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危險人物叫做「情人」 /依凡斯

如果我們知道42%女性曾經歷伴侶施加的身體或性暴力成傷 (這可能還未包括那些將對方的暴力視為「多元性實踐」的),卻同時認為與男人同床共枕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未免矛盾了點。當男人從未能將女人視為一個平等的主體時,針對她們的暴力始終無法消失。倘若我們知道男人打從出生起便接受著一種「女人比較低劣」的教育成長,並且以此作為其男性氣概的基本要素,卻同時不認為異性之間的情感關係有任何奇怪之處,若不是在奢望他們進入關係之後忽然間大徹大悟,那麼就是在指望「神蹟」。

顯而易見的,男人大多將他們的優越感帶入與女人的關係之中。這些向來不懂得什麼是與異性平起平坐,唯獨深諳以對待次等生物或是一件消耗品的方式與女人相處的,倒十分專精於「矯正」女人的思想行為、「矯正」女人的性,以符合他們的男性中心主義。實在很難相信這種關係裡面發生過任何真正的「性與情感」,男人只是在姦淫與物慾一個比他低等的性物件。因此,我們不曾聽聞他們投入感情之後突然學會了平等,倒是發現有些女性新添了長久無法痊癒的內傷,有些女性被割去了五官,有些女性被虐死、被刺殺身亡,甚至禍及全家,更常見的是許多被偷拍的女性,她們的性成了一種可任意掠奪的財產,被這些「前任情人」如一具動物屍體暴露在網路,讓成千的獵食者瓜分。

這是一種很完美的詭計。即使散佈性交影像的男人遭到判刑,也很難阻止這些影像繼續流傳下去,只有到了大多數男人都感到乏味生厭的一天,受害女性如消耗品的價值才終於殆盡。接著,男人們又開始物色新的受害者。其他女人的惡夢並不是從這時才開始,它反而無窮無盡。男人之間構成一種將女體視為公共財產的體系,這種使用受害女性影像逞慾的行為不僅發生於私下,男性同儕之間甚至可以在教室、辦公室公然議論並散佈這些影像,顯示他們對當事者的創傷完全不以為意,更以殘害女性為樂。這些宰制系統的共犯,認可對女性施加的暴力,並且堂而皇之以「天性」交代。

「不是所有的男人…」是句萬用的開脫之詞, 然而我們倒是不會看見有人容許同樣的句型套用在諸如「不是所有的擁核人士…」、「不是所有的國民黨員…」、「不是所有的富人…」,唯獨針對「男人」這個階級/族群是如此的寬容,甚至於容許他們去使用網上流傳的偷拍影片。似乎是因為「只要男人不認為這是一種對受害者的強暴,那就不是強暴,只不過『剛好看到』而已」,而它之所以成為一個被誇大的問題純粹肇因於「女性主義的仇男傾向」。事實是,我們若想看到一個男人去糾正其他同性的暴行,簡直如大海撈針般困難,他們寧可獨善其身,寧可把責任推給婦女團體,或是索性也跟風一句「不是所有的男人…」。

有些男性表示,男女之間除了權力支配關係外,還有一種交往方式是透過「愛」進行的。奇聞!或許我們應該懷疑男人所謂「情人」的定義和其他人大不相同,更準確的說法是,它有兩層含義:表面上的意義是「真心陪伴與奉獻」的角色,本質上卻意指一個有權支配女性、無止盡剝削她們的性的嫖客。表面的意義特別用以對外張揚,許多人也就誤以為世界上真有與男人「墜入愛河」的奇觀,實際「情人」不過是種欺瞞的招術。在與女人發生關係的前後 從未將她們視為平等主體,男人對此心知肚明。嚴格說來,沒有「恐怖情人」的存在,一個從未將女人視為平等主體的男人,一直都是危險人物。

在美國,女性遭謀殺的案件當中,38%兇手是她們的親密伴侶;42%女性曾經歷伴侶施加的身體或性暴力成傷;每四名女性中即有一名會在一生中遭遇家暴;85%家暴受害者是女人;每15秒便有一名女人遭到丈夫或伴侶毆打;估計每年有130萬名女性遭受親密伴侶的身體侵犯。世界銀行數據庫資料顯示,15~44歲的女性遭遇暴力死亡的數字較之發生車禍、罹癌、瘧疾、戰爭而死的「總和」更高,……男性最主要的性對象,就是年齡介於這個區間的女性。

「性/愛」這個長達上百年的漫天大謊,一直是男性宰制的手段之一,只不過包裝得較為精美,等到女性的存在不再有取悅功能或成為威脅,其中殘暴的本質就會暴露出來。妳也許可以相信有男性的「情人」,但這個字眼背後的意義,和車禍、罹癌、瘧疾、戰爭等相去不遠。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