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討厭婦人之仁? 反廢死的厭女暴力 /壞情感

這一陣子因軍中被虐死的受害者-洪仲丘,他的大姊-洪慈庸宣布參選立委後,她表示她支持廢死結果引起軒然大波,許多反廢死的網友攻擊她,說她「消費親生弟弟」、「不在乎弟弟死活」等冰冷的輿論霸凌,尤其有一種攻擊她的言語帶有厭女意涵,是說她是「婦人之仁」而對加害者太仁慈,很明顯地這句話不僅相當嚴酷缺乏人性關懷,同時更是對女性關懷情感的否定。

社會真的討厭所謂「婦人之仁」嗎?其實這個父權社會在鞏固自身權力的時候根本不可能沒有它!試著想想看,如果女人都沒有仁慈的美好特質,要如何維繫父權之下的婚姻家庭結構?要如何滿足父權將女人成為情感提供者的機制?再試著往上一層想,如果女人都很有自我意識,不服膺於父權、勇敢地與父權決裂,那對抗父權的勢力便不會如此勢單力薄了!只是在父權社會中,社會並不希望這些女人花力氣去對他們眼中「不必要的人」仁慈,取決標準還是父權與資本主義,女人只能當個良家婦女去盡好妻職與母職,關心她們的丈夫小孩,或者當個蕩婦去關懷那些與她有性接觸的男人們,不願意讓女人更進一步地去關心社會、國家議題,更不要說在他們眼中沒有價值不配擁有生命的罪犯。

而且我們的國家刑罰制度,大多時候是站在父權那邊,從性暴力案件來看就略知一二,要不是被社會結構容忍,不然就是社會只知道懲罰加害者,卻忽視受害者與親友們的處境,以為懲罰只要加害者就能實踐對受害者的正義,不僅受害者保護與補償沒做好,更不曉得這些過程造成許多對受害者的二度傷害!還愚蠢地以為光是懲罰加害者就能遏止社會產生性犯罪,而不是更進一步的改造整體社會,讓我們的社會朝向零仇恨、零暴力、零犯罪邁進。這些只要嚴刑峻法;不要修復式正義、受害者保護、加害者再教育、社會整體改造有很大一部份,是因為父權資本社會閹割人們的情感,也不重視關懷、仁慈等陰柔優點,只追求效率與觀看效果,以節省成本而非對社會的關懷與提供溫暖為前提。

至於網路上的厭女攻擊現象可以說是非常常見,單單是在廢死議題中,就不少反廢死人士會恐嚇廢死人士:「等我姦殺你媽媽,你再來談廢死!」、「你敢支持廢死,不怕你女兒被我姦殺嗎?」,這種針對女性的性暴力恐嚇,甚至更具體化的變成恐嚇信件寄去廢死團體,以強姦、輪暴、姦殺等字眼,恐嚇在廢死團體的女性工作者,這樣的父權厭女暴力作為反廢死的立場。

這邊要說的並不是一定要誰支持廢死,而是在任何議題的討論都不該以暴力恐嚇、對特定族群(性別、種族、障礙者)的歧視作為立場表述!

/壞情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