外,住在桃園市的十三歲江姓女童,一個半月前被父親帶到桃園市南星旅社,以十四萬元賣給一個綽號叫「蔣光超」的私娼寮老闆,對方把她帶回後逼她接客,她因不肯而常被責罵。

上月底,有個叫陳美珍的女子代江姓女童到桃園市中華路另一個私娼寮老闆李呂梅家中關了一個月,因江女仍拒絕賣春而被毒打兩次。

本月廿六日晚間,陳美珍及綽號叫「蔣光超」的私娼寮老闆帶來一個老人,然後把江女拖進老人駕駛的轎車上,江女拼命逃走,但仍被捉回車內,載往嘉義市另一家私娼寮拘禁,並和龔姓女童關再一起。

前天晚上兩個女童商量後,自二樓跳窗逃出,搭計程車逃到桃園市龔女的親戚家,由親戚託朋友帶到台北市警城中分局報案。

〈少女遭輪暴賣進妓院 逃出火坑報警捉人〉

1985年1月26日/聯合報

兩名少女到冰宮溜冰時,分別被人拐進賓館輪暴,又賣進無照妓女戶接客,後來她們想辦法逃出,向台北市警龍山分局報案,警方正追緝涉嫌輪暴及買賣人口的五名嫌犯中。

警方說,涉嫌輪暴的三人綽號分別是「阿龍」、「阿輝」和「小威」,妓女戶經營者為吳姓男子和趙姓婦人。

警方調查,受害的郭姓和張姓少女都只有十五歲,上月中旬和下旬她們分別到台北市金萬年冰宮溜冰時,綽號叫「小威」的少女藉故來搭訕,把她們騙往延平北路三段的美樂生賓館,交給青年「阿龍」和「阿輝」持刀逼迫輪暴。

事畢,「阿龍」等帶她們到延平北路二段的白朗谷賓館,各以十萬元代價把她們賣給在保安街的無照經營妓女戶的吳姓男子和趙姓婦人,吳、趙二人逼她們到妓戶接客,每天工作長達十四小時。

她們說,接客所得金錢全由吳、趙取走,白天她們則到吳、趙住處睡覺,由保鑣監視,前天兩人乘隙爬上住處屋頂,從鄰居家逃出,向警方報案。

〈廣州街流鶯猖獗艷名遠播 鴇兒逼良為娼買賣人口 警騎凌晨掃蕩 救出火坑雛燕 老妓女苦無棲宿 市府應設法收容

1985年9月13日/聯合報

台北市廣州街流鶯猖獗,居然劃分地盤及販賣人口,市警桂林分局昨天救出一名被送進火坑的陳姓少女,並全面查緝涉嫌買賣人口的她的哥哥陳宏一,及外號「玉鳳」的老鴇。

桂林警分局西園路派出所機動警網於昨天凌晨一點半在廣州街掃蕩時,查獲一名十七歲的陳姓少女當街拉客,正與一名陳姓嫖客談交易價錢,經帶回警局偵辦。

陳姓少女供稱,兩天前,她哥哥以廿萬代價將她賣給外號「玉鳳」的大姐頭後,她才開始賣淫;但她又說父母離婚,家境貧寒,言辭頗有自願為家庭犧牲的意思。

警方隨即找來陳女的母親,她表示不知道女兒被賣入火坑,也不知兒子陳宏一的下落。因陳女初次被查獲,她未成年又是受害人,警方已將她交母親帶回保護。

——–

台北市廣州街流鶯已經存在數十年,過去經常聽說黑道份子向流鶯勒索,不料現在竟發展出劃分地盤和買賣人口的老鴇,使此一罪惡淵藪更形沉淪。

廣州街的流鶯最初人數不多,都是附近寶斗里妓女戶中遭淘汰的老妓女,她們收費極低,頗受貧苦流浪漢歡迎,歲在當地蔚成流鶯大本營。

這些流鶯早先多聚集在廣州街、西昌街口,後因豔名遠播,基隆市、台北縣、桃園縣警方大力掃蕩私娼寮,寮中私娼歲流竄到廣州街來,並越聚越多,以致整條廣州街及其兩側交岔道路,包括昆明街、康定路、西園路、梧州街及附近的和平西路都有流鶯出沒。

