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者的警惕 /子宮、依凡斯

這個社會果真如某些人所聲稱的如此「恐性」?實際上,回溯我們自己的經驗,當你我未成年之前,灌輸各種觀念給予我們的那些成人早已出現正在脫離保守道德的跡象。國小的時候,同學與同學之間已開始談論色情;國中的時候,健康教育並未跳過「性」(倒是我們很明顯的感覺到,男生一直是帶著有色的眼光在看待那個章節)。老師不避諱和學生談到言情小說,談到色情的內容,並告訴大家必須區分出虛構的情節。

我們需要了解的是,當這個社會逐漸脫離保守道德的控制時,很少人 (甚至沒有人)考慮到性的階級:這些色情物品是誰製造的?為什麼插入式性交是「正統」?「前戲」是誰定義的?為什麼談到性,男人總是面露猥褻,彷彿女人總是處於守勢?只是因為傳統的性道德教育女人「性是珍貴的」嗎?「男人汲汲於四處播種,女人謹慎挑選精子」這種「科學」的說法對人們沒有影響嗎?這與男人認為他們是性的支配者,而女人只是供褻玩的性物件沒有關聯嗎?

話說回來,小學女生表示她看了色情之後感到大失所望;國中的女生厭惡於男生三不五時的性暗示甚至騷擾。對某些進步的人士而言,這只是因為她們受到道德的束縛,只是因為她們「恐性」罷了。說穿了,只要女人對「性」感到疑慮,她就稱不上「自主」更別說是「充權」。如此,我們該可以看出不斷在簡化問題、迴避根源的是什麼人。

在這個充滿男人把持的性別階級訊息的社會,你想要兒童怎麼「充權」?而經過18歲之後,所有女人竟突然都有了可以自主決定是否要成為性物件的能力了。妙哉!

自詡進步的男人呼籲道,所謂足以「充權」的解決之道便是停止去限制兒童的「自主」。於是我們又再次看見他們的詭計-鼓吹兒童「自主」被物化的權利,完全不檢討男人作為一個優越的、具支配特權的性別階級,以及他們始終利用性在懲罰、霸凌、剝削、傷害他人的事實。宛如他們數十年前的「學長」一般,揚言「我們會做的是將允許妳們擁有墮胎的權利,只要妳們依然在性方面給我們使用。如果妳們收回這種可用性並且開始討論關於那什麼自治的垃圾女性運動,我們將瓦解任何曾給予妳們的支援…」(註一)

數十年前的所謂「垃圾女性運動」,不過替換成今天的「良婦女性主義」罷了。「我們會做的是將允許妳們成為蕩婦的權利。如果妳們堅持要做『良家婦女』並且反對我們在性方面使用兒童的權利,我們將對妳們惡言相向並唾棄妳們…」不是嗎?

鞏固父權「好女人」、「壞女人」的二分法似乎在兩岸性別論述之間非常流行,例如在一篇〈Consent與後悔〉當中,作者指稱諸如「『污糟』、『恐懼』和『自卑』感覺,是反性,恐性社會的socialization底下而產生的。」而如果有誰在性方面受到迫害,也是源於恐性社會「對性的妖魔化污名化病理化」。這實在是很有趣的觀點,這種「有趣」簡直是晚近一批開模壓出來的進步人士的共通特色。……戀童的中年男人在公寓樓梯間誘騙女童進而猥褻,之所以引人愕然是出自「對性的妖魔化」?如果你讀到每年成千上萬的女人被販運、強逼賣淫而深感憤怒,則純粹是因為你自己將性「汙名化」?一個男人穿著洋裝跑到女人面前自慰,對方花容失色都要怪她自己將性給「病理化」?

我們很清楚的知道,男人藉著性交懲罰女人,藉著性交表達對女人的仇恨,藉著性交表達男性優越,藉著性交教育女人-「性就是男支配女屈從 (至於那些少數則都是娛樂男人用的奇觀式消耗品)」,男人可以藉著性為女人貼上各種具貶抑、羞辱含義的標籤,他們自己則永遠無懼 (唯一懼怕的就是喪失男性特權)。性別階級是如此明顯,往常的父權在做的就是不遺餘力挑戰女人的身體界限,現在男人們更打算挑戰兒童的身體界限。

不去檢視將身體妖魔化的色情體制,反而將責任推到因為活在一個將身體妖魔化的制度,而對性感到厭惡的「良婦」身上。對於進步男性 (或是被進步男性所挾持的女人)而言,這些由於身受暴力而決定「反性」的女人,絕對稱不上自主。我們卻一眼便能看出她們所遭遇的傷害也無法簡單以「恐性社會對性的妖魔化」一語帶過,反而很明顯的是男人透過性作為支配手段所造成。這種鞏固父權二分法的論述之所以如此流行,出於男人們不願/不敢思考,若性真的讓女人是自由的,為何會有女人去厭惡或是恐懼?

當有兒童拍攝了寫真集,這些人不去思考寫真集的身體詮釋出了什麼問題?不去思考凝視寫真集的觀眾情慾是否含有暴力成分?他們為何不想思考?因為男人不想讓女人們知道他們創造的色情體制是在壓迫女人,並且還告訴女人在這種壓迫凝視下必須表現得自主。而混蛋男人們現在應該打算在大家積極清算他們的壓迫之前,先一步倡導大眾支持兒童 (在環伺的父權訊息中)的「自主」,並且若有什麼限制兒童的情事,必定都是「保守」、「沙文」直男與「良婦女性主義」的過失,自己則繼續站在階級的頂端,透過一手創造的色情繼續使用性慾貶低女性與兒童,並教育她們,妳們必須用怎樣的形式發洩性慾望才叫做解放、進步,壟斷了情慾性慾的多元性,不然妳不會看到青春期的小正妹根本是有如同一家廠商出廠的女性,那無形的工廠正是男人的色情體制。

男人位於性別階級的頂端,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當今的男人藉由張貼許多如「保守」、「右派」、「沙文」、「道德」等標籤,將男人區分成不同的群體,以分辨孰進步,孰落伍。或是擁護一些「性階層」的說法,彷彿某些「好性」會自動排斥「壞性」,因此熱衷壞性的男人是多麼受盡折磨。實際上一個男人即使缺乏社經方面的優勢,他仍舊在性別享有特權,當他沉迷於壞性時,好性的女人們也無法剝奪他什麼資源,遑論許多具社經地位的男人也十分痴迷於「壞性」,有誰能壓迫他們嗎?即使男人之中有多元的群體,他們仍舊屬於同一個「男人」的性別階級。

是的,經過這次事件,女性主義者應該更緊惕,我們不該把女性主義的焦點只放在女人在色情體制內怎麼做,如何保護兒童……等等。我們更應該更積極的去大聲指責、監督男人的色情凝視與壓迫,讓女人與幼童的身體、性慾與情慾可以真正不受男人干擾,性慾不該再是宰制的,讓人懼怕的。

(註一) 引自〈Woman Hating – Right and Left〉,Andrea Dworkin著

/Vagin、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