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體被打上馬賽克,女人也不再完整 /布朗 小姐

在電玩廣告《發射吧!硬漢》病毒式的在電視上播放數天後,廣告女角小茉莉的胸部突然被打上了馬賽克,我可以聽到馬賽克發出的警訊:「兒童不宜」、「有礙觀瞻」、「嚇腥嚇緊(丟人現眼)」,也可以猜到有多少長官家長致電相關單位,要求嚴格把關,如果可以最好把小茉莉胸前的那塊布P大一點,至少遮到下巴和手臂。

似乎這支廣告最大的過錯就是女性的胸部,特別是雄偉深V、充滿誘惑的胸部,我們很清楚知道女人的胸部,從來就不只是生理上胸部,它被定義成商品、藝術、性暗示,揉捏操縱的慾望投射,或女體自然老化下垂的警告,而這支廣告也確實表現這項精神,將胸部的青春、誘惑展現的淋漓盡致。

所以難道女體與性扯上關係就臭了嗎?看看網路媒體以《盤點國際裸體抗議 趁機大飽眼福》下標題,以關鍵字「裸體抗議」google圖片,你會看見幾乎所有女性抗議者的乳頭被打上馬賽克,而且僅有乳頭,相反的男性或尚未發育的孩童則不會,這暗示著男人的乳頭和女人的是不一樣的,男性或無性徵的胸膛是健康美,只是一個可以任意展露的部位,女性的乳房和乳頭則是被聯想為危險的性,儘管他們抗議的目標與性無關,但他們的身體仍是不可觀看的、是敗壞良俗的、是引人遐想犯罪的,連「公然猥褻」的裸露區域,女性能施展的空間都比男性少。(另外裸體抗議圖片中的男性非常少,以社會對男性裸露的容忍度,我不認為是參與的男性數少,這反而是媒體的目光的選擇,哪裡吸引眼球就往那裡拍。)

「陳以真修圖事件」和小茉莉「胸前的馬賽克」是一樣的情形,女人幾乎喪失詮釋自己胸部的權力,無論是選擇穿起衣服的陳以真,或脫下衣服的小茉莉,女人從來沒有在「穿上」與「脫下」之間獲得自主尊重,因為最後陳以真被大開領口,小茉莉換來一片模糊的胸部,然後我們還需要為他們的「穿上」與「脫下」決定他們是什麼貨色?是女性主義者或女權的批評典範?順便指導陳以真應該穿比基尼參選,或者小茉莉應該在腦袋裡裝點東西?

從小很多人教女人如何「穿上」,穿上胸罩、穿上細腰、穿上高貴,我們都以為只要「脫下」就是解放、是自由、是新天地,但現實是「脫下」的標準、展現方式仍不脫離男性的眼光,陳以真脫下後是豐胸不是平胸、有黨徽而沒有露點(如果有也許是粉紅色乳暈,不是咖啡色);雞排妹符合「脫下」的標準,聲音才會大聲(對了,她也沒有露點)。

有人會將蔡英文或陳菊等超過生殖年齡的典型女性「修圖脫下」,順便讚美他們的胸部修得非常完美嗎?我們需要告訴他們「脫下」也是表揚女性自主的方式之一(如果他們已經選擇穿上衣服)?他們參加天體營,會有多少人警告他們的身材走樣(如果他們只是想曬個日光浴)?

我們在「穿上」與「脫下」之間辯論不休的可(靠)悲原因就是,女體從來就不是女人的,而是可以由社會塑造、批評和加以恐嚇的性物,而乳房只有在乳癌篩檢時才是一個生理器官。女體從來就不該是個「問題」,性也不可惡,但事實告訴我們女體充斥著性符號,而我們沒有權利拒絕,尤其當性的表現是由男性所掌握時,拒絕就代表是缺乏風情的「良家婦女」。

女人可以不因為「性」而感到羞愧,但我們也可以拒絕隨時與性緊緊綑綁,女體的完整不需要性符號來加以補充,如果女體無法歸屬於女人,並擁有絕對的詮釋權,性從來就不是解放的道路。

(廣告把男性物化成能夠侵略、佔有、征服的硬漢,而且滿腦子只想”發射”,難道沒有男人想抗議嗎?)

/Ms.Brow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