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娼時代的另一面-1960年代新聞集

〈生意過份好 竟然活不了 關渡妓女兩人跳水(國軍特約茶室)

1960年1月10日/聯合報

關渡軍中樂園 (特約茶室)兩個妓女,突於八日下午五時卅分在關渡淡水河跳水自殺,屍體尚未撈獲,案由憲警處理中。

據警方調查:跳河自殺的兩個少女為葉╳╳ (十七歲),鐘╳╳ (十八歲),均係新竹縣關西鎮人,在關渡軍中樂園充妓女,為人誠懇,不多講話,在該園已有數個月,最近生意很好,兩人忍受不了一天卅餘次出賣靈肉生活,約定於八日下午五時許由樂園外出,并攜帶紅露酒一瓶,在關渡與竹圍間的淡水河邊對飲,至五時卅分後雙雙牽手跳入河中,時被招商局在關渡淡水河邊拆船的工人發見,當即呼叫附近民眾多人下河急救,終因河寬水深,而且已近傍晚,無法查尋下落。警所據報後趕抵河邊,再度僱船下河打撈,這時夜色茫茫,無法打撈,即將在河邊遺留的酒瓶及皮鞋兩雙帶返警所。

據警方調查:該兩個少女,最近曾想脫離那個園子,但始終找不到出路,一度至淡水竹圍派出所請教,經該所員警好言安慰,不料她們竟選擇了投水自殺之路。

——–

警方調查軍中樂園二妓女自殺原因,葉、鍾二女有表姊妹關係,葉女則是養女,於數年前奉養父母之命與養兄結婚,夫妻感情不睦,乃棄家出走,先後在桃園、鶯歌等地為娼,直到去年與表姊鍾╳╳至關渡軍樂園充當侍應生,因其年青美麗,月入二千餘元,但葉女每月均要透支,葉女在軍樂園曾結識一位青年男友,兩人情感甚篤,警方並在葉女之臥室查獲一封未署名的情書,詞意纏綿,經其姊妹們證實,該情書出自葉女情人手筆,葉女每月透支的原因,據其姊妹們說是倒貼情郎。對鍾╳╳之死,其姊妹們歸咎於葉女拖其下水。

〈慾海一悲劇 獸林鶯啼 先遭兄弟亂閨幃 又被父母賣娼門

1960年2月29日/聯合報

此間林內鄉寶美公共食堂酒女吳╳子,因被胞兄姦污於前,復被親父母逼迫操皮肉生涯於後,自感家庭冷酷,遭遇悲涼,連日來幾度自殺不果,案由林內派出所處理中。

遭遇悲慘的十八歲酒女吳╳子,在林內派出所說,她的父親吳烏蠻(四十三歲,住台南市東區中西里東門路一二一號之十二),以收買破鉄廢銅為生,家庭生計勉可維持,惟這一位狠心的爸爸一向嗜賭如命,因此家計日艱,從二年前她十六歲起,就命令她每日出外收買廢鉄,限定每日淨賣十五元回家。吳╳子說,在這一年裏,她因為收買不到足量廢銅舊鉄,時常遭到老父的打罵,但這還過得去,詎料她的二哥吳富雄(二十歲)竟獸性大發,把她姦淫數次,醜聞傳播鄰里,吳╳子因感沒臉見人,乃決定出外為人幫傭謀生,不料卻為她的親生父母所乘,於去年六月間以三萬元,「出租三年」給屏東軍中樂園老鴇周連清,開始操皮肉生涯。

吳╳子哭訴說:八個月來,她被周連清輾轉「介紹」,曾進入屏東軍中樂園,屏東菊水妓女戶,高雄日日春妓女戶及高雄百花園妓女戶,除了因接客過多而染病略事「休息」外,每日接客最少在十七、八次,最多曾達四十餘次,每次收取廿元,悉數飽入老鴇周連清私囊,而她「辛勤工作」的結果,每星期僅獲四十元「薪水」。

昨(廿八)日記者於訪問吳╳子時,這位悲慘的酒女曾表示,在台南的家裏,除了大哥吳大坤憐惜她以外,父親吳烏蠻,母親葉彩花和二哥吳富雄,狼狽為奸,逼她為娼,本月廿三日,她的父親并曾會同老鴇周連清,遠自南、屏等地帶來二、三十名流氓乘坐四部包車浩浩蕩蕩趕來林內,企圖嚇倒寶美公共食堂老板,以便把她帶回屏東,幸虧寶美公共食堂老板了解她的身世,仗義阻止。

另據寶美公共食堂酒女說,日來常有南部流氓帶同斗六流氓前來恐嚇,吳╳子感到身世坎坷,時常在食堂內搥胸頓足,以頭撞壁,並企圖臥軌尋死,幸均經人發現,始未釀成悲劇。

吳╳子向記者表示,她在高、屏等地為老鴇周連清賺的錢,算來當不止三萬元了,但這位貪多不厭的老鴇卻仍不放掉她,她逃到林內後,本想跑到斗六請求雲林縣婦女會保護,但因斗六流氓多與周連清保持聯繫,因此深恐在斗六遭流氓「綁架」回去。吳╳子說,她希望婦女職業輔導機構設法收容她,好讓她恢復自由。

〈老鴇搖錢生毒計 舉辦妓女接客賽 一日五十七次獲冠軍 逃出妓女揭發黑暗事

1960年6月15日/聯合報

高市百花園妓女戶「舉辦接客競賽」,妓女許╳╳一天的總成績五十七次,獲冠軍得獎品香水一瓶,肥皂一塊。

這個史無前例殘忍不人道的競賽,是由百花園經理劉瑞紅主持的。時間是五月廿九日農曆端午節,此一荒唐怪事,今天始由許╳╳在婦女會親自揭發出來。

逃離妓女戶的神女許╳╳說:端午節日高市愛河有龍舟競賽,百花園經理乃舉辦妓女接客競賽,鼓勵全體卅一名妓女努力接客,爭取冠軍榮譽,規定在一天內接客四十六人以上者,均可獲得獎品。當晚十二時統計結果,她接客五十七人,奪得冠軍,十六歲妓女月╳五十二次獲得亞軍。

