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不只是道德問題,是對女性情感的否定 /依凡斯

無法否認這些每隔一段時間就出現在媒體中的「桃色新聞」是他人的私事,或許它的確被用來掩蓋其他事件,但它絕不純粹是芝麻小事,這類事件的屢屢出現就是某種政治問題普遍存在的徵象。在關心家暴、親密關係暴力時,我們不以它發生於私領域而認為「無從置喙」,然而外遇或劈腿卻因其「私領域」性質成了不容插手的私德問題,這是對特定針對女性的暴力與貶抑的漠視。

當人們以「道德」二字評價事物時,根本而言有說等於沒說。道德所指涉的只是某一群男人的主觀意識,因而我們很容易發現「道德」主要是用以制約女性,男性雖然也是受規範的對象,但通常不太理會這些說法,因為他們對其擁有評價的權力,同時也能夠實踐自己所認可的另一套道德去挑戰其他男人。舉例來說,買春、觀看色情從前被視為道德敗壞的行為,但一來男人有性特權,二來從事這種活動並不構成對自身的危害,因此他們仍舊非常買帳,甚至將其轉化為無傷大雅之事。惟有可能對他們權力構成威脅的活動方被嚴肅以對,例如會危及某種家庭階序的亂倫,但這也無法阻擋那些對亂倫持有色情化想像的男人。

由於道德的雙重標準,針對「私德敗壞」的探討往往導向一些很蒼白的觀念:破壞婚姻、背叛、情感不專一等。就某層面來看,「情感專一」是很可怕的,這表示投入愛情的人們都必須將關係中的對方視為最高階級、同一世界的人或是所謂「共同體」,相比之下,其他的家人、朋友、同伴們則必然是「他者」,是兩人世界外的族群,都成了次等階級。同樣的,這種觀念又特別常用來約束女性,「女人是感情的動物/感情不是男人的唯一」.於是男人不需要對此道德加以遵從,而女人則反之,在受道德約束之後,原本可以供給她們足夠情感的其他關係都被排除在外,能夠給予女人依附與支持的陣線多半崩解。

因此,人們評價一個婚外情的男人敗壞私德,實際上說了等於沒說。首先,公私分明的社會不太介意他們的私德 (然而一個在私領域貶抑女人的男人如何到了公領域便突然熱愛平等?這可能是某種人格分裂),即便總有些人喜歡拿政客的外遇作為攻擊手段大作文章,也往往只限於敵營罷了,針對自己人倒是睜隻眼閉隻眼。追根究底,所有的男人都是男人的自己人,因此實際需要為「敗壞私德」承擔後果的反而成了女人。她們無論選擇出面力挺、默不回應或是選擇分離,都意識到自己對一段情感的想像與認同永遠是次要的,只能擱置於男人主觀的定義之下。換言之,這個社會從來沒正視過女性所認可的情感:真正的相互依附與扶持,消弭情感的階級與隔閡。這些在女性成長過程中對女性特質產生認同時便具備的潛力,對父權份子而言則是「脫離現實的烏托邦」,他們從而否認其實現的可能性藉以鞏固自己的支配地位。

如果做一個男人的先決條件就是認為女人是次等族群,那麼他們定義的愛情觀一定很有問題。在愛情中,他們學習與進行的是與一個比較低能的人相處-透過他們的優越使得一個次等人顯得沒那麼有缺陷-自然不太可能在愛情中與女性平等相待。不難看到一些丈夫或男朋友總是習慣在關係當中左右女方的想法,當他們擁有定義愛情的支配權時,也只有他們所認可的感情才是正確的,女人的感情則是一團混亂。不幸的是,女性無論在經驗中的學習或社會的教育下都較習慣認同於包容或依附,因而她們往往被強權壓制,無能為力。

藉由眾多文本的描述,可以拼湊出男性所建構的「浪漫愛」其實只是性慾 。有的男人將性慾爆發誤以為墜入愛河,不少男人在高潮前表達指涉洶湧愛意的文字,實際的意義只是錯亂狀態,如果這種在射精時的胡言亂語真的是「愛」,我們真得懷疑他們也和家裡的自慰器、充氣娃娃、一些無辜動物、路邊的意淫對象或是一支筷子等發生過羅曼史。不過最顯著的事實是,這種性慾偽裝的愛情不必多久便事過境遷,有些男人連自己「戀愛」的原因都無從探知,只知道那是一種由諸如「E奶」、「翹臀」、性衝動時的意亂情迷混合成的「化學反應」,令人匪夷所思。與其說男人愛著女人的特質,不如說是片面的,或許任意拿張照片都能夠想像出來的性物件的形象。他們更以此進一步宣稱「感情是無法控制的」。沒有「感情是無法控制」的事實,當它發生或消褪時,其中原因當事人都再清楚不過。只有性慾的來臨尚可被稱為無法控制及沒有理由的,但當事人仍舊有100%的能力決定它應該如何被處置。

當今大多數情感關係所認同的模式皆屬片面制定的「兩人世界」,但那不是父權對所有人進行的控制,只是特定給予女人屈從的「道德」 。表裡不一的父權永遠為男人多開一扇門:感情就是一男一女 (可是由於它無法控制,男人因此墜入新的情網是在所難免的事情),而女人沒有資格對這種表裡不一作出什麼實質的評價,只能被引入空泛的「道德」批評,也就是,在針對情感的認定上面,女人已經處於弱勢。當男人以「情緒一上來無法控制」為由踐踏他前一段片面稱為「愛情」的關係,行使他表裡不一的情感認同時,也就是在證實「愛情」從未給予女性平等的地位來表達並實踐她們的認同,導致她們感覺遭到漠視、不受尊重、情感被剝削甚至陷入痛苦,這無疑是種暴力。

……除了蒼白又表裡不一的道德論述外,社會仍盛行著將女人標籤為「又哭又鬧」、「情緒化」等毫無理性的未成熟個體,有人正眼面對過她們在這種充滿男性特權的「愛情」中是多麼無能為力,以致只剩哭鬧與情緒能夠承載這種失落,或甚至連自覺失落的能力都失去了嗎?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