由於流鶯均無牌照,性病氾濫嚴重,許多被桂林警分局查獲的流鶯都已滿身紅斑,皮膚潰爛,令人望而生畏,但因她們沒有歸宿,也無上進心,所以仍在廣州街混跡。

桂林警分局每天不斷出動警網掃蕩流鶯,但因流鶯不在乎拘留,廣慈博愛院也無法收容管訓這麼多流鶯,以致問題無法解決。

廣州街的流鶯問題已十分嚴重,希望警方全面掃蕩時,市政府也應想辦法安置收容管理這些流鶯。

〈狠心母親不念骨肉之情 二十萬元賣稚女入娼門 幸一雛妓逃出.報案救出火坑 警方逮獲保鑣.續追緝主持人

1985年10月18日/中央日報

狠心的母親將十二歲的女兒以廿萬元賣給私娼館,迫其操賤業,幸另一與其同病相憐的少女逃出火坑,報警前往取締,救出李姓山地少女,並捕獲保鑣紀順富,但私娼館主持人卻挾持另一少女逃逸,板橋警分局則繼續追緝中。

警方調查:住在花蓮縣玉里鎮的十二歲李姓少女,因家貧而於今年九月間被其母以廿萬元代價賣至板橋市溪崑街十六巷廿七號,由曾姓男子開設的私娼館中操賤業,並由紀順富 (男,廿六歲)擔任保鑣,限制李女及花名「小珍」、「亭亭」等三名少女行動。

本月十五日,「小珍」不堪皮肉之苦,趁隙逃離私娼館,並於十六日晚間打電話至板橋警分局刑事組報案。經警方前往取締,曾姓男子與紀順富立即帶著數名私娼四散逃逸至附近民宅,但警方仍捕獲了紀順富及蔡姓成年私娼,「亭亭」則被曾某帶走,李女被警方救出。

警方根據李女及紀順富供稱,即深入追查有關嫌犯,以瞭解有無涉及買賣人口集團不法情事。

——–

「虎毒不食子」,但是卻有母親將年僅十二歲的女兒賣入私娼館,使仍童稚未泯的少女身心飽受摧殘,留下永遠無法痊癒的傷痕,雖然終獲警方救出,但卻更令警方擔憂她會再次被賣入?花。

渾身傷痕的李姓少女,前晚深夜被警方救出火坑後,並不怨恨她的母親,只希望盡快回到花蓮老家,與家人團聚,她對記者訴說她的遭遇。

住在花蓮縣玉里鎮的李女,家中有八個兄弟姊妹,父親早死,母親改嫁後,仍不能改善家庭生活,因而也只好每天外出工作,她唸完小學一年級後便輟學在家照顧家務。

大姊、二姊相繼出嫁,哥哥仍在讀高中,排行老四的李女,在母親難以全力養活家中兄妹時,便成了犧牲品。

今年九月,李母與一位「阿姨」帶著她來臺北找工作,表示將介紹她至餐廳工作,不料竟只是騙她的藉口,以廿萬元將她賣給私娼館,開始了她暗不見天日的生活。

私娼館規定她們每位買來的少女,每天須接客廿次以上始得休息,否則便以?條修理。為了減少皮肉之苦,她們只有每天努力地達成規定次數,即使生理期間或身體不適,仍需咬牙應付,每天八時起床後即開始送往酒家,直到深夜二時,達到規定次數,使得上床歇息。然而每次接客所得,均全數被「老鴇」取走,她被警方救出時,身無分文。

即使達到「老鴇」的要求,仍不能自由外出,隨時都有保鑣隨身跟著,防止她們逃跑。雖然臨別前,母親對她說,想家的話可託人寫信回家,但寫好的信卻根本無法寄出,即使寄到母親手中,母親也無法將她贖出火坑。

板橋警分局刑事組長陳清海看著被救出的李女,津津有味地吃著便當時表示,他擔心即使將李女送回家,也難以保護她的安全。

陳清海指出,李女的父親既為不負責任的繼父,母親又肯狠心將她賣掉,如果將她送回父母手中,豈不又使她母親多了一次賣女兒的機會。

一般被賣入烟花的少女,多因年幼無知,遇人不淑,而誘騙淪入,被警方救出後,也多能從此步上正途,但對著仍稚齡的李女,卻使警方難以處理,且其母親勢必因此販賣人口行為而移送法辦,未來李女的境遇,仍然令人憂心忡忡。

