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娼時代的另一面-1950年代新聞集

特種酒家、公共食堂時期

〈稚妓跳出火坑 鴇兒圖阻受懲〉

1949年6月30日/中央日報

一個十九歲的可憐女孩子,被誘為娼後,因鴇兒貪財,欲跳出火坑竟不可得。廖XX瑞芳人,以母親死了,父親賣菜為生,不夠維持生活,便在去年到基隆仁愛酒家充侍應生,後厭棄此種生涯,回家做工,又被人引誘,說做工收入不多,約其來臺北做事,於春間攜九十萬元到臺北來,誤入中山區星輝里八鄰被逼為暗娼。兩週前曾被第三分局捉獲,當勸諭她回家改業,她回淫窟後,即打點回家,預備到瑞芳去洗金砂,不料鴇兒游阿月,不甘失此一株搖錢樹,將其身份證扣留不放,廖XX無法,乃於日昨又投奔第三分局哭訴,該局當拘鴇兒游阿月到局勒令交還身份證,并處以拘留示懲。

〈養女逃出樊籠 警局還她自由 高市一神女 從此見天日

1951年4月25日/中央日報

在台灣「養女」制度下,正不知有多少女子,過著非人生活。十六歲的幼女黃XX,她的一部血淚史,祇是千千萬萬養女之一而已。

已經淪為暗娼的黃XX,在本月廿三日,逃出樊籠,跑到警局。據她供述身世說:生父郭蕃譽,因貧無立舉,就把她連一件「活寶」賣給陳春連為養女。那時她還在童年,人事不知,部過在她幼小的心靈上,以深深感到養父藏然不如生父痛愛。

那春連本是商人,不幸經營失敗,家產蕩然,在他所有的貨物中,僅剩「黃XX」一件了,這時黃女已十一歲,鄭某即以舊台幣三千二百元的代價把她交給鴇兒「黃環」,以後她也就姓起「黃」來了,名「XX」。最初,鴇兒要她在旅館當下女。過了三年,她已發育成人,而且模樣乖巧,逗人憐愛。這時黃老鴇子,滿心歡喜,認為終不辜負她三年「養育」之恩,因此就將「XX」高昇一級,送進明月酒家榮任「女服務生」。不久,「XX」就成了「明月」中的一副響亮的招牌。酒客雲集,不醉亦狂。老鴇子,在這「芸芸酒客」裏,選擇了一名富商,得黃金五兩,讓出「XX」的「初夜權」。

這是一個開端。從這天起,黃XX就順流而下,每日晚出早歸,天天要向鴇兒交帳,如拿不來夜渡資,就逃不了鞭子。後來鴇兒見「XX」逐漸能夠應付大場面,便叫他正式下海了。

正當黃老鴇子,打算將XX賣到臺北某特種酒家,去做「正牌」妓女時,她就乘隙逃出,跑到警察局告狀。警局已責令鴇兒交出XX身份證,由XX自由選擇她的出路。

〈神女出羅網 復遭綁架歸 阿母代為告狀〉

1952年5月9日/聯合報

少女數度被販賣入青樓,因不堪蹂躝,跳出火坑後逃返生母處,復遭鴇母派人駕車持槍綁架私自囚禁,案經少女之母向警局控告,請求嚴懲此目無法紀,滅絕人性之鴇母。少女名黃XX (廿二歲彰化人)十七歲時,因與員林鎮車站工役鄭XX相戀,鄭當時欠債五百元,無法償還,黃女愛郎心切,遂向斗六食堂老板借得五百元,為情郎償還債務,黃女則屈就該食堂女侍,以賣弄風月之姿,濟助情郎。繼被輾轉販賣至學甲鄉醉樂天食堂,台南真花園特種酒家,最後以三千四百元之代價被賣與南市悅來特種酒家鴇母林阿蕊 (原係侍應生),因黃女容貌普通,入悅來酒家後,客人問津者甚少,而鴇母利慾薰心,經常打罵迫使黃女接客,黃女不堪蹂躝,乃逃返二水生母處,并向該管警局報案。事為鴇母知悉,於四日下午唆使流氓陳罔鉗、詹永金、葉昭英、蔣金洲四人,駕駛一輛租用的小包車,攜帶手槍一枝,前往二水,先由蔣金洲、葉昭英二人以老酒客身份在當地一家食堂喝酒,并差人將黃女喚出陪酒,至當日深夜,流氓乃將黃女誘出,行至事先停置之小汽車旁時,即出槍將黃女綁架押回台南,囚禁於鴇母林阿蕊暗室,黃女生母朱XX翌日聞悉,即趕來台南向警局報案,警局於六日晚已將違法綁架之鴇母黃阿蕊、流氓陳罔鉗、蔣金洲、葉昭英等四人扣押法辦。