許╳╳說:端午節前劉瑞紅曾命令全體妓女試辦預賽,她接客四十八次得冠軍,月╳四十二次獲亞軍。

據警方調查:許╳╳十八歲,雲林縣人,住虎尾鎮中山路文明巷一O九號,今年五月一日被生父母帶到高雄以一七OOO元賣給老鴇林書成,被迫賣淫,迄今月餘,不堪摧殘,乃於本月六日逃出火坑,現暫住高市婦女會受警方保護。她希望警方給予幫助,并向老鴇討回身分證,還她自由,案由警二分局處理中,老鴇林書成在逃。

〈臺北碧雲樓漏網四雛妓 在大溪鎮重操舊業 為警分局查出保護 已洽請當地婦女會設法安置 將緝捕鴇母黃金環訊辦

1960年12月12日/中央日報

在臺北市被查漏網雛妓,昨(十一)晨二時許,有四人在大溪白蘭香茶室賣淫,為大溪分局查獲。

這四個被查獲的女孩,最大者十五歲,最小的只有十三歲。據她們說:上月二十一日下午四時許,她們在住了兩個多月的臺北市保安街碧雲樓妓女戶,突被警察檢查時從後門溜出後,立即被駂母黃金環 (四十九歲,住桃園永興里新生路七十二號)帶往桃園暫避風頭,因為臺北市查得緊,她們暫在桃園市新生戲院對面新月茶室陪茶,與她們同溜出來到桃園的,共有十二人,另外八人被黃金環送往新營繼續賣淫,年齡與她們不相上下,她們四人,在本月七日,又被黃金環送來大溪中山路白蘭香公共茶室重操舊業。

她們都是原籍花蓮。本年七月間,被人以為她們找冰店幫傭工作為詞,先被騙到潮州安樂旅社,住了約一星期,由旅社女老闆林鳳紅,交她們給另一女人帶至臺北玩了兩天,旋又帶到桃園內壢住了一個月零十天,最後才把她們送到臺北市保安街妓女戶賣淫。她們自潮州一起北來的女孩子共二十三人,除了花蓮籍的外,另外還有是來自台東鄉間的。

昨天在大溪查獲的四個雛妓中,兩個十五歲,一名潘╳蘭,花名劍秋:另一名潘╳燕,花名小華;另有葉╳蘭,十四歲,花名阿蘭;金╳香十三歲 (民卅七年生)。當記者問及她們如何離開家鄉時,都不由得眼圈一紅,淚下如雨,說她們是被騙出來謀事,結果經過好幾個人的轉手,最後淪為娼妓,而鴇母給她們的錢,每次接客為二十元中只能得到兩元,雖想逃走,總是苦無盤川,曾寫信回家,要父母接她們回去,也無結果。

現這四名無知弱女,暫由大溪警察分局保護著,將洽婦女會設法安置,而帶她們東躲西藏的駂母黃金環,大溪分局正洽由管區警察機關緝捕訊辦中。

〈客串綠燈下 花籍查無名 警局突檢妓女戶 查獲七名無照女

1961年1月12日/聯合報

台北市警察局昨日突擊檢查本市延平區各綠燈戶,查獲無照營業的妓女七名,均帶返警局移交刑事科依法處理中。

此七名無照妓女,係在本市延平區的天華閣、寶宮、美鳳閣、玉美閣、美苑樓等五家綠燈戶內查獲。

據警局稱:近來本市各風化區的綠燈戶,多不按照管理規則營業,收容無照的妓女,因此警局於昨日下午三時,派督察員數人分組前往延平區內各綠燈戶實施突擊檢查,當場查獲違反規定無照營業的妓女七名,經查屬實,乃全部帶返警局依法處罰,同時對于以上五家違反規定的綠燈戶負責人予以罰辦。

據昨日前往綠燈戶臨檢的警察人員說,當他們會同管區警員進入各綠燈戶時,有很多無照臨時客串的妓女紛紛逃避。

〈由公變為私 娼門爭生意 黃鶯入谷尋不見 養母哭鬧疑分屍

1961年3月19日/聯合報

私娼寮鴇母爭生意,公娼被利誘變私娼,女母前往交涉反遭痛毆,警一分局已依傷害罪嫌移送法辦。

被害人陳胡玉里 (女,四十一歲)的養女原在第八部妓女戶充妓女,因陳女面目秀麗,為一般尋芳客追逐對象,附近公明巷一號私娼寮鴇母江林蓀,認為陳女是株搖錢樹,百般利誘將陳女騙至該處理充暗娼,連陳母亦蒙在鼓裡。十七日晚十一時陳母獲悉其女行蹤,乃按址前往江家,該鴇母聞訊後,即將陳女藏匿,其母因不見愛女,且在桌上遺有陳女皮包,又以最近分屍案發生後,對失蹤女兒未免亂事揣測,一時哭鬧著要將其女皮包帶往警局報案,江婦因是私娼寮,恐因被陳母告發後被警取締,乃命保鏢將陳母痛毆,陳母於被毆後負傷至警一分局報案。

〈雛妓噩運!荳蔻未上梢頭 枇杷早已熟透 為父不仁弱女蒙垢 十二墮娼無法自救

1961年8月25日/聯合報

一個狠心父親,為償債而將年僅十二歲的親生女兒送去賣淫,案經鳳山警分局偵破。

這個狠心父親名叫黃明睿,住高縣岡山鎮維仁路,家貧如洗,近因債台高築,無法清償,竟將年僅十二歲的親生女兒黃女,於本年四月間押給台南市新町孔雀妓女戶老板黃水仙,代價一萬三千元,約定在妓女戶內為娼兩年,於是,這十二歲的毛孩子便開始在孔雀妓女戶接客,收入全歸黃水仙所有。黃女因係三十八年五月出生,過分年幼,不堪狂蜂浪蝶摧殘之苦,乃於七月二十五日中午藉口出外看戲,乘機逃跑,潛回岡山住家。隨後,妓女戶老板黃水仙即率領幾個橫眉怒目的人前往岡山,迫其父交出黃女,幸黃女機靈,適時逃跑,惟於逃跑時跌落門牙兩顆,久治不癒。但黃水仙並不因此罷休,仍不斷威逼黃明睿償還其一萬三千元押款,黃在無可奈何下又親將女兒帶到仁武鄉、大社鄉一帶私娼寮賣淫,期以得款償還。八月二十日,黃女在大社鄉三奶村黃正德所開私娼寮被警方查獲,偵訊中查出上項隱情,鳳山分局已於二十四日上午將黃水仙、黃明睿等以妨害風化及妨害自由罪嫌移送法院究辦。

