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前賣性者呼籲修法 /Aimee Gulliver

Ex-prostitutes call for law change

原文/Aimee Gulliver 翻譯/依凡斯

前賣性者以及她們的倡議者正呼籲將嫖客入罪,並稱性產業的除罪化已經辜負了她們。

脫離性剝削 (Freedom from Sexual Exploitation)執行長舒碧斯基 (Elizabeth Subritzky)向國會的司法與選舉委員會表示,解決賣淫所造成的損害以及它製造的暴力,唯一的辦法是透過改革賣淫相關法律,起訴性服務的購買者。

賣淫改革法案 (The Prostitution Reform Act)在2003年勉強以一票之差通過,並將妓院、伴遊機構及拉客除罪化。

舒碧斯基表示,該法案不僅鼓勵更多男人買春,並將賣淫制度轉化成一種對於年輕、貧困的紐西蘭女人來說可被接受、甚至是有吸引力的工作。

這份有2910人連署的請願書呼籲更改法律,這將使購買性服務成為非法,並延續現行的法律,起訴購買雛妓的嫖客。

一名前賣性者向委員會表示,她在街頭賣淫的十六個年頭,始於她只有十二歲的時候,在一個有害的家庭生活使她暴露於毒品,和情感、言語及不時的身體虐待之後。

「我和我的表妹們會在街頭流浪並湊出能夠買食物的錢。那時,有一名紳士靠近我,表示他可以給我錢,讓我和表妹能夠糊口,交換條件是我為他口交。」

「直到我14歲之後,賣淫便成為全職。」她說。

繼而,賣淫在接下來的十四年成為她的生活。

「這就是我所做的,一天又一天,國定假日、聖誕節、生日,我都在外賣身。」

在這次入監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她一獲釋便又回去賣淫。「因為這是我僅知的,和我唯一擅長的生存之道。我不知道其他的任何方式。」

「我生存在一個黑暗的人生中-暴力、極度的危險、持續不斷的虐待,以及當有幫派及暴徒在街頭流竄,使女孩筋疲力竭,為了她們的收入-幫派口中的租金-施以拳打腳踢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熬過夜間的恐懼。」

她曾多次被毒打並撇下不管死活,並表示「伴隨工作而來的是被強暴,有時輪暴」。

「這是我生命中一個非常黑暗的時期,一個我永遠不想再談到的時期。」

舒碧斯基表示,許多女人生長於悲慘的環境下,導致她們為了生存而販賣自己。

「每個發言的女人都對進入性產業感到遺憾。」

「如果她們能有後見之明為自己的人生按下重播鍵,她們不會選擇在賣淫中販賣自己的身體。」

「我認識許多根本不必進入賣淫制度的女人,如果男人購買她們的身體是非法的。」

其他向專責委員會發言的前賣性者,描述她們以濫用物質作為在工作時疏離自己的方式,經常到了暫時失去知覺的地步。

一個以酒精作為其早年遭受的性虐待的應付機制的女人表示,某天「我的內在某處突然崩潰了」,她在32歲時轉而賣身。

「我再也不在乎什麼事發生在我身上,並且想著我可能也能藉著性交得到報酬。」

「我曾被強暴一次,並受過許多次驚嚇。每次賣淫的時候,我從不知道可能將被強暴或甚至被謀殺。」

她被診斷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並接受治療當中。

這些女人極力主張採用舒碧斯基倡議的北歐模式 (Nordic Model),因為「現行的法律一點用也沒有」。

在瑞典及冰島採行的北歐模式,懲罰商業性交易的需求,同時將賣性者除罪。

舒碧斯基指出,減少針對女人的暴力的願望支撐了北歐模式。

委員會主席辛普森 (Scott Simpson)表示,委員會將參考請願書,並在明年發表一份報告。

「這會給我們許多時間去謹慎思考,今天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什麼。」

「尤其,由匿名的女人們提供的意見是非常、非常強而有力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