〈拜金養母如蛇蠍 忍將人樹亂搖錢 神女生涯煞是難熬 逃回娘家具狀鳴冤

1952年5月24日/聯合報

十八歲養女被養母逼迫操神女生涯,日夜接客最多時達十餘次,不堪摧殘,日前夤夜從台南逃來台北生母家中。現聘請律師林頌和於廿二日上午向台北市刑警隊與地方法院分別提出控告。

被害養女高XX,現年十八歲,現住新店青潭里十六鄰生母高蘇香娘家中,高XX於民國卅五年四月間因家貧賣給本市陳幼 (卅七歲)為養女,時年十三歲,經幾年之養育,高XX生得婷婷玉立,養母陳幼持為搖錢樹,以尋找職業為名,於上年十一月間將高XX騙去台南高賓公共食堂作服務生,後來高賓改為特種酒家,高XX因懼養母淫威,仍在該處為侍應生,但並未留客,今年二月間遇有一位過路之台南豪客以新台幣六千元之代價,商得養母陳幼之同意取得高XX之初夜權,養母恐養女不充,用計同某豪客在高賓特種酒家將高XX用酒灌醉,抬上汽車至台南某旅館內住宿一夜,第二日此位豪客又將高XX挾至高雄住了二夜,六千元之代價一共住了三天,後被養母陳幼至高雄迎回。從此以後,高XX在養母脅迫之下開始度神女生涯,日夜被迫接客留宿,最少每日一、二次,多者達於十幾次如有違抗輕則毒打重則以硝鎦水威脅高XX痛苦不堪於五月十日夜趁養母不備時,從台南乘火車逃來台北生母家中棲生,事後生母高蘇香娘聞訊,聘請律師林瑞和向地方法院與市刑警隊提控告,昨日上午市刑警隊傳訊高XX訊問案情經過,養母陳幼於昨日下午三時至市刑警隊應訊,此案尚在繼續偵查中。

〈私娼蔓延住宅區 應加取締謀改善 最高檢察署極重視

1953年8月14日/聯合報

台北市私娼除了萬華寶斗里、後火車站、延平區江山樓等地外,最近已逐漸蔓延到住宅區,尤其近來時有兇殺案件發生,研究結果多數因私娼而引起的糾紛,實影響社會上治安甚巨,最高檢察署對私娼問題甚為重視,決設法使其於短期內獲得改善,該署日前致函各有關治安機關,請及早設法取締,以杜絕私娼之蔓延。

〈孤星淚-輾轉寄人籬下 強被賣入娼門 鴇母人等俱被押訊

1955年11月5日/徵信新聞報

一個墮落風塵的少女,十三歲便失去了童貞,跟著又遭受寄養家的父子們之輪流蹂躪,最後被堂嫂賣入淫窟,而流落在煙花巷中。

這個可憐的少女名叫馬XX,今年十七歲,父親是星加坡華僑。不幸自幼她便失去了父母,隨著伯母依靠堂兄馬世育於早年逃日軍之亂來台過活。她堂兄送她到堂嫂張清香的娘家撫養。她十三歲的一天,正當她在房中熟睡,就被張加潭十八歲的第五個兒子張錦芳奪去了童貞。她不堪痛苦只得隨同情她的鄰人到別處躲避,後被張加潭尋回加以強姦。有一天,當家中無人的時候又被張加潭的次子張添福強行非理。自此後她每日輾轉於張家父子們床第之中。因不堪痛苦,只得又逃回堂兄馬世育處去避難,不料又被堂嫂張清香以一萬元代價賣給鴇母郭李換為私娼,自此日夜操皮肉生涯,以迄於日前警察第一分局突查私娼館時將她帶局辦理,詢問之下,得悉她的悲慘身世,基於人道立場,一分局當即著手調查這件案子,即傳訊馬世育夫婦等,並以鴇母郭李換有逼良為娼之嫌加以扣押。