〈少女求職險落火坑 半夜開窗跳樓報警 簡清富夫婦涉嫌販賣人口法辦

1986年4月7日/聯合報

兩名十六歲的少女,昨天凌晨四時從台北縣板橋市一棟公寓的二樓跳樓,她們向警方指控簡清富、曾金春夫婦販賣人口,要把她們推入火坑。警方將簡清富夫婦逮捕後,依妨害自由罪嫌移送法辦。

這兩名分別姓陳、姓林的少女,昨天到板橋分局沙崙判出所報案時,腳部都扭傷。陳姓少女告訴警方,三月卅一日上午,她在高雄認識綽號「小生」的男子,他帶她北上到板橋市中央大樓八樓,對方聲稱要替她找工作。四月二日,曾金春 (四十六歲,住板橋市溪崑二街)拿十萬元給「小生」,將她帶回溪崑二街。

林姓少女則說,她在花蓮認識一位綽號「阿雄」的男子,對方說要幫她介紹工作,帶她到台北,四月四日把她帶到曾金春家中,約定工作一年四萬元後,「阿雄」就拿錢離去,把她留在簡家。

她們說,她們被關在簡家二樓期間,出去買衣服都有人跟著。由於聽到曾金春和丈夫簡清富 (五十歲)等人商議要把她們帶到屏東去賣淫,她們於是利用昨天凌晨四時卅分簡清富夫婦熟睡時,打開二樓窗戶跳樓求援。

警方昨天上午將簡清富、曾金春逮捕,他們均否認涉及販賣人口。簡清富辯稱是不知姓名的男子將兩名少女帶來寄居,他們夫婦並無不軌意圖。曾金春並說,林姓少女因為家中父、母生病,所以她曾付出一萬五千元,由綽號「阿芬」的女子帶給花蓮的林家。

警方認為,簡清富夫婦的辯詞不無推諉之嫌,將他們依妨害自由罪嫌移送板橋分檢處偵辦;兩名少女則通知她們的家人領回。

〈萬華寶斗里一娼館 查獲九名雛妓 主持人逃逸疑涉人口販賣

1986年10月28日/中央日報

刑事警察局偵二組根據檢舉,前晚循線前往萬華寶斗里一家娼館查獲九名未成年賣淫少女,經查有二名少女供稱被迫賣淫,涉嫌主持人聞風趁機逃逸。警方調查,此案可能涉及一門販賣人口的非法集團,現正擴大偵辦中。

刑事局表示,連日來接獲市民檢舉,位於華西街的多家娼館涉嫌提供未成年少女賣淫,並有幕後不法集團操縱販賣人口不法勾當,前晚八時許,乃循線前往臨檢,當場查獲九名未成年的山地少女,在華西街娼館公然接客,經送交轄區桂林分局處理,其中一名少女供稱是被迫賣淫,警方除通知其家人領回外,另七名少女則裁處違警居留。

刑事局幹員前往臨檢時,該娼館主持人早已聞風逃逸,同時當轄區桂林分局深入追查時,並未查出涉嫌主持人身份,其中是否另有蹊蹺,頗耐人尋味。

據了解,位於華西街的公娼館目前仍有三十餘處,但接客妓女多半是未成年私娼,門外有專人負責看守,刑事局是於日前接獲被害少女求救,乃循線前往查獲此一不法勾當,並適時將二名被迫少女救出火坑。

〈揮別「婦職所」 演出「鳳還巢」 九成雛鶯插翅難飛重操賤業 人口販子陰魂不散 門外「候駕」 弱女習藝卻難從良 徒嘆「命歹」

1986年11月17日/聯合報

最近台灣地區接連發生親生父母販女為娼、及人口販子當街挾持少女等有關雛妓的案子,而扮演導正雛妓問題角色的台北市立婦女職業輔導所,由於組織功能上的缺失,成效不彰,使得接受強制職業輔導的雛妓,有九成以上一離開婦職所大門就被老鴇接回到私娼寮中賣淫,對於這種傷害未成年少女的傷風敗俗行為,負責改善這種情形的社會工作人員,卻因為事權不統一又未做綜合性的規劃,而有很深的無力感。