〈酒家密室藏春色 流鶯傍逐愛河飛 地下妓女戶日益猖獗 高市警局決加強取締

1962年12月18日/徵信新聞報

警局發言人鄭良植十七日鄭重宣佈:警局對日益猖獗的「地下妓女戶」,將嚴加取締,一直到根除為止。

高市酒家附設淫窟,已為公開秘密,警局雖屢申禁令,不但毫無績效,反有日益猖獗之勢。據悉:警局將以鐵腕作為,對部分酒家附設「地下妓女戶」公開賣淫的非法行為,嚴加取締。警局以何種方式取締,鄭發言人未作詳細說明。

聞然該地方情況的人士說:高市酒家的情況,以愛河為界,河西地區的酒家比較高級,與酒女「春風一度」或「一夜風流」,必須夠交情才能辦到。河東地區則不然,酒女均操皮肉副業,且可一拍即合。

該人士指出:酒女兼操淫業者,以大港埔一帶,最為盛行。所有酒家均有暗室設備,已成公開的秘密,憑主管警員的力量,是無法消除的。非動員大批警力,是難收取締之效的。

大港埔一帶的酒家,以酒女兼賣淫業來號召生意,因此:吸引了很多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每到華燈初上,酒家門庭若市。

據精于此道的人士透露,陪酒加上「春風一度」的代價,祇需百元。陪酒又陪宿,一百五十至二百元之間。經濟實惠,酒色雙得。

在警局登記有案的酒家:屬于河西者,計有上林花、鳳仙、??、漢宮、喜臨門、臨風、?樂等七家,屬于河東者,計有百合、和興、同樂、高樂、白玉樓、喜水仙、嘉賓、利天、高大、金香閣、?佳閣、燕林、佳鳳閣、瓊林、鳳宮、明樂、新麗美、杏花村、金山、東?閣、萬里紅、海宮等廿二家。此外:尚有若干由退休酒女經營的地下酒家。

按照規定:酒家裏的酒女,也就是公共食堂女服務生,祇能執業陪酒,而不准兼操淫業的。如女服務生暗操淫業被查獲,酒家與酒女均將依法處罰,如連續違法,酒家可勒令停業,酒女被吊銷執照。

痛聞女陷火坑 老母千里尋雛 山胞遇「妓探」騙去掌珠 竟施用蒙汗藥貨其童貞〉

1962年12月31日/徵信新聞報

台北市警局外僑組自偵破「毒玫瑰」販毒案案中又發現南洋妓女戶涉嫌販賣人口已有不少被拐墮落火窟的山地姑娘,被警方救出火坑並護送返回家鄉。卅日下午六時,一個花蓮阿美族的老婦,因為聽說她的女兒李X鑾也被誘拐為妓,特從花蓮趕來台北,要求警方幫助查出她女兒的下落。警方昨天已將誘拐其女兒的男子陳江海捕獲,其女李╳鑾的下落,正由警方調查中。

據李╳(四十七歲,花蓮人,住花蓮瑞穗鄉瑞美村)昨晚說:李╳鑾是她的長女今年才十五歲。今年十月,她曾帶著X鑾到花蓮訪一位親戚王╳盛,希望親戚幫忙給╳鑾找個事情作。但是母女二人下山到了花蓮市,這位親戚已經離開花蓮了。李X當天無法返山就和女兒╳鑾在室內的華蓮旅社住了一夜。

這時候,南洋妓女戶專門負責哄騙少女的「妓探」陳江海(男,卅六歲,本省人)恰巧也住在這座旅館,看到阿美族的╳鑾婀娜多姿,便上前和她們母女搭訕。問她們因何下山到花蓮市來。李╳向他說是想為她的女兒找個工作,以便貼補家用,沒想要找的親戚不在市內,只有暫住一天旅館了。陳江海一聽,正中下懷,便向李╳說他在台北作生意,家中正需要一個下女。不如叫X鑾隨他返台北,只是燒燒飯洗洗衣服,工作很輕,每月還可以給些零用錢。

李╳的目的不外是為女兒找個吃飯處所,聽了也是高興。但是她對陳江海也不太放心,親自陪著女兒來到台北,陳江海把她們領到本市重慶北路二段一三八號樓上,介紹老鴇邱阿蓮說是他的太太,李╳看到陳江海有妻室,並且住的是洋房,以為是規矩的人家,便將女兒留下放心歸去。

那麼重慶北路二段一三八號樓上是不是陳江海的住所呢?據辦案人員說這間樓上看來頗有疑點,陳江海雖然有時也住在那兒,但不是他的住宅,而是被害少女的轉運站,同時,也是南洋妓女戶的妓女們在身體不適無法接客時,所休息的地方。

李╳見陳江海和邱阿蓮的態度很和氣,囑咐女兒要好好作事之後,便離開台北了。沒想李母一走,╳鑾有如羊入虎口,陳江海等即露出猙獰面目,強迫李╳鑾賣淫,據說十五歲的╳鑾在初夜被污時,曾被邱等施以麻醉藥品。

警方在偵破本案時,曾在南洋妓女戶查到一本無照私娼的黑名簿,自這個簿子中,找到不少被騙墮落風塵的山地少女,已有不少被警方救出,護送她們返鄉。李╳鑾,也在這個黑名簿中,因為簿上註有舊址。外僑組曾派員到花蓮訪問李女的家長,才知道李女被騙的事。

李╳在花蓮聽說女兒已淪落為娼,內心至為悲憤,便欲隨著刑警一同返回台北,但刑警安慰她說,尋到李╳鑾後,自然會給她送回來。沒想李╳仍不放心,昨天向鄰居借了一些錢,買了張車票,偷偷來到台北,下車後袋內分文無有,徒步走到警局,向刑警要求幫忙找到她的女兒,而演出千里尋女的一幕。