〈寡恩親父 賣女為娼 村姑不幸母早故 墜入烟花受摧殘 逃出火坑去告官 一干人犯被起訴

1955年12月29日/徵信新聞報

一個薄命少女,被親父賣給特種酒家,又被當作商品,轉賣他人,過著非人生活,不堪其苦,告官查辦,經地檢處偵查屬實,一干人犯均以妨害自由罪嫌提起公訴。

村姑黃XX,芳齡十九,家住屏縣恆春鎮南灣路二四三號,係黃財仔 (四十八歲)的親生女,慈母早故,由父親養育長大,待字閨中,但老父因家境貧寒,竟不為之配成親,而將她以七千元代價出賣與恆春麗華特種酒家老板張添來,銀貨兩訖後,在張老板逼迫下,她開始含淚幹起侍應接客的生涯,未幾,張老板又將她以八千元代價轉賣給枋寮鄉仁和村一OO號一個名叫林曾意的鴇母,再度被迫賣淫,日接數客,每次所獲皮肉代價,均落在鴇母手中,而她卻因不堪嫖客蹂躪而日漸消瘦,深以生來命薄,被迫..迄十入火坑為苦。

十四日乘鴇母不備,逃往長治鄉親戚徐萍處,將被迫賣淫經過,一一告知徐萍,徐萍同情她的遭遇,乃陪同哭訴長治鄉警察分駐所,移送屏東警察分局分別將其父黃財仔、麗華特種酒家老板張添來,鴇母林曾意等查獲歸案,移送屏東地檢處偵查屬實,於昨日依法以妨害自由罪嫌提起公訴。

〈父精母血胭脂淚 化作老鴇發大財 寶斗里雛妓十六人得救 人肉販子一大批被收押

1956年3月16日/聯合報

本市警二分局此次大規模有計劃的調查寶斗里私娼,發現私娼中有十六個年未滿十五歲,她們發育多未完全。迫使她們為娼的鴇母養母和龜頭,實為滅絕人倫道德,犯了迫良為娼,妨害風化等罪嫌,警二分局已於昨日將此種狠心鴇母,養母和龜頭等十二人,予以扣辦,並立予轉解台北地檢處偵訊後,發命收扣。

該被扣送的鴇母和養母計九人,龜頭計有三人。

被迫出賣靈肉的未滿十六歲私娼,她們年齡最高為十五歲半,亦有未滿十五歲者,大都自鄉村被誘入都市輾轉出賣,卒被迫入土娼館,此次被查出後,她們已獲解救,脫離火坑了。昨晚她們都到警二分局集中,任憑她們選擇下列兩條路:(一)回娘家去。(二)由省、市婦女會協助暫予救濟,而後代其介紹職業。省、市婦女會負責人王吳清香、鄭玉麗等,昨日特到警二分局慰問她們,並表示如他們選擇請省、市婦女會協助解決困難,省、市婦女會決盡可能予以協助解決。

寶斗里之瘤,經警二分局此次徹底調查而予劃破後,所流出的全是膿泡、血淚和渣滓,也是一個人吃人的罪惡世界。據悉:甚多老鴇母,利用少女的血淚、靈魂而發了大財,鴇母財產最多的,達一百萬元以上,且現在仍繼續做鴇母,也有些鴇母是受雇用的,她們皆為風塵沒落中人,其本身並非開設土娼館,是別人在開設土娼館,雇他們去當鴇母的。私娼大多是沒有錢的,但亦有一個私娼,擁有二十萬財產,還不收場,繼續在操淫業。