目前臺北市立婦職所中,有一位萬姓少女,在短短的三年裡二度進入婦職所接受強制職業輔導,本應在十月十二日結訓釋回,但因他害怕被「等」在門口的人口販子抓回去重操賤業,至今仍滯留在婦職所中,做一名「黑籍」的院民。

據了解,萬姓少女第一次進入婦職所,年僅十三歲,她是在汀州街的私娼寮中被警方逮捕的。她的母親亦因涉及販賣人口依妨害自由罪嫌,被判徒刑一年半。萬女在第一次從婦職所結訓後,立即被人口販子「接」走,並逼迫她在基隆、嘉義等地區賣淫,最後她在台北華西街的一個私娼寮中,再度被警方逮捕,第二度被送進婦職所「習藝」,由於她曾經從私娼寮中「逃」過一次,因此依據「合約」,她賣淫的時間要重算,根據她的說法,目前她還「欠」人口販子很多時間。

台北婦職所主任許金鈴說,萬女第二度進婦職所「習藝」,表現得較第一次成熟而且認真,她時常告訴輔導人員,雛妓的生涯實在太悲慘,她寧死也不願回去重操賤業了。

萬女在婦職所中,度過了六個月平靜充實的生活,逐漸的變成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少女,但隨著結訓時刻的來臨,她變得終日惴惴不安,十月十二日,她走出婦職所的大門時看見人口販子,果然在大門口「等」她,她嚇得臉色蒼白,狂奔回婦職所,要求給她庇護,至今她仍留在婦職所中,等待著奇蹟的出現。

許金鈴說,目前婦職所中有八成以上的院民是回籠的,這些雛妓受完訓,立即就回到原來的地方,做同樣的事。她說,作為一個社會工作者,面對這種畸形的狀況,實在有很深的無力感,因為婦職所的組織、環境、師資及跟?輔導能力,原本都並不是專為輔導雛妓而規劃的,然而目前該所的輔導對象百分之一百都是雛妓,而且在事權不統一,又欠缺「保護」的情況下,改善雛妓問題,的確是十分困難的。

市立廣慈博愛院副院長張放之說,雖然婦職所的工作,目前面臨許多問題,在雛妓的輔導工作上,成效亦不好,但是,只要有一名雛妓,因接受了輔導而得以開創她的新生活,這個工作還是十分值得去努力的。

他說,婦職所附設在廣慈博愛院中,是非常不適當的,因為收容的對象不同,時常會引起一些行政技術上的問題。

他認為,要改善雛妓問題,必須要成立一個綜合性的專責機構,這樣對於防治雛妓的發生及輔導後的跟踪保護都將較具效果。

〈神女生涯豈止一場噩夢 雛妓血淚自白不忍卒讀 打死病死司空見慣?若無其事 拒絕接客罰吃蟑螂!人間地獄

1986年11月17日/聯合報

娼妓是人類社會中一項最古老而被默認的「罪惡」,而「雛妓」則是這項罪惡中,最不為文明社會所容忍的。近年來警方不斷的實施「掃黃」措施,然而非但未能解決禁娼的問題,而雛妓的被發現,卻有日趨增加的趨勢,台北士林的小東街及台北南區的一些陋巷,已成了以雛妓為號召,吸引變態尋芳客的地區。

雛妓的來源,大多來自貧困無知的父母將自己親生的骨肉「賣」給人口販子,任這些無人性的人口販子,將僅只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帶到齷齪陰暗的私娼寮中,忍受她們生理及心理都無法接受的傷害。

生活在私娼寮裡的雛妓,完全失去了一個正常少女所應該擁有的保護與歡樂,只能日復一日的在陰暗的角落中,痛楚與恐懼的承受獸性的凌虐,這群悲慘的女孩子,在私娼寮裡,幸能苟活,其身心所受到的創傷,終其一生都難以撫平。

一些貧困無知的父母,在將女孩子「賣」給人口販子後,通常為了逃避的刑責,都是立即到警局去申報失蹤人口,使得這些女孩子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保障,因此老鴇對於雛妓,幾乎是生殺予奪的。