李╳是帶著她的週歲女嬰同來台北的她說:她來台北沒有讓丈夫知道,因為她要女兒外出工作謀生時,也是瞞著丈夫的,沒想竟把女兒送入虎口,雪下不勝悔恨。

警方昨晚已將陳江海捕獲,李X鑾現在被藏於何處,正由警方追查中。

〈綠燈明滅處 多少可憐人 警員突檢妓女戶 查獲雛妓廿餘名

1963年1月7日/聯合報

屏東警局四日下午九時,突檢潮州鎮鳳英妓女戶時,查獲無照娼妓二十一名,並查悉有販賣人口的嫌疑,案由刑警隊偵查中。

這些被查獲的無照娼妓,大部份係十五歲至十八歲的未成年少女,其中年齡最小的一名祇有十二歲。經刑警隊初步偵查:除十二歲的一名尚未營業外,餘二十名均供認無照賣淫,每天接客三次以上,多者竟達十九次,每次二十元,有的全部歸老板所有,有的則與老板分賬。她們均自花蓮、台東、南投、嘉義、台南、屏東各鄉鎮經人介紹或自願而來。

該妓女戶老板翁庚,涉嫌容留未成年少女賣淫圖利,及販賣人口,正由刑警隊積極偵查中。被查獲的無照娼妓,除部份保釋外,多數在押。

〈雛妓才脫風塵 老鴇率眾搶人 部屬舟車拂曉攻擊 截獲四名餘黨待緝

1963年8月2日/徵信新聞報

警察機關將一個十四歲被迫賣淫的少女,由火坑救出,送到市立婦女職業輔導館保護,卻被妓院老鴇知悉,於一日清晨五時,率領二男七女,前往輔導館搶人,幸經該館總幹事何潤迅速報警,被中途截獲四人,被劫持的少女和其他男女,則被逃走,案由警局偵訊,并捕其他逃走的男女歸案。

台北市江山樓妓女戶老板林月女,前曾收容一個十四歲的女孩許╳╳,強迫賣淫。經調查許╳╳是被騙進入娼館,未到十四歲,即強迫接客,并受毆打,最近經警察機關查獲後,乃將其救出,送至本市濱江街婦女職業輔導館保護。

林月女見搖錢樹被人劫走,心有不甘,於一日凌晨五時,親率了七個女人,二個男人,連同本人十人,從該館後門鐵絲網中潛入,乘該館婦女五時三十分起床後入廁的機會,將許╳╳劫走。在婦職館學習技藝的婦女見狀,一面大喊追趕,一面由該館總幹事何潤,向警方報告。

林月女等人劫持許╳╳以後,由基隆河搭船渡河,由大直方面乘計程車向市區逃奔。市警局據報,即派巡邏車一輛前往攔截,結果在大直方面攔到了一部計程車,將企圖逃跑的林月女,及其他搶人的婦女王╳合、潘╳好、鍾╳妹四人捕獲,帶回訊辦,其餘男女及被劫持的許╳╳ 則被逃走。

據輔導館的學生陳╳╳及楊╳╳說,昨天上午五時半的時候,大家都起床了,就發現洗澡間的後面水庫上坐有五個女人,其中有一位經同學們(有同學在妓女戶作過的)指認出是保安街九巷清心妓女戶老鴇林月女,同學們以為她來拜訪什麼人,請她到客廳上坐。林月女說不必了,她們要回去,說罷,就往基隆河方向而去,在基隆河岸邊還有一個渡船在等著她們。事後她們發現同學許╳╳不見了。即由蕭老師率領一同追到基隆河,但是他們已經搭船渡河,由大直方面乘計程車逃走。

現本案已由市警局移送八分局偵辦中。據悉,在逃男女六人,警方已偵知其姓名住址,漏夜追緝中。

〈可憐荳蔻女 被挾登車去 小妓女難逃火坑 埔里鎮人販如虎

1963年9月7日/聯合報

一個被養父典賣為娼的十四歲少女羅XX,四日晚上在埔里水利會門前散步時,被涉嫌販賣人口的男子黃玉柱強迫挾持,登上計程汽車向台中方向駛去。

埔里警察分局據報,根據其養父羅火旺 (四十六歲,住埔里西甯路廿二號)的供詞,發現本案係一牽涉甚廣的買賣人口,迫良為娼的案件,現正根據所供各點多方面偵查中。

羅火旺向警方稱:他於四十年時收養羅XX (水裏人)為養女,至五十一年十月間,羅女未滿十四歲,即由黃玉柱,黃金盃二人介紹,以新台幣一萬元賣給中壢鎮紅綠街十八號賴金珍所開設的公共茶室為娼,當時言明以三年為期。但剛滿十四歲的羅女,不堪皮肉摧殘,於五十二年二月逃回埔里。

羅女逃走後,公共茶室老板賴金珍,以其服務未滿三年為藉口,向羅火旺討回部分賣身錢。羅火旺無奈,又於本年六月十二日,將羅女賣給在虎尾開設腳踏車店兼營私娼館的吳惱,羅女又於本 (九)月二日自虎尾逃回埔里。

四日晚上七時許,羅女獨自在埔里水利會門前散步時,被介紹她賣到中壢的黃玉柱發現,強行將羅女拉上計程車然後向台中方向駛去,經路人發現向埔里警察分局報案。

——–

警八分局刑事組五日晚間在檢查妓女戶時,查獲一個未成年的妓女薛XX,已把她帶回分局保護,妓女戶的老鴇被警方扣辦,依法送法院偵辦。

據警方稱:薛XX,現年十五歲,台北市人,據她說,她本來在江山樓快樂園妓女戶操賤業,以後又再轉到銀花樓妓女戶,她自認是偷偷從家中溜出來做種事情的。警方據供把快樂園老鴇及銀花樓的老鴇一併抓住,均依法辦理。薛XX則準備交還她父母管教保護。