〈養女的悲哀 區長逼良為娼 生父也非善類 胡世興願賠錢和解 周德趁機大敲竹槓

1956年5月21日/徵信新聞報

雙園區區長胡世興逼迫養女周X美為娼糾紛,迄今仍未即決,周德趁機敲竹槓,一直在討價還價中。據悉:市議會上次大會提出本案後,胡世興的確遭到議會的猛烈抨擊,周X美的生父周德也趁此機會,請求養女保護會將周X美救出火坑,暫時安置在大同婦孺教養院以聽候解決。胡世興看這事說是調解。他說那是他哥哥胡進興做的主。但因為名譽有關,在養女保護會的調解下,願意出些資金 周X美的「醫藥費」算了。可是,周X美的生父周德,見上次議會中議員們對胡世興嚴加抨擊,以為這正是敲竹槓的時候,他提出周X美所需要的「醫藥費」的數字大得驚人。

醫藥費妙算

他說:「我女兒現在病了,至少要休息一年半才能恢復。我女兒未在病時,每天至少可以接待六、七個客人,每天平均收入總在八十元以上。我希望胡世興他們按每天八十元看算,負責我女兒一年半的醫藥費。」照他的竹槓算法要拿六萬七千二百元。

呂錦花光火

周德這話一出,真把養女保護會主任委員呂錦花氣火了。她說:「我這裏是養女保護會,沒有算盤算妓女的賬!」但養女保護會終究是以調解養女糾紛為主要業務,呂錦花終於還是以公平合理的途徑來調解這事。經過數度折衷,胡世興由願意出一千五百元加碼二千、三千,最後願出四千元,希望一了百了。

彼此講價錢

當胡世興願意出四千元時,本來周德也同意了。恰巧又遇到市議會第五次臨時大會召開在即,周德在上次開會中佔盡上風,以為又可借這機會 胡世興一下,於是他說:「這數目太少,我現在不能答覆,等第五次開會開完再說吧。」他想借議會來達到敲竹槓的目的。然而議員們對此看得很清楚,咸認為胡世興逼良為娼 然不該,而周德借此大敲竹槓也不應該。本次之臨時大會中並未允將本案提出。

且看市議會

現在,議會第五次臨時大會開完了,胡世興又已闖過了緊要的一關,對四千元賠償費之付出也不似會議前那麼熱切了,而周德呢?見議會不採納他的請願,也有些急了。不過,六月間市議會又要召開大會,他正多方活動中。也許他在滿懷希望地想:「等到下個月的市議會大會再想辦法吧。」

公娼制度時期

〈雨港一片燈光綠 十二樓台迎早春 公娼雖開市 流鶯仍滿街

1957年3月19日/聯合報

此間妓女戶頃已正式開始營業,十二家娼館每日門庭若市,這是全島最先開市的 (澎湖除外)。十二家娼館分設於義三路、草店巷及文安里等三處及附近,經警局及衛生院會同做詳細的檢查其內部設備和妓女衛生之後,已正式發給營業執照。

該十二家娼館中,義三路的四家是過去特種酒家改設的,其餘都是原有私娼窑。現在每戶雖都提起綠燈,但妓女的照片及分級的價錢,卻尚未按照規定擺出,故目前價錢不一。至於妓女的衛生,已按照規定每週接受接受檢查一次,如發現染有毒者,即令停止接客,并予治療。惟警局認為一星期才檢查一次,似嫌太少,現正與衛生院洽商,預定每週檢查兩次,以防危險。

妓女戶的「公娼」制度實行後,雖有很多狂蜂浪蝶前往光顧,但私娼卻如數存在,毫無遜色,多處阻街女郎尤其有增無減,野雞拉人之兇,更變本加厲,因此,警方以妓女戶既已開始營業,而私娼必須徹底取締 現已著手執行。據悉,警局對各派出所取締私娼,已定有獎懲辦法,每一管區警員每月應取締多少件,必須達到,否則受處分,如成績超過規定。即獲嘉獎,此一辦法係為預防警員包庇私娼而訂。