記者從一個曾在婦職所中接受職業輔導雛妓的自白中,看到了一段令人戰慄的文字。她寫道:「我住在私娼寮的七八個月中,死了七、八個小姐,有打死、病死、電死、接客死了的都有,警察知道了,來察 (查)一下,將屍體處理掉,好像往常一樣,沒事了,我去上班的前幾天,不知道裡面有一位小姐被老闆打死,屍體放在我睡的那張床低 (底)下,等我聞到腥 (屍)味後,才發現是屍體,老闆將屍體清理後,我還是必須睡那張床,繼續接客。」

這段恐怖自白,或有其誇張不實之處,但畢竟是出自一位年僅十四歲女孩子之手,姑且不論自白中有多少的真實性,但這麼一個小女孩,就有這麼令人戰慄的「想像力」,她在身心上所受到的傷害,已不是一般成年人所能容忍的了,更何況是少女?

當記者和婦職所的一位蕭姓少女談到這段自白的真實性時,她非但沒有恐懼的反應,反而笑著說:「我是沒有遭遇過這種事,聽是聽多了,但是我知道不接客是要被罰吃蟑螂的,蟑螂我是吃過的,很難吃。」

雛妓的問題,的確太醜惡,但這個「問題」確確實實存在我們生存的社會中的某些角落,僅是依據刑法上妨害自由的法律來制止,效果是極為有限的。

解決雛妓的問題,是需要整個社會,對這些可憐的女子該給予的關切及保護,喚醒人性的良知,不要為逞獸慾,而去傷害這些被無知父母遺棄的女孩子,讓我們的社會多些溫暖,讓這種反人性的行為絕跡。

〈越區查緝妓女戶 一窩找到八雛妓 負責人涉嫌販賣人口送法辦

1987年1月22日/聯合報

台北市警古亭分局昨天根據一名尋芳客的檢舉信,到台北市華西街「美人樂」妓女戶查獲八名雛妓及二名無照妓女並捕獲負責人李贊賜,經警方調查李某涉嫌販賣人口,已依妨害自由及妨害風化等罪嫌移送台北地檢處偵辦。

警方說,一名署名「蔡某某」的男子日前到台北市華西街「美人樂」妓女戶時,受一名雛妓之託,向古亭分局寫了一封檢舉信,道出她在該妓女戶的遭遇並稱該妓女戶藏有槍枝及刀械。

古亭分局刑事組長王崑山接到檢舉函後,即向台北地檢處檢察官莊秀銘聲請搜索票,於昨天凌晨四時五十分,派員前往搜索,但未查獲槍枝及刀械,卻查獲花名叫「小玲」的十六歲張姓少女等八名雛妓及兩名沒有執照的妓女,當場將負責人李贊賜帶回處理。

據張姓少女向警方說,去年農曆春節前她為了要替父母償還七十萬元欠款,她到「美人樂」賣淫期限三年,但負責人卻將她的身分證扣住不還給她。

李贊賜供稱,張姓少女是主動到他所經營的「美人樂」應徵,沒有強迫她接客或扣住身分證的情形。

他又說,在店裡被查獲的幾名少女都是曾經在三重市或樹林鎮等處幹過這行,所以才收留她們,如果沒有經驗即不收留。

——–

台北市警局中山分局第二組昨天下午在長安東路二段破獲一處私娼寮,由於警檢雙方接獲的檢舉信中涉嫌主持人藏有槍械,台北地檢處檢察官羅美棋親自案同中山分局長蔣延遠及多名幹員荷槍實彈二度趕往搜索,結果僅逮捕三名涉嫌主持人、八名私娼及五名嫖客。

中山分局第二組日前接獲民眾檢舉,長安東路二段一一八之五號二樓有人開設色情應召站。

警員趕往,果然查火八名私娼及五名嫖客,涉嫌主持人高建忠 (廿六歲)及保鏢林火生 (廿八歲)、林源宗 (廿六歲)當場被捕,並起出帳冊八本。辦案人員同時在屋內翻遍所有地方均未發現槍械。

〈玻璃逼良為娼、相公好狠 幼齒非人生涯、流鶯泣血 挾持脅迫賣靈肉、膠管鐵板當戒具

1987年3月21日/中國時報

玻璃圈男子鄧廣興、周俊楠、詹X刋涉嫌挾持、逼迫十九歲女子陳X月賣淫與充當流鶯,陳女經警方查獲後供出上情,案經市警桂林分局主動偵辦,廿日已將全案移送法辦,並追查在逃涉嫌共犯林X堂中。

