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消失的小男伴 /依凡斯

想想我們很小的時候,身邊的那些小男伴往往也擁有一顆懂得覺察他人需要、能夠設身處地的心,雖然當時這種特質如一株脆弱的幼苗,在風中搖搖晃晃,但只要經過充足情感的灌溉,很快的便能堅定下來。但如今放眼望去,我們似乎很難發現任何成年男人具有同樣的性質,那顆同理心的幼苗早已被扼殺。或者你身邊的男人會表示他三歲起就崇拜諸如能夠拯救(支配)世界的英雄偉人,甚至還「教育」自己三歲的晚輩遠離那種情感氾濫的女性特質,令人怵目驚心。更駭人的是,其實許多心懷關愛的小男伴 (或許就是曾與你朝夕相處的一個) 在還沒來得及長大之前便結束了生命。

索拉娜斯 (Valerie Solanas)曾表示:「作為一個不完整的女人,男性終其一生在追求使自己完整,成為一名女性。」我們無法否認男性的意識深處或仍明白女性特質的優點 (這種特質原本眾人都能發展,後來卻變得僅限女性或一些性少數族群),並且深知擁有這種特質的同性將比自己更加擅於與其他人建立深厚的關係。然而支配的權力是多麼誘人,在父權的性別政治下,男孩子被誘使去模仿富支配與侵略性的男子氣概,他們的周遭在在是男子氣概能夠贏得一切的例證。擁有特權,居於崇高的地位要比與他人建立關係來得有魅力多了,那些充滿同理心與愛的族群雖然能夠緊密相繫,最終卻只能在社會現實下屈於附庸,且大部份必須接受安排來為霸權服務,彼此的關係進而瓦解。他們所要做的,便是鬥垮路途上所有的敵人,入門父權暴力的第一步,就是拿學校裡的同伴實驗-那些上不了檯面的女孩、不合男子氣概的男孩則是絕佳的開刀對象。

成年之後的男人可能老早將那段只要鋪張男子氣概便可高枕無憂,唯獨那些拒絕男子氣概的同伴才得如驚弓之鳥的求學生活。可惜,現實是贏家總只有1% ,而他們有99%的機會屈於下位,這是無論多麼遵從男子氣概也無法改變的事實。這時他們才發現自己既無法取其一切,又無能與他人建立情感上的連結。當然,成年男人大部份都患了厭女症,情感上的無能可以歸咎於他們的女伴,事業上的挫折也可以責難於那些要求過高的女性身上,恐怕非得到了眾叛親離的時候才終於能醒悟 (但也未必,按照某些賣淫制度合法化倡議者營造出的溫馨畫面,他們還是能夠去剝削賣性者滿足優越感,甚至和她們談場戀愛-多麼全面的防護網)。有些男人提前發現了男子氣概的重大缺陷,開始重新培養覺察他人需要的心,不過這時重新塑造出來的新特質已然無法擺脫男性優越感,因此與其說是同理心,不如說是站在高處「同情」女性這些弱者,因而於事無補。

當男性不是那1% 就是99%自認優越又能夠施恩於女性,或是一敗塗地卻有女性作為他們人生失敗的箭靶時,當只有零星少數認真覺得男子氣概是不必要的特質時,我們該向誰呼籲將這些消失的男性還給這個傷痕累累的社會呢?無怪乎學校裡永遠有著無法消除的霸凌。純粹大聲斥責霸凌是沒有積極作用的,因為男子氣概承載著父權的暴力與厭女,沒有對症下藥,傷害只會繼續下去。其實,並非只有女性在成長過程中遭到制約,男性被促使去放棄優秀的特質轉而去學習支配、暴力,何嘗不是一種扭曲?

/Evance

相關報導:This 12-Year-Old Boy’s Suicide Proves America’s Bullying Crisis Isn’t Over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