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SM常見詭辯問答錄:之一 /C.K. Egbert

BDSM FAQ (Frequently Asserted Quibbles): Part 1

原文/C.K. Egbert (Feminist Current) 翻譯/依凡斯

注意:這篇文章以及文中含有的連結與資源可能包括針對女人的暴力的生動描述。

受到梅根 (Meghan Murphy)評論諷刺劇的貼文以及這個網站上女性主義者與評論家的作品啟發,我針對女性主義者批判BDSM時最常見被提出的反對意見,分三個部分概述我的回應。我的目的不是一定要說服BDSM的支持者或實踐者改變自己的信念或行為 (因為我不相信大多數人會這麼做),而是幫助闡明這些異議為什麼是有問題/不合邏輯的。另一篇處理BDSM的實用貼文可在此找到,供各位參考

這整篇文章裡面,我以「她」來指涉屈從者-既作為父權底下實際的性別動力學的反映,也因為我特別關心BDSM是如何影響女人。這並非出於我認為所有BDSM當中的「屈從者」都是女人,也不是出自我認為性的受虐或施虐是女性性慾的一種固有或自然的特徵。

「你不應該為別人的性偏好而加以批評。你是在變態羞辱 (kink-shaming)。這就像恐同症一樣。你是一個老古板、保守婆、說教女,等等。」

這組異議有著相同的起源:在此範圍內,只要一個活動或制度是涉及「性」的,則必須免於批判的前提。當女性主義者試圖分析或批評任何 (男性導向的)性態度、偏好或行為時,便被指控是在「羞辱」,因此「羞辱」是被用以藉著將批判描繪成有害的,來中止批判性思考。性積極主義者認為這種對傷害的認知比前述的態度、偏好或行為實際作用於女人身上的傷害更重要。

如果我們認真看待這些異議背後的前提,也就是性行為不容批評或加諸道德標準,那麼我們就根本不可能批判性行為。事實上,使用「同意」作為任何與所有性實踐與行為的辯護就是「說教」的一種形式,因為同意是用來確定什麼是正確的行為,對比什麼是錯誤的行為 (即使同意是不夠的)。因此,針對BDSM批評的異議不能說成是對「說教」本身的反對-這預設了性積極主義者贊同的任何規範或「道德」都是「正確」的,而所有其他的規範或「道德」則是壓迫或家長作風的。

類比恐同是一種錯誤的同義。由於社會的一些保守、恐同的部分是以批評性行為而眾所周知,這種聲稱表示任何人只要批評任何形式的性或性實踐必然是一個保守派 (這也常隸屬於其他種類的性別歧視與年齡歧視辱罵,例如,「大驚小怪的古板保守婆」)。就恐同而言,對傷害的認知是個人未與「正確」類型的人發生性關係 (且父權、異性戀家庭/社會秩序將會被打亂)。就BDSM而言,其危害是暴力、脅迫的存在以及強化性的屈從地位。

「BDSM是顛覆性的。」

性積極主義者的想法是,在做一些 (貌似)忌諱的事情當中,個人透過挑戰我們的社會規範「顛覆」父權。然而,顛覆的有效性取決於一個人顛覆了什麼標準。有什麼「規範」是確實正遭受BDSM挑戰的?

根據定義,BDSM色情化不平等、支配、疼痛和虐待; 因此它不會挑戰任何父權的規範。父權因為男人樂於傷害及支配女人而存在。男人精心構建我們的社會和法律制度,以促進和確保男人侵犯、虐待與征服女人的能力。規範就是男人在性交中傷害女人、強迫女人性交、在性交時支配女人,並從事非互惠的性。關於性,BDSM和父權說著同樣的事情:傷害女人是性感的。它僅僅是以引人注目的皮革服裝加以渲染並且將可被接受的性化暴力由程度從「規範」的程度 (例如,疼痛或違反意願的性交、強制的性交)提升到更極端的 (性感化的酷刑、殘害)。

唯一被BDSM「顛覆」的規範,就是反對虐待與酷刑的「規範」—但這應該是個女性主義者想推廣的「規範」。

「那女同志/女性的支配者怎麼說?」

有些人可能會辯稱,BDSM的「顛覆」出自它 (有時)將女人置於「支配者」的位置上。然而,女性主義的目標從來不在逆轉支配與從屬的角色,而是要完全消除權力不平等以及性關係中的暴力。

女同志、男同志,以及女性支配者也可能內化異性戀主義者與厭女的規範,就像其他人一樣。一個女人虐待一名男人的事件不會改變暴力的性別動力學或是性侵犯,這無異於一樁未成年人虐待他們父母的事件不會表示虐待兒童不存在。

現實中,BDSM在其性別動力學方面是相當傳統的-屈從仍與女性相關,並且被男性所詆毀,而「屈從者」往往持續在「情境」之外被視為次等族群。

「你需要先教育自己一下吧!你並未身在『情境』當中,因此你不能批評我們的行為。」

我將此稱為「神秘體驗」級的反對:他們假設反對者的無知,並主張有些關於BDSM的事情無法在沒有真正從事實踐的狀況下理解。在某些情況下,「你不會知道」是一種正當的異議,例如,一個女人或一個非白種人可以主張關於被壓迫的感受的特殊認知。但BDSM的情況則不是這樣,這種論點可以類比於沒有孩子的人不能主張什麼是虐待兒童。

另一個瑕疵在於,沒有辦法區分「神秘體驗」以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創傷性連結。人類藉著適應使自己的經驗可被容忍,並且熱情地支持自己遭受虐待的情況 (或者不將它視為虐待)是一種常見的生存策略。事實上,許多BDSM自我描述的心理因素都反映出嚴重虐待的倖存者的自述:在忍受酷刑和「渴望」虐待的周圍形成一種積極的自我概念;犯罪者取得受害者的信任並將虐待正常化;受害人在受虐期間進入一個恍惚 (或解離)的狀態;感覺與施虐者相結合 (創傷性連結);而施虐者透過殘虐之後的仁慈表達或安慰受害者來對之加以「獎勵」,以進一步使受害者更加緊密連結於施暴者。後者實際上是正式被納入BDSM實踐作為「事後照護」的。

其實,擁護BDSM的作家甚至承認,暴力和創傷性連結的循環看起來與他們選擇視為「虐待」的關係沒什麼不同-不過,用來區別的要素總是空靈而神奇的「同意」。 這不應該使我們感到驚訝,因為BDSM的實踐存在於與暴力相同的行為中。

「這不是真正的BDSM。」

這又被稱為「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謬論-為了將自己從團體成員不受歡迎的行為中區分出來,這個人聲稱,他們不是「真的」團體成員 (以男人宣稱「真正的」男人不強暴,企圖去妨礙對性暴力是種性別化犯罪的認識同樣的方式)。

但他們做錯了什麼?讓我們以伊利諾大學的學生侵犯一名年輕女子,事後自稱只是在扮演《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為例。BDSM支持者會認為他享受於傷害她是錯誤的嗎?不,這正是BDSM在推廣的。他們認為受害人被傷害和創傷是錯誤的嗎?也不。

根據BDSM社群的說法,在這場衝突中唯一「錯誤」的事情,是他們沒有遵循正當的協議-她應該要先「同意」自己的受虐,並使用一個「安全暗號」。性積極主義者將他們的時間都花在縱容或促進男人傷害女人的慾望,然後表現得一副很驚訝的樣子……當男人傷害女人的時候。

廣告

1則留言 追加

  1. 木之櫻 說道:

    很好的文章,翻譯辛苦嚕QQ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