〈跳出綠燈戶 尋求自由身 雛妓不堪鞭打苦 向警方請求保護

1965年8月7日/徵信新聞報

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女孩,因不堪凌辱,六日凌晨從她的妓女戶中逃出,向台北市警察局刑警隊請求保護。

這個女孩是被迫在台北市保安街七十二號「相逢閣」妓女戶操此賤業已達數月,經常受妓女戶老板的鞭打與嫖客的凌辱,幾次企圖逃走均未得逞,六日凌晨她接到一個流氓客人,雖然這個客人很兇,但她佯裝與他宵夜乘機從她的妓女戶中逃出。

她的可憐的身世及遭遇立即獲得警方的同情,警方立即與婦女職業輔導館取得連絡,當晚送交該館暫予保護。

這個可憐的女孩,父親是個木匠,因為收入有限,家庭生活貧苦,去年冬天家中急需用錢,由她的母親向台北市西園路二段二二九巷九弄一號一個名叫游蘇阿月的婦女處商借新台幣三千元,當時以她替游婦幫傭一年為條件,詎料游婦另有目的,不久游婦弄來了一個不知姓名的男子剝奪了她的童貞。

據她自述,她自被游婦強迫失貞以後,對游極為憤恨,游婦對她沒有辦法,乃於今年三月間又以一萬元把她賣給相逢閣妓女戶,她因不願操此賤業,一再反抗,便被老板及管理員毒打,一個專門保護妓女戶的管理員很兇,恫嚇她如要脫逃而予毒液澆身,使她疼痛而死。她怕,便這樣耽了幾個月下去。

六日凌晨她接了一個客人,那人亦是個流氓,她的老板似乎有點怕他,她見有機可乘,便對那個流氓做獻殷勤一番,後來那客人要吃宵夜,她藉口與他一起出去,乘那客人不注意時,即搭計程車一輛逃出,她因怕追趕,當時一直逃到桂林路二分局請求保護,乃由二分局護送其至刑警隊。

警方昨天曾派員傳訊游蘇阿月,但游婦已聞風潛逃,刻正由刑警作進一步調查。

〈桃園警局昨破獲 涉嫌販賣人口案 十三名雛妓 已收容保護 老鴇七人 正偵辦中

1966年4月1日/聯合報

桃園縣警察局昨 (卅一)日分別在桃園、中壢兩鎮查獲一起大規模涉嫌販賣人口,逼良為娼的妨害風化案件,發現未成年雛妓十三名及涉嫌販賣人口的疑犯七人,現正繼續偵辦中。

警方於接獲密告後,經多日來的偵查於昨日採取行動,分別在桃園鎮長美巷私娼戶陳鳳、史勤功及民生路一家特約茶室許玉葉、林淵昌、中壢紅玫瑰妓女戶吳秋新妹、滿都妓女戶吳英妹、清香亭妓女戶林蜂蜜七處發現了十三名未成年的雛妓。警方現除對該七名涉嫌人繼續偵查外,並將十三名雛妓交由縣收容所暫予保護。

警方對此案至表重視,已組成一個專案小組,負責偵辦。

〈突檢綠燈戶 救出九雛妓〉

1966年7月12日/聯合報

台北市警察局刑警隊於八日突檢江山樓一帶花街,在保安街七十二巷一家妓女戶內,查獲九個年不滿十六歲的雛妓,經帶局詳加訊問。她們一致供認是老鴇李阿桃把她們從鄉下騙來台北做工,她們都不願操賤業,希望警局救她們出火坑。

公娼掩護私娼 多少養女遭殃 有關單位舉行座談 保障婦女基本人權〉

1966年8月28日/聯合報

內政部昨日表示,政府即將修正管理娼妓與保護養女的法規,並採立法途徑嚴懲不肖份子,以保障婦女基本人權。

在一項檢討養女與娼妓問題的座談會中,內政部司長劉脩如說,據有關方面調查,台灣各地私娼遍佈,在公娼的合法掩護下大肆活動,而其中大多數是未成年的女子,此種情形部份應歸咎於政府制定的有關法令不夠健全。

劉司長指出,目前各地販賣人口活動已發展至山地與較落後的鄉村,而倚賴買賣女子逼為娼妓,從中剝削的人數也愈來愈多,這些都和養女制度有密切關係,所以要管制娼妓必先對養女保護問題有妥善解決方案。

參與座談的婦女團體負責人與婦女界領袖都認為,有關當局應從根絕迫良為娼,嚴禁未成年女子為娼妓等方面著手,故對於養女保護法、兒童福利法、公共救濟法、母性保護法等法令,應積極促其早日完成立法程序,使婦女的人權獲得根本保障。

教育部國民教育司長葉楚生在會中說,「養女是私娼的來源,私娼是養女的出路」,因此保護養女是預防私娼更形猖獗的根本辦法。養女會主任委員呂錦花呼籲:各行政、治安與社會機關,應誠心誠意地主動扶助養女,勿使其淪為不肖份子圖謀一本萬利的犧牲品。

中國國民黨中央第五組代表劉紹本指出,政府應以法律限制養女的收養,並發動一般大專學生深入調查養女問題真象,提供當局參考。劉紹本認為政府十多年來對養女與娼妓問題的改善,缺乏具體成就,連保護養女的單行法都未曾實現,實應加以檢討。

與會人士認為,法律對販賣人口量刑太輕,而逼良為娼獲利最厚,所以私娼遠超出公娼數十倍,故司法當局應加重處罰操縱娼妓從中取利與販賣人口者。此外,政府更應擴大推行家庭計劃,根本解決人口問題。

昨天參加座談的有內政部、司法行政部、教育部、民政廳、社會處、警務處、警備總部、省婦女會、養女會、家庭計劃協會、觀光局及社會各界代表二十餘人。

〈山花墮入綠燈戶 荳蔻梢頭十三餘 十里春風桃園煙花道 三大金剛首惡被逮著

1967年5月7日/聯合報

桃園縣警察局桃園分局昨 (六)日查獲一起涉嫌強迫未成年少女賣淫的妨害風化案件,在桃園風化區中名列「三大金剛」之一的男子陳炳,以及陳炳的兩個妻妾,均被警方逮捕。

陳炳,五十一歲,住桃園鎮博愛路一二九號。警方逮捕他的原因,是因為桃園警分局於四日深夜,在陳炳的二太太陳游阿梅 (廿九歲,住桃園鎮長美巷七號)所經營但現已吊銷執照的萬里紅妓女戶內,查獲兩名年齡只有十三歲的妓女,經偵訊結果,認為陳炳、陳炳的二太太陳游阿梅,以及陳炳的大太太陳游阿月 (四十八歲,住長美巷廿六號,經營明月妓女戶)均涉有妨害風化、販賣人口、妨害自由罪刑,而分別予以逮捕。

