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易合法化的魚與熊掌 /快樂

我們聽過很多「使性交易合法,藉由完善、透明的管理來保障『性工作者』的權益,包括他們的安全」一類的說法,即使德國與荷蘭在在證明過合法化不僅無法防止人口販運,也無法防止賣性者遭到剝削或是暴力威脅之後,這種說法仍舊對特定人士深具魅力。這使我們不由得要問:所以一套性交易的相關法規應該如何制定才叫做「完善、透明」,並且可以確保「公平交易」?很可惜至今似乎沒有一個足夠理想的解答。

在此我們想像一個「完善且透明」,並且極盡可能保護賣性者的環境。如果我們非要性交易的完全合法,同時又要求賣性者的安全,實際上「最安全」的環境不外乎需要以下幾個條件:1) 性「工作者」必要的職業訓練,2) 監督性工作,3) 「性工作者」必須經過註冊,4) 嫖客則得通過檢驗,確認他們的背景安全無虞,5) 不同階級的人們都享有買春的權利,並且能夠行使。

你所提供的服務是利用自己的身體作為產品,所以它並不純粹只是「服務」。因此,你的服務與產品合而為一,完全地商品化。這無疑需要極端的非人化:找一間偌大的建築,將所有想買春的人以及賣性者都置入其中,然後看看這能對賣性者的處境產生什麼正面的影響。不能忘了嫖客即使通過檢驗,還是有潛在的危險,或許乾脆派許多警衛在有曾經有女人受暴的房門外面站崗好了,既然我們迫切需要它「完善且透明」。除此之外,他們必須完全杜絕性病。如果「合法」與「安全」就是這些賣淫制度的擁護者所要的,那這恐怕是唯一的辦法。因為他們最關注的就是金錢與安全,沒錯吧?因為其他的模式據說沒有效果。

如果在一個完全赦免並將淫媒除罪化的世界中,使用一個人被設定的人權去實踐雙方的性權利和經濟自由是可以的。如果性工作是工作,你不應該被允許去拒絕一個付了錢的嫖客,讓他享有購買你被規定提供的服務的權利。各種歧視的類型:年齡、社會地位、障礙、就業、語言、國籍、種族、民族、宗教信仰、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認同、性傾向、用藥,以及其他種種。他們獲得性的調劑權利,以及他們購買的權力等所有「嫖客的平等」過度的重要性,將會凌駕於賣方在所謂「選擇」客人上面的偏好。

你的選擇可能僅僅剩下穿些什麼衣服、點些什麼薰香、公司的名稱、設計名片、營業時間、辦公空間和隨後的裝潢,以及你選擇使用賺來的錢去做什麼的這種「賦權」。與資本主義、競爭以及市場最終的成熟一樣,如果你想在遊戲當中領先,你最好願意再提供多一點點贈品。任何從事過銷售服務或產品業務的都知道有個保存期限,販賣的商品/服務終究需要迎合買家的需求,否則它便不再有價值。如果這是一個標準的商業經營,法律上你無法否決付費客戶使用你的服務的權利。如果要求的服務是已經講好的並且在營業時間內進行,你可以拒絕性交嗎?之後不會有訴訟被允許針對你而來嗎?如果有客人對他的購買感到不滿意呢?如果客人指稱他們從未獲得講好的服務-我們應該把所有的交易分別錄影下來,讓你的身體與性能夠被適當地商品化,好提交作為證據嗎?

在法庭上,性工作者將最有可能作為被告,舉證的責任很可能落到必須答辯的他們身上。在上述的環境下,這種情形的發生不是由於這片土地上的法律被用以作為父權支配的基礎?當性工作是制度化且私有化的時候,如果強暴仍然盛行,它會純粹被視為一種風險,然後讓可能受到影響的雇主或雇員購買保險嗎?現在,潛在的受害無疑成了他們藉著將自己置於高風險的情境中所作的選擇。但是,「這些婊子都已經拿到錢了」,並且應該感謝她還活著,沒錯吧?政府的角色已不再是純粹提供服務,而是所有的徵稅之中一個最龐大的皮條客-並且確保這用來搖錢的乳牛持續地為其他無數突出冒出來確保女人安全的產業供應乳汁 (最有可能是保全服務,如僱用男人來保護性工作者避免其他男人)。在各種辦法之中,完全的合法化意味著嫖客的除罪化,這看來更像是給了淫媒一張空白支票,並將壓迫的後果轉移到女人身上,並給予她們一些獎勵補償。

如果我們希望有錢周遊列國的富有男人以及比他們窮上99倍的男人都能夠買春,那麼一定要有些收費低廉的賣性者。誰負責擔任那些收費低廉的呢?憑什麼標準判斷他們應該收取低廉的費用?這些賣性者的姿色或是偽裝成商品的能力嗎?或許這些問題最後都迎刃而解,底層的男人們來到了屬於他們的商品面前,…「我發現高級妓院裡的女人條件比較好,這不公平,這是壓迫!」政府要介入來補助他們上高級妓院買春嗎?

大部份的生意都無法在住家-一個非供辦公的空間經營。如果有人想將性變成一種商業的話,那麼他們勢必得完全的機械及商品化,自然這完全是將人物化的。我不喜歡這種偽裝-我們關注你的福祉而你擁有自由,很不幸的,真相是如果你獨自與一個不認識的人在一起,不管你是從自己家裡叫披薩或是請人來修理電視,同樣是不安全的。不只有賣性者而已,在各地工作的女人都沒有受到尊重,也不安全。例如已婚的女人在家也不安全,雖然婚姻是合法的,但女人還是被強暴、殺害,而且沒有什麼脫身的辦法,與此同時,男人則「沒有」受到任何迫害。完全沒有人討論到怎麼去教育男人尊重女人,不過我想也許在妓院裡面就有這種課程?

到底最後誰是贏家?

肯定是那些擁有「能動性」的「工作者」們。這是很奇妙的現象,在批評資本企業的時候,勞工們是如此地被壓榨、受盡剝削,一點翻身的空間也沒有,只有在性產業裡面,賣性者是如此的自主。其實,他們所在乎的並非女人被物化的問題,當下他們只關心:1) 人們有經濟自由的權利,2) 工作的權利,3) 性病。沒有人討論到尊重女人。或許你可以同時與賣性者性交,又很尊重對方,但絕不是在這個厭女的世界裡面。

我想這些賣淫制度的擁護者透過倡議當前所亟需的-賣性者的安全-來贏得辯論。因此,我想這種「解決之道」是取得立即效果的唯一方式:完全地將女人物化,並且使用非常父權的手段保護這些「商品」,如果有誰將商品毀損了,就把他們告死。……唯獨你無法同時相信這種方法,又同時作一個女性主義者。如果你不去討論嫖客「善待商品」的責任,那你就是將責任轉嫁到其他人身上,可能是賣性者 (但這很明顯是沒用的),或是第三方,一個父權的保護者。

我們正在使用資本主義打擊資本主義與全球化的廣大破壞,而他們答應為了這種壓迫而支付你的高價,既不是經濟上可持續的,也不是在長期內有益的。不去正面處理為何所有的女人都處在遭受暴力的高危險中,她為什麼要生活在被販運或強暴的恐懼中?她為什麼不能要求男人在性行為使用保護措施?但突然之間,卻是因為她的價值已經被同等於她的收費,目前所推廣的合法化不會提高一個女人的價值,或使她們在這個世界上得到安全和尊重。

/快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