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也無法解決的健全主義 /布朗 小姐

手天使義工是一個看見重度身障者無法自行滿足性需求,而願意為其提供服務的團體,在台灣現階段以男性義工服務男性重度身障為優先,一名符合資格的身障人士一生有申請三次服務(以手協助射精)的限額。因為對手天使缺乏理解,許多人以為這只是色情片的情節而加以嘲弄,但在體驗過服務的身障者說明後,也有人有感而發「真是太了不起了﹗」、「還蠻感動的…..」、「這是作為人的基本尊嚴。」然而在這些讚揚手天使情操背後隱含的正是『身障人士是多麼不具性吸引力,以致無人想無償與他們發生關係。』的偏見。

身障者是如此容易被由健全者打造的社會排除在外,狹窄充滿障礙物的街道和大眾運輸工具、各種缺乏考量的失敗設計、或代價高昂難以負擔的生活用品、這些不友善的環境與設施都讓身障者比原先更脆弱,必須一日數次的請求並接受協助,甚至終身不離照護者的視線,幾乎喪失和他人建立平等、親密關係的機會和空間。因為社會空間的限縮和種種歧視,身障者的聲音都在「大眾利益」下犧牲,健全人們只能忽視、無能或幼稚化身障者的慾望,進而將自己對身心障礙者的不自在感或認知缺乏輕輕帶過。有些人認為藉著「性義工」服務或發放「性福利券」供身障者前去買春,或進一步以捍衛其抒解生理慾望之「權利」為由,將賣淫制度的存在合理化。事實是,性義工與賣性者的存在正可以彌補他們的無能為力,使身障者與健全者之間永遠保留一道區隔,…「身障者就是比較不容易找到對象,這是無法改變的人性。」於是他們主張性義工或賣淫制度已是大發慈悲,實則只是將責任推給那些義工與賣性者,同時包裝成「公平」罷了。《性福療程》(The Sessions)等紀錄性義工/治療師與身障者的影片,都能看見影片是如何引導觀眾去「敬佩、感動」性義工/治療師的無私和專業,一再強化影片企圖推倒的刻板印象-『健全者對身障者的拯救』。無論是他們對性的探索和對話,原本應該傳達的「關懷、同理」的內容,都在健全者一探究竟的視角下變得詭異又好笑,把他們渴求接納與親密的反應解讀為缺乏性觸碰的病症,把做不到的性愛姿勢當作對性的無知,而不是缺乏教導和教材的結果。經過一場90到120分鐘的救贖後,最終不只是性義工/治療師拯救了身障者,還順便粉飾了大眾長期對身障者的歧視、不友善的罪惡感,讓健全者能安心地帶著「我了解你的痛苦,而且將你從社會壓迫中拯救出來。」的心情離開電影院。

身障者的性並不是被其肢體所禁錮,而是被大眾的漠視與偏見所阻礙,事實上身障者之間的戀愛、婚姻、性交也同時發生的,社會必須改進使身障者的性更容易取得且更愉悅,但一個以為將身障者的性交由性義工/治療師或賣性者處理就足以稱為「公平正義」的社會,沒有真正脫離健全主義的偏見-身障人士是多麼不具性吸引力。「第三次服務,我會在人生絕望的時候使用。」這句話可不是在歌頌性的可貴和萬能,只是凸顯他們被當作沒有資格獲得無償性交,必須透過性義工或賣性者才能滿足性需求,脆弱、有缺陷的次等群體對待, 把服務身心障礙者的性義工/治療師當作他們自己的「公平正義」,藉由兩者的彼此拯救,給予暫時的替代方案,我們就能寄望健全主義下的「性」可以瓦解身障者的絕望,就沒有人去質疑健全主義,再去面對所謂「無法改變的人性」。

/Ms.Brow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