被查獲未成年的妓女洪XX向警方供稱,她是台東縣山地人,由於她的父親好吃懶做,除了將她的母親出賣外,並於去年以五千元把她賣到桃園鎮,出面收買她的人雖然是陳炳大太太陳游阿月的兄弟游景德,但付錢的卻是陳炳,她被賣到桃園以後,即由陳炳帶到醫生處打針吃藥,促使發育,並於去年底,強迫她在陳炳的大太太陳游阿月和二太太陳游阿梅所開設的妓女戶接客。第一夜陳炳就收了客人五千元,而收回全部本錢,以後日日夜夜都要她出賣靈肉,不幹就挨揍。

洪XX對她父親和陳炳的行為,均感痛恨,警方原有意送她回家,但被她拒絕,她要求警方輔導她習藝就業,以便將來能在社會上立腳。警方現已決定將洪XX和另一名未成年的妓女,一同透過台北市警察局的關係,送到台北市婦女職業輔導館習藝,以便將來轉業。

與洪XX同時被查獲的女孩,林XX,是屏東縣人,她因家庭貧窮,由她的父親以二千元押給陳炳的妻弟游景德,而由陳炳付錢,以後的遭遇就和洪XX一樣,只是林XX對她的父親懷有一份深厚的親情,認為她的父親實在是出於無法而將她押給桃園人的,她的父親對她也一直保持著父女親情,且曾於兩周前自屏東來桃園打算將她贖回家去,但因其父只帶了一千元,尚缺一千元而被陳炳所拒絕。

據桃園警察分局分局長李惟喬說:桃園鎮風化區中陳炳是第一號人物,被人稱為「三大金剛」之一,另一「金剛」秦金順於不久前捕送新竹地檢處提起公訴;現僅剩下一名「金剛」在逃,正由警方查緝中。

〈翻手為雲覆手雨 殘虐風塵葬花圖 議員管閒事無心插柳 龜鴇仗勢力販賣人口

1967年5月7日/聯合報

省刑警大隊第一偵查隊,最近在市議員保釋風塵女案中,給人們建立了除暴安良的威信,他們鍥而不捨的辦案精神,不僅保護了許多備受摧殘的女子,而且使一些受託說情的歪風為之戢止。

主持這件案子偵查的刑警大隊副大隊長楊仲舒,在追究這件案子的刑責時,態度十分堅決,他說:不論任何人,假如犯了法,他們的職責便是查辦,如果做不到這點,他們便有虧於國家所賦給他們的職守。

保釋風塵女的事情,肇因於去年九月,台北市婦女職業輔導館主任王吳清香,因「忍無可忍」的在議會裏公布了九名議員的大名,因為他們從婦職館保釋了十六名風塵女子出去。

這件事在市議會裏鬧得難分難解,部分清白的議員便提議要把這件案子交付司法機關調查,以查明誰與這件案子有關。以免使議會全體議員的名譽受到影響。

九位牽涉在這件案裏的議員是劉立卓、夏效禹、宋霖康、沈應松、黃信介、高六龍、李黃恆貞、李清泉、陳清標。他們所保釋、或者說情使保釋獲准出去的十六名少女,便成為眾所注意的問題。

這件事鬧得不可開交時,省刑警大隊便立即奉命接辦,他們沒有傳訊市議員,先從全省各地去查尋那些被保釋的風塵女。

這是十分艱巨的工作,辦案人員花了相當長的時間,查出了十名被保釋出去的風塵女的下落,並從她們自己的口中知道,已真正改業從良,於是立即有四名市議員被認為沒有問題。剩下的市議員黃信介、夏效禹、宋霖康、高六龍、沈應松等五人所保釋的女子,仍有繼續調查的必要。

這五位市議員所保釋出去的風塵女,將近有一年的時間不知去向,刑警人員按照戶口登記與他們保釋時所申報的地址,始終查不出這些女子在那裏。

於是,保釋或說情的五位市議員便被追究了,當省刑警大隊對他們發出傳訊的通知單。刑警大隊的嚴正態度及輿論的指責,促使五位議員的注意,很短時間 已有黃信介、夏效禹、高六龍三人,把他們保釋出去的風塵女找到,並把她們帶到刑警大隊。

經警方的初步調查:這三位議員所保釋的三名風塵女,有的已結婚、有的隨著父母做生意,都已走上正路。於是他們的保釋責任也暫時了結,剩下宋霖康所保釋的劉XX、許XX,沈應松所保釋的楊XX,仍是無影無蹤。

這三名風塵女子中的許XX,早經刑警大隊查悉,她被宋霖康保出去後,便立即又送入火坑,後來當她回到婦職館取身分證時,才再脫離虎口。

雖然許XX已被證實在婦職館,但由於她的遭遇與宋霖康有關,省刑警大隊表示將追查宋霖康的刑責。

至於劉XX及楊XX兩人的下落,刑警大隊因無法取得有關議員宋霖康及沈應松的合作,便指派專人進行查尋。

警方初步獲知:這兩名風塵女在保釋出去後,又再淪入風塵,警方按照線索追查,但迄未見到她們的蹤跡,據警方研判,這兩個女子可能已隱藏起來,也可能經輾轉販賣後失去了消息。

這種情形使辦案人員對這件案子以及整個販賣人口,迫良為娼的問題加以重視。刑警大隊的楊副大隊長說:他們已下決心,對這些問題成立專案去調查。

刑警大隊今後的偵查方向,將向多方面發展,他們除透過八號分機通令全省刑警人員注意這些問題外,同時並把婦職館的一些老案子找出來,看看過去有沒有其他市議員保釋過風塵女,而這些風塵女出來後的下落如何。

