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男士可行買春的概念,是根植於厭女情結和健全主義 /Jess Martin

曾有位同伴在思考反對賣淫制度的議題時,在處理身障者的需求方面遇上了困難。然而,在將視野著眼於整個社會環境對身障者的歧視,使他們難以覓得性伴侶之後,才驚覺自己竟也以不友善的態度在看待他們的性。實際上,主張以賣淫制度滿足身障者的需求是一種極具性別歧視與健全主義的態度,因為它不願意去解決根本問題,反而放任身障者與娼妓這兩個弱勢團體繼續受到剝削。下文是溫哥華團體Exploited Voices’ Allies成員Jess Martin針對身障者是否有利用賣淫制度的正當性所作的分析與批判。

The notion that it’s ok for disabled men to pay for sex is rooted in misogyny and ableism

原文:Jess Martin (Feminist Current) 翻譯:布朗小姐

當我讀到Emily Lazatin刊登在赫芬頓郵報有關於一間以溫哥華為基地的新賣淫機構為身障男子提供洩慾管道的文章,我覺得有必要以身為有兩個發育障礙兄弟(一位是血親關係,一位是法律關係)和十年的特殊教育及臨時護理工作經驗的女性觀點做出回應。我也花了近10年針對一個進行自我倡權的前性產業從業婦女團體提供實際的支持。希望這些經驗的結合,給予我足夠資格對身障男士使用賣淫制度的主題發表意見。

我的患有唐氏症和自閉症的弟弟在我開始讀幼稚園前兩個月出生。我與弟弟的關係已對我產生深遠的影響。它是我人格養成和我學習、職涯甚至配偶選擇的核心因素。我先承認如果我是一名身障女子,這篇文章將更具權威,但我不是。但我仍有一個觀點要提出。

這可能會令你失望,如果你除了《阿甘正傳》或《他不笨,他是我爸爸》之外沒有太多與身障人士相處的經驗,但身障人士並非專門為鼓舞主流族群而存在,並且他們也無法免於女性主義者的批評。針對表揚身障者人道精神的一個令人不適但不可或缺的部份就是承認,他們不僅可以是女性主義者和女性主義的盟友,但他們也可以是厭女份子、種族主義者和健全主義者。坦白說,我認為透過買春來滿足性慾的身障男士往往是三類意識形態的結合。

當我聽到非身障人士將使用娼妓視為身障者的人權或性表現議題時,便滿腔怒火。這種論點隱含三項錯誤的陳述。第一是身障人士是如此不具性吸引力,以致無人想無償與他們發生關係。第二是性偏好是一種人權。第三是身障男士的性慾應該優先於婦女的平等地位。讓我們依序闡述吧!

身障人士不因為了有親密關係或性而需要賣淫制度。很多身障人士互相之間或與非身障者都有性行為。典型地說,智力或發育障礙者的社群中,個體會與相同認知水平的其他人發生性關係以將權力失衡的風險最小化。認知能力的匹配並不純粹是身障人士掛念之事;事實上,許多健全的伴侶也是如此。身障人士有戀愛關係。他們有婚姻。他們有隨意性行為 (譯註:一夜情等非固定性伴侶的性)。偶爾,他們在不恰當的地點或背景性交,但相信我,他們正這樣做。克服它。如果身為一個讀者的你正在為了認定身障者可以性交而感到進步得很並以此自我勉勵,你現在可以停止了,別讓你偏見的高傲態度反過來賞你一屁股。

進入我們的第二個重點。抱歉Ghomeshi (譯註:日前捲入性醜聞的加拿大主持人),但性偏好不是人權。它們從來不是且永不會是。由於色情文化的結果,很多一般男人 (包括身障男子)不僅認為他們對搭擋式的性擁有不可剝奪的權利,且有權利和外貌或行為像他們在色情中所見女子的女性性交。這是一個將性偏好與性表現混為一談的嚴重錯誤。我們身為人,都是有性生物,但搭擋式的性並不是性表現的必要成分,我們之中有些人需要其他人在我們的性表現中發揮作用,有些人 (包括我生活中的身障者和非身障者)則不需要。另一方面,當談到「身體親密」(如同許多性產業擁護者喜歡的稱呼),性別歧視者、種族主義者和健全主義者的期待(例如渴望只和瘦的、體格健全的、沒有陰毛和有堅挺胸部的女人性交,或將種族歧視的比喻性別地表現出來的慾望)並未幫助任何人。賣淫有損無償支付的親密關係發展,因為它教導男人以點一杯美式米斯托咖啡的方式支使女性。

最後,身障男子的性慾不能優先於婦女的平等地位。即使搭擋式的性是人類的權利,也不能正當化賣淫的存在-一個根深蒂固的不平等制度。我不打算在這裡詳細說明針對賣淫的「婦女解放之道」 (有人稱之為「北歐模式」觀點,有人稱之為「廢除主義」觀點),但我會鼓勵讀者正視這點以便有脈絡地理解我的觀點。這個觀點的宗旨之一,不似赫芬頓郵報文章中的Nico,大多數從事性產業的婦女,是因為對物資的迫切需要而進入。即使身障男子沒能夠找到願意的夥伴,難道透過這群最邊緣的女性-其中許多本身就有身體,智力或發育上的障礙-來提供這項「服務」就是正當的嗎?我相信不是。讓兩個弱勢族群鬥爭利益、彼此對抗是不能接受的。

我確實體認到社會必須改進使身障者的性更容易取得且更愉悅。然而,我不認為賣淫是進步的一部分。事實上,這是對立的。我們應該朝向通訊技術,機械技術,以及公眾教育來代替賣淫制度。我的兄弟以如他們的家人,朋友,扶助人員和照護者般的最大尊重支持女人。他們不使用娼妓且他們不需要我們為他們感到難過。任何一個提供賣淫給身障者作為相互滿足、無償性交替代品的社會,無疑是一個退化的社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