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並存的情感教育與厭女情結 /依凡斯

回頭檢視我們自身的經驗,無論是身為女人的,或是曾經作為一個孩子的經驗,不難發覺事實上沒有「社會不允許男性表露挫折、失敗等情緒」這回事。男人仍舊被鼓勵發展出他們特有的一套表達方式,並且我們無法否認這套方式確然奏效,此外,它除了「表露情緒」,更額外達成了某些目的。假如男性的情感教育是如此失敗,這是因為人們絕大多數沒有發現癥結所在-男人表達情感的方式深受他們的厭女情結左右,但當我們聽聞男人吐露「說自己的感覺很娘」,卻反倒認為他們真成了無辜的受害者,沒有查覺字裡行間流露的就是對女人的歧視。男人不是一種完全不懂得盤算的動物,他們也不是三歲兒童,之所以決定切斷自己直接與外界情感交流的管道,正因為他們不想變得如同女人-一個有欠情緒管理、經常被脆弱籠罩、無助、軟弱的族群。

打從很小的時候男人便知道了這點,在其他女孩子哭泣的時候,在女人們表達自己的脆弱的時候。單憑生殖器官不足以構成男性認同,維繫這種認同的關鍵之處是將女人或「缺乏男性特質的人」視為次等族群,因而這些人示弱的同時,當然是建立男性認同的絕佳時機,家長們 (特別是父親)無論直言告誡或是迂迴地給予鼓勵,都在明/暗示作為一個男性的意義,就是棄絕這些軟弱纏身的女孩所表現的行為,如此他便更高一等。小男孩倒沒有從此成了一種可憐的性別,他們還是被變相鼓勵以其他的方式表達感受,例如遭遇挫折時的暴跳如雷、為此將玩具或家中物品暴力摧毀、與同伴鬥毆、踩死昆蟲或是凌虐其他的動物。這些行為並不真心地被禁止,多半他們只換來一些「要愛惜物品」、「要用更『高明』的方式打倒他人」等等的片面回應,而其中涉及的暴力常被認為無關痛癢-「男生的天性就是這樣的」:衝動、殘暴、意氣用事,但這不妨礙他們的性格,說不定還有助他們的發展呢!例如殘忍地將昆蟲緩緩捏死的行為不外乎是種「探索自然」的表現。

男人的這套情緒表達方式你我都很熟悉,為了強調其男性優越,必要時使用一些暴力是被認可的,特別是施加於被認為是「弱者/附庸」的那些人。這可能是發生在妳身為一個女友的時候,對方經常不明原因變得暴躁,對他人頤指氣使,甚或惡狠狠地瞪妳一眼,或是直接出手對妳推擠,彷彿妳隨時都有遭遇毆打的危險。即使知道了對方情緒的成因,妳除了容忍這種行為以免遭殃之外似乎沒別的方法,他的確是受了挫,但沒打算聽一個次等人的建議。我們都經歷過兒童階段,有些人具備作妻子的經驗,許多男人下班回家的臉色猶如家人是他的世仇一般,就連孩子都曉得這時全家人最好都安份地在各自的位置上,看起來很穩妥沒有差錯,萬一有誰今天犯了什麼過失,他將是引發家庭風暴的導火線,招致玩具被摔壞、作業被撕成碎片、茶几上的物品掃落一地甚至一頓暴打等等的懲罰。透過這些再熟悉不過的經驗,也許我們還可以相信「男人不過是不被允許表露情緒的可憐人」,隨著這些狀況一再發生,大家都很清楚男人在外遭遇了挫敗,甚至也知悉其中細節。他們的確成功傳達出情緒,同時,更附帶著「我是關係中的主宰者,你最好懂得察言觀色,保持順從」的警告意味,眾人於是如坐針氈,不敢輕舉妄動。

男人從小便被允許使用暴力去加以顯現自己的情緒,當他們產生挫折感,感到無助的同時,可以將各種暴力施加於他人身上。可能是對他們的妻小、女友、朋友、不認識的路人甚至動物。「男人的天性就是有些暴力」總是包裝著科學的外衣出現在我們周遭,告誡我們別妄想消滅他們的這項特性,實情卻是與其直接說出內心的脆弱以便尋求協助,使他們感到自己如同女人一般軟弱無能,男人更樂意接受以一個支配者的姿態-暴力-來傳達他們的感受,同時提醒著他人「男人是性別階級中最優越的一群」。

情感教育無法與厭女情結並存,一個忽略歧視根源的情感教育不可能產生徹底的改變。在強調男人有欠情感教育的同時,沒有必要將他們視為無能為力的受害者,因為事實上他們就不是。男人並非不懂得直接表露他們的內在、向他人傳達需要幫助、需要情感支援的訊息,而是他們「不想」這麼做。這個不願意就建立在對全體女人的貶抑上面。隨機殺人事件透露的不是男人多麼無助,是他們即便成為「荒野中孤獨的野狼」,仍舊寧願選擇殺人作為手段,選擇極端傷害他人的方式來達成一些支配與優越感。「殺人」的行為本身和男性支配脫不了關係,一如那些被凌虐的小動物,或多或少以牠們的血反映出加害者身為男人的優越。這社會上同樣有許多孤獨絕望的女人,我們卻很少看到女人選擇傷害其他的生命。莫非這是因為孤獨絕望的女人都朋友成群,不缺抒發情緒的管道?事實是,女人的認同根本上不需透過支配別人來達成。

男人只有在要求女人付出更多時,才會算計著以「無知」、「無能」作為手段,例如某些男人便自稱他們無論如何就是學不會愛人,因此女人更該徹底實踐她們關愛的「天賦」。因為男人沒有能力表達自己的情感,女人自然應該多所包容,對他們循循善誘,實際上女人在關係中包容得不夠多嗎?這不是予取予求的理由,男人不是沒有面對脆弱並與他人建立情感互動管道的能力,只不過他們沒有打算放棄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哪怕是要以死刑作為代價。

/Evance

從女童之死談男性情感教育 http://goo.gl/lySClD
南方朔:當青年成了荒野中孤獨的野狼! http://goo.gl/NlwZRU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