有很多人以為一些淪為娼妓的女子,是自己不願意脫離火坑而已,否則她們是絕不會被任何人所控制的,有這種想法的人,是對這些情形不瞭解。

民國五十三年六月八日,一個曾任鄉鎮婦女會理事長的女子,跑到台北向省婦女會求援,她說她被她的丈夫及娼館的老鴇、保鑣所強迫,淪落在台中市一家娼館被做「乙種妓女」。

從這個例子看出,私娼館老鴇及保鑣具有多麼大的潛勢力,一個曾任公職,社會經驗豐富的婦女尚且難以擺脫這些惡勢力的左右,更何況是依些未成年,而且沒有受過教育的少女,她們扺有屈辱的接受那些「吃肉喝血」的老鴇,保鑣們所擺布了。

據刑警大隊調查的資料,本省南北兩地,有不少專門從事拐誘無知少女淪為娼妓的集團,他們或向這些少女本身進行誘騙,或向她們的父母遊說,軟硬兼施,威迫利誘的達到她們不正當的目的。

刑警大隊認為,一切保釋風塵女及迫良為娼的風波,均起源於販賣人口的組織存在,再深究下去,便觸及娼妓存廢的問題了。

目前警方能力所能及的是查緝人口販子及暗中存在的私娼,因此刑警大隊決定 在調查議員保釋風塵女之後,便進一步的取締人口販子及私娼,相信在刑警大隊除暴安良的工作中,將可使許多弱女子能從此得慶重生,同時也將使本省的社會風氣為之改良。

〈拜託保出人 迫她再賣淫 逼女為娼有此父親 許金生被依法傳訊

1967年5月7日/聯合報

由台北市議員宋霖康向婦職館保釋的風塵女子許XX惹出風波案,該女子之父許金生,昨 (六)日上午由刑警大隊將台北地檢處所簽發之傳票交給花蓮警局刑警隊依法傳訊,并搭機送來台北省警務處刑警大隊偵查,昨日下午刑警大隊偵查告一段落,依販賣人口及逼良為娼罪嫌移送台北地檢處偵辦。

據調查:該苦命女子許XX 於去年十二月間,由市議員宋霖康陪同其父許金生保釋出來,即將她送上停在門前的汽車,開往桃園特約茶室重操賤業,直至去年戶口普查前夕,許女以她的身分證放置在婦職館,以前往取身分證為詞,即跳出火坑回到婦職館。

刑警大隊從許XX的供詞中,又發現台北、桃園等地類似涉嫌販賣人口及逼良為娼的舊案多起,該大隊決定繼續追查。

〈圖保雛妓未遂 冒牌母親觸法〉

1968年5月13日/中央日報

一個「冒牌」的母親胡阿金,日前到婦職館企圖領釋一個受保護的十四歲雛妓邱X美時,被警二分局識破,把她逮捕,於昨日依妨害風化及偽造文書等罪嫌移送法辦。

警方稱:十四歲的邱X美,曾先後在本市華西街十六巷十九號「真花園」妓女戶及寶美樓妓女戶充當私娼,為管區桂林路派出所查獲,二分局以她未成年,乃把她送到臺北市婦女職業輔導館保護,同時並派員至臺南縣佳里鎮興化里八鄰四七七號,調查邱女的父母邱金水、邱方套,有無販賣女兒逼迫賣淫的事,不料一個叫胡阿金的婦人,受「真花園」老鴇之託,遠從宜蘭趕至臺北,冒充邱X美的母親,向婦職館要求保釋邱女回去,事為警二分局獲悉,乃當場把胡阿金逮捕。經偵訊後,供認冒充邱女的母親不諱,全案於昨日移送法辦。

警二分局並稱:「真花園」和「寶美樓」兩妓女戶,因僱用未成年少女賣淫,警方已依法吊銷其牌照,勒令歇業。

妨害風化違悖人倫 忍心賣女為娼 男女多人起訴〉

1968年11月5日/中國時報

將親生女兒賣給妓女戶賣淫,一批男女,被高雄地檢處依妨害風化等罪嫌提起公訴。

檢察官史如洲在起訴書中指出,被告等所為,不但妨害善良風俗,抑且有悖人倫,均請從重量處。

四日被檢察官提起公訴的有:

葉趙雪花 (女三十三歲高雄市人住鹽埕區富野街二巷九十號之一業商)。
葉劫 (男四十二歲高雄市人住新興區春明里竹園路五六號之四業商)。
胡錦俊 (男五三歲嘉義縣人住嘉義市慶昇里新榮路二三八號業工)。
吳仁美 (女二六歲雲林縣人住台南縣善化鎮中正路三一三巷四號業無)。
林阿水 (男四四歲花蓮縣人住高雄市鼓山區建國里建國南巷十八號業漁)。
蔡乞 (男三四歲高雄縣人住萬里鄉英寧村東寧二四號之一業農)。
陳文貴 (男三十五歲高雄市人住鹽埕區富野街二巷四八號業商)。
胡林玉盛 (女三十七歲同右府北里富野街二巷一二四號業無)。
陳秀娥 (女二十六歲基隆市人住基隆市中正區中船里中正一路四號業無)。
賴戊輝 (男四O歲宜蘭縣人住台北縣汐止鎮樟樹里四七號業無)。

被告胡錦俊於五十七年四月間將其十四歲之親生女胡X女賣與被告吳仁美,吳仁美即介紹不詳姓名男子於台南縣善化鎮中正路三一三巷四號其住宅內與胡女「開彩」,吳女不堪蹂躪,下體炎腫,吳多方設法醫治,痊癒後又於同年六月間將胡女送至高雄市鹽埕區富野街二巷七十四號之一被告葉趙雪花、葉劫等二人所開設之「漂亮之家」妓女戶,分配於二樓二十三號房間賣淫,吳仁美住於妓女戶內,坐分胡女出賣皮肉之淫資。