〈黃花酒女連環官司 楊XX告她養母 養母又告她生母

1957年6月16日/聯合報

北市百齡公共食堂酒女楊XX逃回生母家控告養母迫良為娼及養母控告生母誘騙斂財一案,昨由新莊警分局傳訊其生父母及養母和關係人新台灣與百齡兩酒家老板,警方認為養母迫良為娼及生母誘騙斂財都有可能,詳情尚在繼續偵查中。

據XX在警局供稱,她是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跟兩個養姐到新台灣酒家的,今年二月十八日竟遭養母私下以三千元與一姓何的酒客破瓜,因她年幼害怕而堅持未肯,至今年四月五日,她的姊妹三人轉到百齡酒家,在五月中旬的一個晚上,她被酒灌醉而遭人開彩了,她因失去貞操而痛楚萬分,由於養父母及養姐一再安慰,她只得暗裏珠淚偷彈,自恨命薄,故二十三日偷跑到台中豐原找生母。

生母陳菊以生父與養母將XX訂有賣身契約,且她倆早已離婚,她表面佯稱不加過問,而XX死也不肯回養母家,故她函請三重分駐所轉請養母來談條件,目的想攫取一筆可觀的錢。

養母矢口否認她逼XX賣淫,且稱XX愛慕虛榮,看兩位姊姊吃好穿好,而自願到酒家當酒女,她一向疼愛她,從沒有虐待過。

惟據警方調查:養母楊林罔市擁有四個養女,除最小的十歲女兒在學外,其餘三個都在酒家,堪稱「酒女世家」,而XX年不滿十六歲,若非當作搖錢樹,何能讓如此稚齡女兒上酒家,分局將作進一步偵查。

〈老鴇施毒手 雛妓斷玉喉 欲出幽谷先被鎩羽 輾轉魔掌慘遭毀容

1958年3月4日/聯合報

三個薄命女郎,受不起養母淫毒的凌虐,想以法律來解脫桎梏,竟有一個女郎遭到養母暗算。這是昨晨發生在嘉義人肉市場中的一宗人間慘劇。

有一十八歲的雲林少女張X米,昨晨一時在她嘉義新營街二十七巷二號養母家裏,被她五十一歲養母吳張綢妹用剃刀刺傷二十一刀。張X米昨日睡在蔡外科醫院的病房裏,滿面傷痕,最嚴重的一傷是在喉部,食管外露,如果日內沒有變化,可以保全她的性命,否則就有莫大的危險。

這位少女是因與她兩個姊妹想逃出養母的掌握,才帶來這次災難的。在上月二十七日晚,她的姊妹十八歲的張X與十三歲的張X市,曾到興中派出所控告養父吳春販賣人口;二十八日晚上 張X米亦步其後塵,到派出所告了一狀。養父吳春因而被地檢處扣押訊辦中。

她們在告訴當時曾說,她們是于去年被養父母由雲林用錢買來當搖錢樹的。張X米的身價是一萬二千元,張X七千元,張X市祇有一千二百元。張X米因面容娟好,又值含苞之年,養父母尚把她視作可居的奇貨,每天叫她蹓達花街柳巷,物色一個願要處女紅的豪客,所以尚未遭皮肉之苦,但張X與張X市一對親姊妹則可糟了,每天被驅往民族路二九三號私娼寮接客。張X年齡較大,尚有幾個張三李四的客人,張X市小妹妹連發育尚未完全,乏人問津,那可慘了,每天晚上得挨凌遲之刑罰,有時因此嚇得不敢回她養母的家。這對惡毒的養父母,因曾化了本錢買了她們,每天規定不得少於接五個客人,春風一度的代價是十元,已少得可憐,但養父母尚需抽七元。她們過不了這種生活,於是就長起爭取自由之意念,而求助於警察局。

張X米每天親睹姊妹的慘狀,已能預料到今後的遭遇,乃也跟著告進警察局。養母吳張綢妹後來就指張X姊妹的告狀,完全是受張X米的唆使,遂就遷怒到張X米的身上。 昨晨一時當張X米好夢正甜之時,養母偷偷的在她臉上用剃刀劃上了二十條血淋淋的記號,最後一刀竟劃到她的頸子上,以致造成足以致命的重傷。