警方說,被挾持而脅迫賣淫的流鶯陳X月,是三月十八日零時五十分許在廣州街拉客時為市警桂林分局查獲,經裁處兩日違警拘留,陳女原訂廿日上午八時釋出,未料廿日零時許陳女在拘留所內哭泣,害怕再為歹徒控制,拘留所警員王佩峰見狀,立刻向刑事組長魏庭忠報告,並交由刑事巡佐張興良率員偵辦全案。

昨天上午八時零五分許警方果然在桂林分局門口發現來接陳女的嫌犯鄧廣興 (卅六歲,有兩次竊盜、妨害風化前科)、周俊楠 (廿一歲有妨害風化前科)與仍在學的夜間部學生詹X刋 (十八歲),警方當場逮捕,並前往羅斯福路五段二七五號三樓鄧嫌宅臨檢,起出鄧嫌傷害陳女所使用的塑膠管、鐵板等證物。

警方調查,被害人陳X月原在電子公司工作,與嫌犯鄧廣興、周俊楠為舊識,今年二月初,陳女在台北市西門鬧區的峨嵋街遇見鄧嫌,鄧嫌即將陳女騙往峨嵋街一O三巷十七號三樓貨所並脅迫陳女至旅社接客。

被害人陳X月供稱,鄧嫌迫其至西門鬧區旅社賣淫,至旅社接客,每次一千元,由鄧嫌與旅社六四分帳,並與嫌犯周俊楠、詹X刋、林X堂押她至廣州街充當流鶯賣淫,鄧嫌等人均在旁監視,以防她逃走,每天規定接客八次才可休息,她若不從,鄧嫌即以塑膠管打她或以鐵板燒紅後燙其手臂與臀部。

清查失蹤女童、高縣刑警飛象過河 北市救出雛妓、慘遭生父質押娼寮 狠心鬻女為錢財迫良為娼喪天良、兩人涉嫌移送偵辦〉

1987年3月29日/中國時報

高雄縣刑警隊三組人員,清查轄區失蹤女童,廿七日中午在台北市長順街救出二名雛妓,捕獲質押十四歲、十二歲親生女到私娼寮的許明彥,逼迫女童充當雛妓獲取不法利益的康金山,許、康二人於昨日移送地檢處偵辦,二女童送往斗南習藝所教育。

刑警隊三組人員清查轄區失蹤人口,發現高雄縣路竹鄉文化村建國路一九六巷五十七弄八號戶長許明彥(男,四十七歲)的十四歲長女及十二歲參女(次女乃就讀國小六年級),行蹤不明,積極追查二女童下落。

許明彥堅稱他的女兒在台北市紅葉飯店的餐廳當小妹,經警方人員調查該飯店的餐廳並無女童當小妹,於廿七日上午七時許,刑警隊三組組長蔡有明等六人帶著許明彥,會同刑事警察局偵一隊人員,臨檢紅葉飯店,找到康金山的胞姊康嘉玲(四十三歲),康嘉玲表示許明彥的二女兒不在飯店工作,並供出二女可能在華西街私娼寮。

警方人員趕往華西街私娼寮臨檢,獲悉許明彥的二女兒早上已被康金山帶走,經多方查詢,獲悉康金山已將二女童載往台北市長順街九十九巷三號三樓益大製衣廠藏匿,警方人員趕往製衣廠將二女童救出,製衣廠負責人湯正男表示不知情,二女係友人康金山介紹至該成衣廠工作,不知逼童為娼的情事。

許明彥說,康金山告訴他,介紹二女到紅葉飯店當小妹,不知被送到私娼寮,長女七十五年三月間質押廿萬元,三女於七十五年九月間質押三十萬元。

康金山(男,卅五歲,住台北市中華路一段廿一巷七弄七號)於廿八日上午到高雄刑警隊投案,接受偵訊之初,矢口否認逼迫女童充當雛妓,經刑警隊人員將二女童供詞告知,康金山自知無法狡賴,才坦承逼迫二女童到華西街私娼寮賣淫,所得全歸己所有。