被告林阿水於五十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將其甫十四歲之親生女林X美自花蓮縣原籍帶來高雄市,以二萬元押與楠梓林姓婦開設之妓女戶,為期二年,林婦將林女帶至高雄市太平洋大旅社經人「開彩」,後即送至「漂亮之家」妓女戶,分配於三號房間賣淫,林婦極盡逼迫之能事,以達其搖錢之目的。

被告蔡乞因經商失敗,於五十七年七月一日,經被告陳文貴之介紹,以二萬五千元將其十三歲之親生女蔡X錦押與被告胡林玉盛,為期二年,同年月九日,胡林玉盛將蔡女送至高雄市「綠門旅社」二樓經不詳姓名男子「開彩」,於八月初旬復送至「漂亮之家」妓女戶,分配於零號房間賣淫。

被告吳仁美將其十五歲之傭女陳X里,以陳女之母曾向其借款一萬元為詞,於五十七年八月間送至「漂亮之家」妓女戶,分配於二樓卅三號房間賣淫,吳仁美住於妓女戶內,坐分陳女出賣皮肉的淫資。

被告賴戊輝於五十七年六月間將其十五歲之親生女賴X市押與被告陳秀娥,賴女至陳秀娥家稍住,隨即被送往「漂亮之家」妓女戶,分配於十五號房間賣淫,先介紹一四十餘歲之不詳姓名男子為賴女「開彩」,後即取名「麗蓮」開始送往迎來,出賣皮肉生涯。

又被告葉趙雪花、葉劫容留良家婦女年十六歲之卓X珠在其妓女戶內賣淫,案經高雄市警察局第二分局於五十七年九月十日臨檢時,在「漂亮之家」妓女戶當場將被害人胡X女、林X美、蔡X錦、陳X里、賴X市、卓X珠等查獲,訊明上情,移送偵辦。

收留無照妓女 樂戶被罰停業

1968年11月28日/中國時報

高市「東雲園」及「漂亮之家」兩妓女戶,以及「小夜曲咖啡館」,因容留無照妓女,或不足齡之服務生,從事賣淫圖利,經警局派員查獲,依法勒令歇業,吊銷執照。

「東雲園妓女戶」因容留不足年齡,并不曾申報獲准之妓女黃X燕等六人賣淫圖利,「漂亮之家妓女戶」容留胡X女等六人賣淫,亦因不足年齡及未獲准,均被警局查獲,除刑事部分移送地檢處法辦外,并以違警法裁決勒令歇業。「小夜曲咖啡館」則因唆使服務生傅X鳳等裸體陪坐,及容留不足齡服務生賣淫,亦依法裁決歇業處分。

〈豐原兩妓女戶 被吊銷登記證〉

1969年3月3日/聯合報

台中縣豐原鎮風化區鳳宮、友樂妓女戶,收留無照妓女,昨 (二)日經豐原警察分局裁定,勒令歇業,將其登記證吊銷。

警方說,為維護善良風俗,戢止色情氾濫,特種營業場所,如查獲有違規行為,均一律勒令停業。

鳳宮及友樂妓女戶老板,分別被警方拘留三天。

神女逃亡北市 要求警方保護

1969年4月10日/中央日報

十七歲劉姓少女,本月一日從桃園綠燈戶逃到臺北,八日深夜在延平北路附近看到綠燈戶的保鑣,於是跑到大同分局請求保護,警方除將她送回家外,並請桃園警局懲辦綠燈戶老鴇張秀枝等。

據警方調查:十七歲少女劉X花,家住花蓮新城鄉,去年夏天,獨自到臺東找工作,被一個不知姓名的男子以介紹工作為餌,騙到桃園,賣給蝴蝶兒綠燈戶,到了十月被桃園分局查獲,因其祇有十六歲,乃送到臺南婦女教養所。不久蝴蝶兒綠燈戶的陳姓老闆到台南找她,又將劉女騙回。

本月初,她被一名客人悄悄帶到臺北,前日深夜十時多,她在寧夏路延平北路遊玩時,突然看到蝴蝶兒綠燈戶一名保鑣,劉女以為是來找她的,嚇得跑到市警大同分局要求保護。

大同分局與桃園分局連繫後,查明劉女供說均屬真實,於是通知劉女父母前來領其回家。桃園分局以蝴蝶兒綠燈戶一再誘迫劉女操賤業,準備將老鴇陳金池、陳張秀枝移送法辦。

神女不堪皮肉苦 逃出娼寮求庇護 老鴇強迫她抱病接客 請警伯幫忙脫離苦海〉

1969年9月23日/聯合報

台北市華西街雅花園妓女戶的游姓賣笑女郎,因不堪老鴇強迫她抱病接客,昨 (廿二)日凌晨到城中分局,請求警方幫助她從良脫離苦海。

十九歲的游姓女子向警方說:二年前她被人騙到妓女戶,做了一年她認識一個廿二歲的青年,兩人有婚娶之意。再加上最近幾天,她身體不適,受到老鴇的責罵。

廿一日下午四時許,她一個人跑到桂林路她的義父家中養病,結果被雅花園的老鴇黃仁義夫婦知道,夥同他們的弟弟黃仁禮三人,到她義父家企圖把她抓回去,黃仁義並拿出預藏的一尺長尖刀,恐嚇她,並表示將置她於死地。

游女被嚇得躲在義父房內不敢出去,待黃仁義走後,才悄悄溜出去,獨自一人在西門鬧區徘徊,在街頭流浪了很久,最後經人協助到城中分局,請求警方保護。

游女說,她本住宜蘭,家境不好,二年前她的母親去世後,二個弟弟和三個妹妹,就全靠她年老的父親做小工維生,五十六年四月間,她因為不忍心讓老父獨力負担家計,便離家到台北找職業。

從宜蘭家鄉到台北,一下火車便遇到一個年約卅餘歲的女子,以替她介紹燒飯的工作為名,把她騙到老鴇黃仁義的妓女戶去,不久老鴇借給她二萬元解決家中困難,因之在老鴇的要求下,便以「秀珠」的花名,在雅花園妓女戶做暗娼,直到去年才申請合法的公娼執照。

城中分局的辦案人員,獲知游女的可憐身世後,便暫時將她留在警局保護,並向市刑警大隊報告,請求協助處理,替游女解決當前的困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