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阿姆斯特丹的賣淫法規仍舊無法保護或壯大女性 /Lily Rae

Why Amsterdam’s Prostitution Laws are Still Failing to Protect or Empower Women

原文/Lily Ra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翻譯/依凡斯

伴隨著1988年賣淫制度與大麻消費的合法化,阿姆斯特丹或被宣示為自由主義及社會發展的中心。然而,在倚靠於櫥窗中如肉塊般展示女人的,阿姆斯特丹最著名的德瓦倫紅燈區中為數顯著的妓院由於犯罪活動的嫌疑而關閉之後,顯示此制度並未奏效。

.剝削常態化.

在二十三歲高齡的近期,我初至阿姆斯特丹。

我做了所有導覽手冊上告訴你的事-驚異於梵谷美術館中的畫,在安妮法蘭克的屋子攀爬每一格令人斷腿的臺階,一天至少喝上三杯不加牛奶的咖啡,並且大吃高達乳酪。但我並未抽上一支巨型的大麻煙捲,假使你想知道,主要是因為上次我這麼做的時候,我停止傾聽正與我交談的人,反而開始著迷於我有張大而肥的倉鼠臉的想法而所有人都對此大笑。

我也吃了一個引起轟動的Febo漢堡-阿姆斯特丹的速食連鎖Febo背後的基本概念,其實是24小時提供漢堡、炸肉丸、烤肉串等等的販賣機。漢堡放在玻璃門後的一個小型熱座上,你在投幣口放入幾個歐元,門打了開,而你不需透過棘手的人際互動便得到一個漢堡。

有趣的是,德瓦倫櫥窗內女人一字排開的方式便類似於Febo快餐-快速、簡單且為那些需要快速解決方法的人而陳列。

.如速食般的女人.

與參觀博物館、動物園或畫廊歸為一類,紅燈區是人們造訪荷蘭首都時極力讚揚之處。讚歎阿姆斯特丹的自由思想,觀察 (或造訪)知名櫥窗妓院中的女人是「不可錯過」的。

給那些不諳內情者-在阿姆斯特丹,賣性與買性自1988年起即屬合法。漫步穿越紅燈區被認為是個有趣、獨特的經驗-無數人們曾向我保證「一定要去參觀」,但我發現德瓦倫狹窄的卵石街道是被動地不友善的,特別是對女人。

我無法不持續低著頭並快速走過,嘗試避開像一塊塊肉般在玻璃窗中展示的女孩子們-她們許多看來比我還年輕-的凝視。像使人出汗的Febo快餐,被禁錮在她們的展示櫃中。

實際上,在紅燈區的整個經驗使我不適並沮喪。這些女人-或者,她們的身體-正被貶抑為區區一件吸引觀光客的物品。這城市中的一個女孩正以與速食店中的漢堡極為相似的方式被呈現的事實有點令我不安。

.制度實際收效了嗎?.

阿姆斯特丹市議會不遺餘力地嘗試並確保工作女性的安全。警方在城市巡邏;每個房間都配有一個緊急按鈕;女性接受定期的強制健康檢查並被鼓勵註冊她們的職業,以負擔稅金。

賣淫制度合法化背後的邏輯不外乎將底層社會帶入光明,汙名也能夠確實被去除。理論上,女性將更能避免皮條客的剝削與虐待,也更能避免成為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同時,能夠獲得比較像樣的報酬。

然而,這些措施並未奏效-它使得情況更加惡化。

在阿姆斯特丹這個惡名昭彰昂貴的城市的一個娼妓,為了租一晚櫥窗往往必須付出高達一百歐元。她同時必須支付皮條的仲介,且若有註冊尚需繳納稅金-不過只有百分之五的娼妓實際上經過註冊,或許是唯恐公諸娼妓的身分時所伴隨的社會汙名。

她為了營生每天必須與十至十五人性交。性工作者權利組織De Rode Draad在2009年破產關閉。此外,1990年至今已有十三位性工作者在德瓦倫遭到殺害。在合法化的二十年後,基於犯罪活動的猖獗,市議會最終將紅燈區的妓院數由482削減至243家。

.何以將賣淫制度合法化是徹底敗壞的.

德瓦倫,儘管有美麗的建築風格及友善的人們,仍徹底糟透了,一如將賣淫制度合法化這個概念。

當這些看來厭倦的女子站在她們的紅燈玻璃門後,如我們往內瞧的頻率那般向外張望,我們應該在這種專業是由政府所批准的認知下感到良好,也就是指,政府本身將透過性交易營利。

然而,這並不自動代表這些女人在工作中具有選擇權。我總是被告知有許多女人確實很享受賣淫;但我目前還沒聽聞半個真實案例,此外,請記著這些女人在進入性產業時的平均年齡只有十四歲。

問題在於賣淫合法化製造了對這些女人更高的需求。於是人口販運趁隙而入,而阿姆斯特丹-和諸多東歐國家-根據聯合國毒品暨犯罪辦公室的資料,是全世界販運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2008年,六名男子犯下「荷蘭最大宗 (遭起訴的)人口販運案件」。根據研究,有些販運的受害者遭強迫隆乳,一名被告涉嫌強迫至少一女子墮胎。「女人遭到毆打並被脅迫坐在冰水中避免挫傷,她們也被紋身。」2009年,兩名男子由於強迫大約140名介於16~23歲間的女子在歐洲賣淫並控制她們使用巫毒而入獄。

現正由終止販運 (Stop the Traffik)發起的知名活動展示了幾位投入舞蹈表演的櫥窗女郎,一面巨大的螢幕隨之顯示訊息「每年,成千女性被允諾能在西歐開啟舞蹈生涯。遺憾的是,她們最終淪落至此。」

阿姆斯特丹的人口販運問題已失去控制,他們雖想盡辦法維持性工作者表面上的安全,事實仍舊存在:這是世界上最危險的行業之一且沒有安全的保證。阿姆斯特丹將「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賣淫制度合法化的企圖失敗了,結果是販賣未成年、遭販運的女子作為吸引遊客的賣點。

託這個「自由的」概念的福,人口販子靠著奴隸大發橫財。

在我們能夠考慮成功地將性工作合法之前,我們必須找到方法終止性交易中猖獗的剝削-首先,那些付費與人性交的就是強暴者,應加以起訴。為了支付房租而與人性交稱不上自主。

任憑它的目的是正直的,阿姆斯特丹將賣淫制度合法化並非自由或賦權-它使得一種女人是最古老貨幣形式的概念永久存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