據警方調查:二女童還沒女性生理期,就被推入私娼寮賣淫,吃住都在私娼寮內,不准她們離開大門,私娼寮老鴇以閉路電視放映春宮影片,以教導女童賣淫的「知識」,二女均有嚴重的陰道發炎症狀。

〈皮肉生涯.非人生活!少女被父押陷火坑 一天接客八十九次 老鴇洪朱雨涉案送法辦

1987年3月30日/聯合報

高雄市警察局三民分局員警,前天傍晚在高雄縣岡山鎮查獲旅社老闆娘洪朱雨涉嫌販賣人口及脅迫未成年少女接客,救出王姓女子和許姓少女,已依販賣人口及妨害風化等罪嫌將洪朱雨移送法辦,並追查共犯。

警方調查,洪朱雨 (五十一歲)綽號「玉美」,有詐欺及賭博前科,在岡山鎮嘉新西路經營光華旅社。三民警察分局根據密報,於前天下午五時卅分在光華旅社逮捕洪朱雨,然後到岡山鎮竹圍路她家救出被迫操賤業的王姓女子 (廿六歲)和許姓少女 (十七歲)。

許姓少女一再要求警方保護她,不要放她走,她擔心會被捉回去繼續過著非人生活。她哭著說,七十三年八月廿日,她和姊姊被父親許啟忠 (四十七歲,高雄縣人)以兩百萬元代價質押給洪朱雨,為期四年,然後姊妹倆被洪朱雨帶到台北華西街、高雄市愛河邊、光華旅社及一些私娼寮強迫接客。

她說,兩年多來除生大病外,感冒或月經期間都得照常接客,接客次數太少就會挨打。她平均每天接客三十多次,最高曾達八十九次。

同時被救出的王姓女子說,七十二年間她母親患子宮癌,由於家貧無錢就醫,她以兩年六十萬代價質押給洪朱雨,期滿對方又強迫她簽下三年合約,代價一百零五萬元。洪朱雨為了防止她逃走,將她的身分證及房屋所有權狀扣押。

王姓女子並說,去年七月她曾逃走,但不久又被洪朱雨捉回去,被保鑣毒打一頓,還用針刺她的指甲,另外,洪朱雨曾強迫她到醫院墮胎兩次。

警方在洪朱雨家中查扣帳冊,發現許姓少女的姊妹及堂姊都在洪朱雨的私娼寮裡接客,前天傍晚因被保鑣載出去接客而未被救出。

三民分局昨天已將洪朱雨移送法辦,並追緝許啟忠,並設法營救洪朱雨旗下的其他可憐女子。

〈歷經風霜一雛妓 打針吃藥受摧殘 娓娓訴緣由 悽悽動人容

1987年6月14日/聯合報

被母親質押在風化場所的十三歲潘姓女童,由於長得瘦小,發育不佳,但老鴇們為了賺取皮肉錢,不擇手段,不但強制她天天吃藥打針,生理期中,也照常要接客,潘女向高雄縣警旗山分局辦案人員訴說一年多來的遭遇與苦楚。

家住鳥松鄉的潘姓少女,在三歲時母親將她送給一對詹姓夫婦收養,並改姓詹,但到了七歲時又跑回生母家,並送到該鄉某國小讀書,國小畢業後,在阿姨的介紹下,她母親以卅萬元質押給台北市華西街風月場所,為期二年。

潘女向警方說,去年七月間她阿姨騙她要帶她到台北工作,結果把她送到風月場所賣笑,由於她長得瘦小,發育又不好,老鴇們天天強迫她打針、吃藥,並學習了半個月就開始下海,每天最少要接客廿人,否則就要挨打,就是生理期間,也不放過她,仍照常賣笑,賺取的錢都由老鴇拿走,並派數名保鏢看管她們,以防她們偷跑。

最近警方嚴厲取締雛妓,她才跑回家,旗山分局獲悉後偵辦此案,追查涉及這起人口販賣的歹徒。由於部分嫌犯已聞風逃走,警方僅找到潘女母親等三人,警方將他們依法移送偵辦。

青樓藏雛妓 便衣探路 暗門虛掩處 查到九個〉

1989年4月24日/中國時報

市警桂林分局廿三日下午接獲密報,在華西街貴賓樓妓女戶一帶查獲九名雛妓,是近年來警方主動出擊行動中,收穫最豐的一次,但主持人許貴尚未到案說明,全案刻由市警桂林分局擴大偵辦中。

