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化的支配與從屬 /依凡斯

在現今社會,色情被誤認為一種性,出於大眾習以為常的性全是父權所建構的那套性感化的支配與屈從。麥金儂 (Catharine MacKinnon)曾對女性的屈從處境作了極好的解讀-「做一個女人就是做一個被X的人」。這是無法以片面改變語言的使用方式就能改變的現實。我們該從哪些地方佐證它呢?想想為何有如此猖獗的偷拍、性騷擾與強暴?我們曾聽聞男人被偷拍下體或臀部曲線被放上網路品頭論足,或者他們如廁的情形被外流到色情網站的嗎?

令人錯愕的是色情居然變相成為性教育的一部份,肇因於我們的教育無能去解說性應該如何實踐,色情趁虛而入,儼然成了補充教材。或許色情業者都是充滿性平概念的!?不少男人聲稱能夠區分虛構與現實,我們卻三不五時聽聞男人要求女人學習A片情節提供他們刺激,或是以為影片當中的那一套就是女人所喜歡的,例如某些男人一廂情願地以為高潮時將精液射在女方臉上會使對方感到很驚喜,或性交時必須一再變換體位,使用粗暴的方式對待女性等等,以至於我們如今還得大費周章地強調女人「說不要就是不要」,甚至還得教育他們,女人的肛門是不會高潮的。

感謝色情對男人施加的性教育,現在我們「說要是要,說不要也是要」。女人想表達的意思根本無法被男人所理解,更進一步被扭曲為他們自己的詮釋。之所以產生這種情形,一部分必須歸因於色情素材將女性的屈從以及針對她們的暴力都性感化。女人像奴隸般承受羞辱成了一件很性感的情節。色情告訴我們,女人的本性是多麼下賤,以致始終渴望著粗暴男主人的玩弄與擺佈 (但竟然有不少人以為自稱賤婦就可以對抗父權。)鏡頭將女人遭到暴力性侵或虐打的內容以色情的方式包裝,原本該是怵目驚心的內容卻變得風情萬種,呼喚著男人的性器,於是女人的受暴也成了挑逗。「影片裡的女人都那麼爽,而妳卻完全不解風情。」色情還使得女性蒙受不白之冤,彷彿她們無法在羞辱或屈從中獲得快感完全是自己的問題,是性冷感,不懂得性的樂趣。

某些陣營總是質疑:很難去證明色情與針對女性的暴力與歧視事件之間的關聯。我們只需要思考為何色情的「說即是做」呢?女人在色情當中被羞辱,她是假裝被羞辱還是真實的被羞辱?一個女人在色情當中被綑綁虐待,只是演出來的嗎?還是真實的被限制了行動,真實被虐打?當然,有人會表示並非所有色情都是這麼重口味的,那麼再舉比較常見的例子:色情中的男人將精液射在女人臉上只是演戲嗎?色情中的男人逼迫女人吞下精液只是假造的嗎?這些行為都是實際發生的。這些對女人的貶抑被「做」了出來。色情並非只是表演,性交是真實的,剝削、歧視與暴力也是真實的。為了製造色情,女人被迫性交去滿足觀眾的性慾,這和賣淫幾乎沒有差別。為了製造色情當中的假象,受到虐打的女人被迫服用藥物或受到來自鏡頭外的脅迫,而佯裝出一副快樂的模樣。沒有人知道製作色情的背後發生了甚麼事,因為女演員被噤聲了,人們以為她在羞辱中感到非常享受,以為她經歷了許多高潮。

如果色情中的女性公開表示自己在拍攝的過程當中歷經折磨,是受人逼迫的,卻無法取信於人。因為影片就是她扯謊的證據-她在影片裡明明是如此享受,看起來完全沒有受折磨或脅迫的跡象。色情總是賣弄女人的無能為力或淫亂,單憑一個女人敘述自己是如何被男人擺佈就足以引起男人的性慾,當妳對男伴的性行為感到無法忍受的時候,當受到性侵的女性敘述自己遭遇的暴力的時候呢?當女人的受折磨與侵犯都成了色情時,沒有人會認真將這些經歷當作一回事,男人將繼續隻手遮天。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