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關於賣淫制度、販運與北歐模式的迷思 /Meagan Tyler

10 myths about prostitution, trafficking and the Nordic model

原文/Meagan Tyler (FeministCurrent) 翻譯/依凡斯

當澳洲反婦女販運聯盟 (Coalition Against Trafficking in Women Australia, CATWA)將我們所發行的關於北歐模式 (Nordic Model)的新報告加以公佈時,性產業的支持者開始鎖定我們的Facebook專頁作為批評的對象。

當我繼續在《對話》(The Conversation)針對北歐模式的成功發表意見時,有一小群人以及一位著名的澳洲女性主義者,花了許多時間交換北歐對賣淫政策所持的偏差態度,並出言輕蔑任何笨到認為一個交易女人身體的興旺產業根本不是必然現象的人。

任何曾撰寫或發表對性產業的公開批判者,都很熟悉這些謬誤與捏造。這些通常缺乏參考資料以及相關證據的聲稱,在特定領域是如此頻繁地被重覆,乃至幾乎成了真理。如果你經常說著一件事情,它就會成為真實,對吧?

為了能夠針對這些可以預期的批評提供超過140字元的回應,以下的列表便回應了我曾碰過的最常見的迷思。

1. 我是個性工作者,我選擇性工作並樂在其中

這是最廣為流傳的反駁之一,並且被許多人用來作為某種使對方潰敗的理由,彷彿任何一個人聲稱他們享受性工作就能使所有關於暴力、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以及賣淫制度中的販運的證據神奇地消失不見。

近期在法國提出禁止購買性服務法案的社會主義議員奥莉维耶 (Maud Olivier),強烈抨擊那些「偽善」的批評:「所以只要有個娼妓表示自己很自由,就能夠使其他人的奴役變得體面而可接受嗎?」她質詢共事的國會議員。

但「我喜歡性工作」的評價被視作一個有力的論點加以提出,因為它被認為反擊了基進女性主義者及其他人據稱包羅萬象的主張-賣淫的體系對女人造成傷害。

這倚賴的是對基進政治、結構性壓迫以及老掉牙的關於虛假意識的概念的誤解。並不因為你喜歡一件事物就代表它是無害的 (一如喜歡某件事物不會自動讓它變成女性主義的)。基進女性主義者也批判美容技術,且表明你選擇穿著高跟鞋並不會使批判變成錯誤的。更不代表這些女性主義者因為你穿著高跟鞋 (我曾聽聞這點被許多大學的教程提出)或從事賣淫而感到厭惡。

同樣的,當任何實踐基進政治的人指出自由選擇是個天方夜譚,而我們所有的行動都被特定的物質條件所約束時,這不等同於表示我們都是被幼兒化的、無法為自己下決定的懶人。它的意思在於我們並非全然飄蕩於一個文化的真空中使得任何決定能完全不被結構性的問題如經濟的不平等、種族歧視與性別歧視影響。

2. 只有性工作者有資格對賣淫制度發表評論

這個迷思經常被用以與前者相串聯。這裡有我曾見過的最佳/最糟的例子

儘管如此的交流可能是更廣泛的、意圖虛假地利用個人的經驗來壓倒研究並反駁更普遍的社會趨勢的問題的一部份 (性別歧視不存在,因為我沒碰過!),在賣淫制度的背景下,還有更多這種互動。反覆聲稱只有現正從事的性工作者有資格去討論性產業,是意圖使倖存者噤聲並佯裝賣淫制度的影響只適用於那些目前在產業中的人。

的確有許多女性主義對賣淫制度的反對是聚焦於賣性婦女所受的傷害,正該如此,這些傷害是嚴重而特有的。但,正如北歐模式的倡議者指出,賣淫系統的存在也是性別平等的障礙。

只要女人 (沒錯,也有賣淫的男人,但麻煩請誠實並承認在此使用「人們」只會抹煞了在賣淫制度中的絕大多數是女人的事實)可被如商品般買賣以提供性,這就是所有女人的議題。瑞典人公認這點,當他們在1999年提出最初的買春禁令時,而法國的女權部長此時正忙於再次解釋它

