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院安全-一個危險的迷思 /Caroline Norma

Brothel safety a dangerous myth
有一種替代藉他人賣淫以盈利模式的方案。

原文/Caroline Norma (Brisbane Times) 翻譯/依凡斯

維州消費者事務署 (Consumer Affairs Victoria)的職員本週讀到《世紀報》(The Age)的一則關於娼妓計劃為一起暴力事件控告妓院的報導必定突然冒起冷汗。消費者事務署持續向在維多利亞經營合法妓院的皮條客收取牌照費,別名為「性工作服務許可」的能力,端賴在妓院中針對女性暴力的消息不被公眾所知。

報導是關於墨爾本一家合法妓院內,一名女子拒絕與「顧客」發生未經防護的性行為之後被對方持槍恐嚇的案件。

在維多利亞從事室外賣淫女性遭受性侵犯的數據很容易取得,但沒有政府或學院針對妓院內暴力的研究檔案。

消費者事務署公開地宣傳「室內」賣淫對於維多利亞女性是個安全而正當的工作選擇的觀點。既然減害的言論仍是貌似可行的政策方針,監督合法化的妓院產業即是可行的。

根據這種浮誇的說法,求助於娼妓是男人的一種「不可避免的」習性,必須在由政府監控的溫暖、安全、高度保障的妓院中滿足。以街道為依據的賣淫當中的暴虐行為賦予了這種言論說服力。街頭賣淫是危險且在社會上不受歡迎的,所以維多利亞政府針對問題的因應便是引導女人離開聖科達 (St Kilda)的暗巷並進入妓院,在那裡她們的健康與安全據稱受到消費者事務署職員檢驗的保證。

當記者與學者報導了妓院暴力,為消費者事務署繼續收取許可費的行為辯護的誇張策略開始被解開。

三位曾在2011年訪問合法妓院中的女人的新南威爾斯 (NSW)學者發現身體安全是女人最大的關切之一,一名受訪者告訴研究人員她恐懼男人「已知受感染地前來按摩院且強硬地去除…[保險套]防護措施,成為劇烈的身體暴力。」甚至一份在2009 年由消費者事務署委任的報告記錄了合法妓院中的女人在讓男人同意使用保險套方面有困難。

女人在維多利亞的合法妓院中是安全而受保護的主張是個官僚政治的幻想。甚至由州政府為其針對賣淫制度的減害措施而資助的組織,性產業健康與教育資源協會 (Resourcing health & Education in Sex Industry, RhED),對於室內的安全也沒有十足的信心。它在網站上建議女人應該檢查妓院設有「脅迫」警報裝置,「並且那不在床板或在地毯下等妳無法觸及之處」。

賣淫制度固有的性暴力並未根據它是在車內或妓院按摩池內所犯下而有太大改變。

若干其他國家針對賣淫制度採取了非常不同的態度。瑞典、南韓 (註:該國法律為娼嫖皆罰)、挪威與冰島全部制定了反映賣淫制度-甚至是合法妓院中的賣淫-都是無法接受的且不應於性別平等的社會中被鼓勵,更別提以此盈利的觀點的法律。這些政府採用了瑞典模式的立法,懲罰以他人賣淫謀利者 (皮條客),以及那些試圖購買娼妓服務者。

在此模式下,賣性者被視為暴力的受害者,且不會引來刑罰。更確切的說,責任轉移到了交易、盈利與使用賣淫婦女的男人身上。

瑞典模式不只純粹將賣淫制度視為非法行為。它同時公眾教育活動與警方在賣淫制度傷害方面的再訓練,並鼓勵針對此議題的實證研究。提供女人退場計劃以在居住、職業、法律與醫藥問題,與藥物依賴方面幫助她們。韓國政府提供每月津貼幫助女人離開賣淫,並為男人進行教育計劃。

消費者事務署員工下次從墨爾本那間女人被顧客持槍恐嚇的妓院「布萊克本的蝴蝶」收到牌照費支票時,也許他們會記得瑞典模式,以及它為一個性別正義的社會提供的不同視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