警方說,廿三日下午二時獲報,華西街十巷。十六號的貴賓樓妓女戶,有很多雛妓接客。轄區桂林派出所主管郭江恩為免打草驚蛇,先派便衣人員前往探路,初始二名探員僅在該址一樓,發現二名有照的女子許X蓮(廿三歲,花蓮人)、錢X英(廿二歲,新竹人)迎門賣笑。

但許、錢二女發覺警方身分有異後,即神色不寧並故意糾纏警方人員。此時有嫖客巫春木、楊家昌從樓上暗門出來,警方幹員當機立斷衝上二樓,果然當場發現張X殊(女,十五歲,遼寧人)、許X媛(女,十五歲,宜蘭人)在小房間內束裝,他們立即通知在外埋伏的警方人員一擁而上,又在二樓其他房間內查獲林X珠(女,十七歲,花蓮人)、邱X娟(女,十五歲,新竹人)、許X花(女,十四歲,桃園人)、張X英(十七歲,新竹人)、許X玉(十五歲,花蓮人)、吳X華(十七歲,宜蘭人)、簡X玲(十五歲,宜蘭人),一共九名雛妓,但主持人許貴不在場。

據警方初步了解,這些少女分別由東部及中部地區到華西街賣淫。她們的供詞均有一個共同點,即對主持人、保鑣、中介人一概不清楚,令警方大費周章,但警方在現場查獲一名自稱是打掃清潔的女子吳碧X(卅八歲),並獲得部分線索,可能真正的幕後負責人是綽號叫「黑人」的男子,年約五十餘歲。

警方說,這些來自不同地方的雛妓,有的是自願賣淫,有的是被父母賣給人口販子,其中許X媛即是宜蘭吉安國中畢業,在三個月前被生父賣掉,期限一年,賣身前四十萬被狠心父母收去。許姓少女說,她每天接客約十至廿人,每次得款四百十元(十元是冷氣費),她分得一百五十元,一個月中休息一天,出門都有不知名的約卅餘歲的阿姨所帶。全案刻由市警桂林分局深入偵查中。

社會縱容賣春集團「大魔掌」? 可憐烟花巷裡弱蕊「泣殘紅」!〉

1989年7月24日/中國時報

「恨啊!這個世界為何這樣不公平」不唯大陸妹淪落華西街受盡折磨,各地私娼館內不知還有多少少女遭凌虐而只能暗中泣涕,可是人口販子持續橫行,甚至全省連線組成集團操控,加上內幕重重,司法機關也無以偵辦懲治,目前這個集團在利之所趨下,無所不用其極,更幹起隔海販賣人口的勾當,到此地步,政府豈能坐視而不亟愿加以根絕。

色情問題難以解決,妓女目前也可合法存在,可是在合法的保障下,其間有更多的非法迫害情事,不然合法的妓女戶裡何必躲警察、跑「吃麵」、安排人頭,一張執照達三百萬以上,而無照私娼館到處林立,被暴露的只是微乎其微。

獲救的大陸妹表示,有好多的無照「舊小姐」帶她們跑「吃麵」,躲在狹小骯髒不堪的密室裡,大家都因此染了皮膚病,她們常看到這些自稱自願來賣淫的台灣少女,經常以煙頭把胳臂燙得一朵花、一朵花的,用小刀在大腿上割個「恨」字,哭喊道「恨啊!世界太不公平了」,大陸妹看了實在不忍,她們不明白在富裕的台灣,這些少女為何自願做這種事情。

其實那個少女自願出賣靈肉,可是又那個敢講不是自願的呢?

買賣幼女、自小栽培,誘拐、壓迫、逞各種手段,人口販子老鴇、保鑣、探子乃至人頭,這一連線作業實在神通廣大,加上司法無能,社會縱容,這些少女如何逃得了這個大魔掌?誰又能保護她們?

以全省聞名的人口販子主腦「秀美」、「白阿姨」等,司法機關豈有不知,但又奈之如何?管區警察乃至上級索賄包庇的傳聞甚囂塵上,還有其他的關節、門路,在這些少女受迫害同時,主事者可思及良心就可如此輕易地加以泯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