3. 所有的性工作者都反對北歐模式

首先,指出相對於每個反對北歐模式的妓權組織,都有個倖存者的組織在倡議它是很重要的。

每個具有任何性產業經驗的女人都痛恨北歐模式的觀念被世界各地的若干妓權組織戰術性地聲稱,而這相當程度倚賴第二點迷思。這種聲稱多半在後面加註著一個俄斯特根 (Petra Ostergren)的部落格連結,用以證實 (要我們遵循)所有的賣性婦女都厭惡北歐模式並偏好合法化。

很明顯的在性產業中有些對北歐模式非常直言不諱的反對者擁有重要的平台。但很難說這些組織代表著全世界的賣性婦女,或是那奇怪的部落格貼文 (缺乏參照或其他證據)證明了北歐模式是個失敗。

4. 北歐模式否認了性工作者的能動性

對於北歐模式,那些批評者似乎很難領悟的其中一件事,是它其實關於約束嫖客,而不是約束那些賣性的人。這就是為何它將賣性者除罪化。此模式並未忽視「選擇」賣淫的可能性,而是確立在賣淫體系中購買女人是政府必須積極制止的。

這真的很簡單。北歐模式認知到對賣淫制度及販運的需求愈少=賣淫及販運愈少∴ 減少許多女人暴露於這種特定形態的虐待之中,並創造一個更好的機會達成性別平等。

如果你認為政府應該鼓勵賣淫產業的滋長,並將它視為一種對女人的有收益的職業,那麼你必然不同意,但這不表示此模式否認了任何人的能動性。

5. 北歐模式合併了賣淫制度與販運

許多北歐模式的反對者採用了聯合國預防、禁止和懲治販運人口特別是婦女與兒童議定書 (United Nations Protocol to Prevent, Suppress and Punish Trafficking in Persons Especially Women and Children) [http://www.ohchr.org/EN/ProfessionalInterest/Pages/ProtocolTraffickingInPersons.aspx] (見文章3a)所提出的對販運的理解。相對於廣泛流傳於許多主流媒體的「人們在槍口威脅下於國際邊境間移動」的版本,這是對販運更細微的了解。也許這是混淆所在。

但即使在援引這種更實際的、有聯合國支持的對販運及脅迫手法的理解,北歐模式並未假定所有賣淫的女人必然遭到販運。

北歐模式確實認知的是在賣淫與性販運的市場之間存在連結,特別是對性服務的需求加劇了性販運。因此,如果你期望減少性販運,那麼你必須縮小賣淫的市場。

這項邏輯更進一步地得到最近由英、德經濟學家領導的,關於150個國家的研究支持,該研究顯示了「賣淫制度合法化的尺度效應導致賣淫市場的擴張,增加了人口販運。」

6. 北歐模式並未奏效/使得賣淫「地下化」

北歐模式並未減少對賣淫的需求是個經常無證據地被重覆的爭辯,但偶爾它聲稱瑞典政府對自身立法的檢討顯示了該模式的失敗。如法律學者華特曼 (Max Waltman)表明的,完全沒有這樣的事。瑞典政府為官方檢討所委任的研究顯示街頭賣淫減少了一半

「哈!」批評者說,「這研究採用了有瑕疵的方法,賣淫只是地下化了。」或許,但這沒注意到其他的資料,包括研究顯示瑞典人買春的數量有所下降,據報警方攔截了來自人口販子的通訊,內容稱瑞典是個「不良的市場」

同樣值得考慮的是在此背景之下,所謂「地下」的意義。在合法與除罪化的體系,例如澳洲某些地方,「地下」被認為是指街頭賣淫。因此,若賣淫活動自街道消失,它到哪裡去了?批評者的主張是線上及室內,假如合法化的擁護者頻繁地吹捧室內賣淫的好處,這倒滿詭異的。

7. 北歐模式剝奪女人的生計

這項迷思是最有趣的,因為它實際上是在承認北歐模式奏效,直接反駁了第六點迷思。如果此模式確實剝奪女人的生計,事實上僅止於減低對賣淫的需求。此外,完整的退場計劃是此模式關鍵性的部份,涵蓋接觸多樣化服務的管道,其中包括再訓練與就業協助。

如 #nothingaboutuswithoutus 等主題標籤 (被許多團體所使用,不僅限性產業組織) 經常伴隨著這種聲稱出現,彷彿對所有人來說,唯一令人滿意的選擇就是接受一個繁盛的賣淫市場,只因為有些人想要如此。

