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只要權利,不要義務」的異性戀男人 /布朗 小姐

基於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女兒無法為娘家或自己增加財富,還要無償為夫家持家、提供情緒與性勞動、生育和養育等功能,聘金與嫁妝便是將生養的女兒嫁於他人的其中一項「買賣」條件。如今大多數人視男女平等「習以為常」,無怪乎新聞「女方開口200萬聘金 男方不給結婚告吹」(註一)引起網友反彈,稱其為「賣女兒」之舉。因此若要朝向性別平等,我們應廢除「嫁」女兒的思維,婚後女性無論是法律、制度與社會層面上皆有充分的自主權,權利不能隨著任何條件被「賣掉」。

但情況並沒有這麼樂觀,已婚女性的權利並沒有隨著廢除聘金與嫁妝而來,從「主計處:2013年女性和男性的勞參率比較」可以明顯看出女性於適婚年齡後的勞動參與直直往下落。儘管她們普遍受教育並認識「財富獨立」的重要性,但真正能在婚後、生產後順利返回職場的仍偏低,或者即使返回職場也被派與較低階、無升遷可能、兼職的職位;同樣是「成家立業」男性被賦予有責任、能承擔的正面形象,女性則被視為無企圖心的拖油瓶。要解決這些問題除了完善的托育制度、合理勞動條件、家務的重新分配,更重要的是-正視那些被「低估」女性的勞動。

無論是對外或對內,女性擔任的社會角色長期被低估,一位家庭主婦常常是家中最沒有尊嚴與地位的,她們的生產、養育、清掃、採購、料理、管理財務是無償、全年無休的「份內工作」,若要向丈夫要求多一些的生活費,免不了登上臉書粉絲團「靠北老婆」,更別提奢侈的娛樂花銷。這些丈夫很可能不知道真要斤斤計較,200萬的聘金是請不起一個家庭主婦的一年經濟貢獻:224萬(註二)。

至於回歸職場的女性又如何呢?觀看TED「未來十五種職業多由女性主宰」(註三)似乎燃起了一些希望,普遍由男性掌握的職業:律師、醫師、會計師,她們開始在其中佔重要地位,但也僅止於這些高階職業,也就是她們足以負擔高額的保母與清潔員費用,來分攤與彌補家務工作。反觀台灣服務業的就業人口佔所有產業的58.76%,即便在女性人數較多的行業(批發零售、住宿及餐飲、金融及保險、教育服務、醫療保健服務、電腦系統設計服務、美髮及美容美體),或女性工作時數比男性長的行業(住宿及餐飲、教育服務、醫療保健、藝術休閒、影片音樂出版、電信業、美髮美容),從事服務行業的女性的平均薪資所得,卻低於男性,且多位於基層。(註四)

柯文哲在著作「白色的力量」指出:重男輕女是生物的本能,而且女性越多的產業代表該產業越沒落。此話將該產業沒落推因於女性能力低落,無疑是本末倒置,真相是在一個父權主導的社會,女性擔任的家庭工作被視為無經濟價值的;任何男性不願擔任的工作:清潔、照護、保育、門面,多交由女性承擔;自然多為女性從事的職業,其地位都被評定為較低。即便是Sheryl Sandberg,Facebook的營運長,也比男性經理人遭受更多質疑與評斷,無論是基於專業或非專業。

廢除不合理的婚喪習俗是朝向性別平等的其中一步,同時也提醒樂見聘禮習俗被廢除,卻不願給太太多一點尊重和感謝,「只要權利,不要義務」的異性戀男人是否也該一起支持建立平等的公共托嬰、職場環境、家務分配?

(註一) 女方開口200萬聘金 男方不給結婚告吹
(註二) 224萬!人夫慚愧告白「我請不起我老婆」
(註三) 未來十五種職業多由女性主宰
(註四) 來源 (編按:圖「主計處:2013年女性和男性的勞參率比較」,第二個年齡區間應是20-24)

/Ms.Brow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