當市區分局警察人員趕到現場時,養母吳張綢妹已逃之夭夭。據說她已帶走了四千元現金,和她平日裝扮養女的金飾,打算在外埠另起爐。

〈流竄性病亂傳染 防治雖易怕隱瞞 衛生院統計數字顯示 公娼患性病逐漸增多

1958年10月20日/聯合報

台北市公娼的數字,從四十六年底的一O六人開始,每月均有增加,截止目前已向台北市衛生院請領牌照的妓女共達四百卅一人,包括台北市兩處著名的妓女地區江山樓及寶斗里。由於妓女人數激增,因之衛生當局對性病的問題益感困擾,雖然衛生院一再加強妓女的檢查工作,但不少妓女時有藉故迴避檢查,同時公娼增加,私娼不減。於是在防治性病的根本工作尚難以奏效。據衛生院的一個統計數字,我們就不難看出目前台北市性病的嚴重,這些數字尚不包括私娼的性病在內,從去年十二月起一O六人,發現二十人有淋病,今年一月份的一三八人,發現六人患有梅毒,十七人患淋病,二月份的一九O人,發現患梅毒五人,淋病十七人,三月份的二二三人,發現梅毒患者一人,淋病患者五十六人,四月份的二四九人,發現患梅毒三人,淋病五十二人,五月份的二七三人,發現患梅毒十六人,淋病七十四人,六月份的二八三人,發現患梅毒三人,淋病七十五人,七月份的二七八人,發現患淋病者五一人,八月份的二八六人,發現患梅毒五人,淋病七十九人,九月份的三八二人,發現梅毒患者三人,淋病一零六人。因之衛生院對目前這個性病問題頗感困擾,原因是私娼充斥太多,而大半私娼患有性病,嫖客一經接觸即有傳染之可能,再經嫖客與公娼接觸再次傳染,於是對這種流竄性的防治工作頗感困難,衛生院表示:不怕有人患性病,而怕隱瞞性病,不但是妓女患性病可以請衛生院檢驗免費治療,就是男人感染性病亦同樣可以請衛生院檢驗予以免費治療。

〈養女落烟花 查出許多人 寶斗里妓女戶查完

1959年6月1日/聯合報

台北市妓女戶養女調查工作,已告一段落,兩個妓女戶區域的養女調查,除江山樓以誌本報前訊外,寶斗里的妓女戶養女經調查人數共有六十四人,其中最小的養女僅一歲。其他三歲、五歲、六歲、七歲、九歲、十歲的都有,年齡最大的三十四歲。

住環河南街的黃姓鴇母,一人擁有三個養女,一人擁有兩個養女的則有五六人之多。

〈以雛妓接客 被吊銷執照〉

1959年8月2日/聯合報

非法頂替他人牌照,並以未成年女子供客取樂牟利的北投四四二號女侍應生戶,昨被警所以吊銷執照處分。

北投四四二號女侍應生戶,原為林環經營,去年以二萬三千元頂給蘇四維經營,蘇四維於上月間以未成年女子接客,被北投分駐所查獲,案移陽明山警察所偵查,蘇四維直認不諱,警所以蘇四維不法經營,除予處罰外,並法定將四四二號妓女戶營業執照吊銷。

〈燈光籠罩當門綠 粉黛滿身楊梅花 有照妓女尚且如此多病 黑牌私娼怎不五花八門

1959年11月17日/聯合報

台北市各綠燈戶妓女,雖每星期接受身體檢查一次,但患性病者仍有不少,據衛生院檢查統計:自今年七月至十月底四個月間,共檢查8414人次,其中發現患有梅毒者54人,淋病766人,下疳23人,頸管炎94人。

衛生院所檢查的,均為領有牌照的妓女,在綠燈戶中沒有牌照的,及私娼均不受檢查,私娼染患性病常較有照妓女為多。據市警局統計,在這四個月間,共取締私娼482件。

以上的統計,是衛生院及警察局向市議會提出的報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