當然,勞工不只是一般人,如果你相信「性工作是工作」這台詞。先不考慮賣淫是個如其他一般的工作這想法的問題,如果我們接受這個前提,那麼便無法討論,因為任何特定產業的勞工不必憂慮於決定這項產業是否會繼續下去。

以澳洲的褐媒與林業為例,這些是被政府認為在許多方面有害的部門,因此-雖然兩者仍潛在地有利可圖-卻不再具備社會許可能夠不受禁止地開發。這些產業的勞工經常為了他們的工作遭受威脅而義憤填膺,便是為何工會主張「公平過渡期」(just transitions),提供再訓練與社會及就業服務的援助管道給予受影響的勞工 (很耳熟嗎?)。通常,這些工會已不再爭辯前述的有害產業必須純粹為了避免使勞工失業而持續進行。

如果性工作是工作,而賣淫只是一個產業,那麼它正如其他產業般對更廣泛的公開討論以及政策改變開放,包括政府將不再允許它繼續運作的可能。

8. 北歐模式使賣淫變得危險

先談最重要的,賣淫就不安全。提出北歐模式使賣淫變得危險是虛偽的。這種聲明同樣忽視了研究顯示傳統形式的合法化與除罪化實際上無意於保護賣性婦女免於極高機率的身體與性暴力以及心理創傷。

合法化的制度培養了更大的需求,並製造了一個正擴大當中的非法產業環繞在外,因此佯裝在賣淫合法化的地區,所有的女人其實都在合法的賣淫形式當中實為謬論。此外,遍及賣淫合法化、除罪化和入罪化系統,創傷的比率都是類似的。

遺憾的是,即使北歐模式也不足以完全保護仍在賣淫的女人遠離許多狀況-只要有賣淫制度就會有傷害-但它使情況更差的想法是欺騙性的。

「更多暴力」的聲稱多半涉及到ProSentret的一個被廣泛引用的研究,其中發現挪威引進北歐模式之後,賣性婦女受到嫖客特定形式的暴力行為據報有所增加,包括拉扯頭髮和啃咬。但這些描述經常漏掉的是,研究也發現女人遭受的其他形式暴力,包括毆打與強暴都劇烈下降

至於賣性婦女無法獲得足夠的社會支援,這可能是一個基礎的問題。假若如此,這勢必需要解決。但這是執行方面的問題,而不是模式本身的缺陷。

瑞典所推出的北歐模式原始版本,是保護婦女 (Kvinnofrid)改革的一部份,為各種處理針對女人的暴力的服務注入更多的政府資金與支持,特別是在賣淫。我們已再次於法國看到了這種措施 (譯註:法國的法案因故擱置至今),一併引進將賣性者除罪的法律,以及遏制其他形式針對女人的暴力措施。

9.北歐模式實則一種變相的道德運動

儘管北歐模式的實證方針被進步與社會主義的政府所引進,這個主張仍堅持這是某種狡詐的宗教人士或保守派企圖抑制性的表達,而不是解決販運和針對女人的暴力的有效方式。

但也許這一切都取決於你如何定義「道德運動」。如果你將女性平等運動視為「道德運動」,那麼我想它是。如果你堅決不考慮所有支持北歐模式的證據,而希望在「道德」層面爭論,那麼請便。那些認為對婦女的暴力是件壞事的必然會在辯論中勝出。

10. 研究賣淫制度的學者利用賣性婦女賺錢

這在用來使挑戰性產業的女性主義者噤聲的技巧大全中是個相當新的方式。我第一次碰到這樣的指控是在這裡的留言區,繼而後續的電子郵件很受用地勸告我,指出我只是和強暴賣性婦女的男人一樣,因為我免費利用著性工作者的經驗。

因此讓我非常清楚地聲明:學者進行研究。對許多像我一樣的人而言,這往往包括整理現有的研究並使用證據創造可辯護的理由。這是我們的工作。無論我們正研究什麼主題或領域,它是我們的工作。

從事對北歐模式的公開辯論,並援引相關研究,並不是企圖為賣性婦女說話。而是試圖將這項研究的成果帶給更廣大的受眾。如果這被認為受到性產業的威脅,那麼肯定表明了北歐模式是有效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