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淫不只是勞動人權議題 /Meghan Murphy

加拿大的娼嫖新法已在日前通過,立意如「北歐模式」,在於承認賣淫作為一種剝削與傷害婦幼的制度。在台灣,對性工作倡議最力的陣營卻主張它是種可被選擇的職業。此文由Feminist Current的創立者Meghan Murphy撰寫,簡潔地指出將賣淫視為勞動議題來改善是行不通的。

Prostitution is more than a labour rights issue
加拿大提出的賣淫法案主張賣淫傷害女人及兒童並鎖定需求。

原文/Meghan Murphy (ALJAZEERA) 翻譯/依凡斯

賣淫純粹如其他職業一般嗎?或者它是個在核心內更加確立性別不平等並將針對婦女的暴力常態化的體系?這是核心的問題,不僅僅是以我們如何看待性產業以及它對社會的影響來說,同時也牽涉我們以立法觀點處理性工作的方式。

2007年,一宗案件挑戰了加拿大的賣淫法規,最高法院捨棄懲罰拉皮條、傳達賣淫意圖以及經營妓院的法律。國家政府因此被賦予制訂新法的工作並設計了C-36法案,社群與受剝削人士保護法案。

最新提出的法規於六月公開,明確地以剝削者-意即皮條與嫖客為目標-並將陷於性交易狀態的女性定位為受害者,而非罪犯。此法案若能通過,將判定買春、拉皮條以及廣告性服務的第三方為非法 (娼妓自行宣傳她/他的服務屬合法,其餘為己利益者則否)。

賣淫者將被除罪化,唯獨在遊樂場、學校或托兒所附近傳遞賣淫意圖則是非法的。

這項法案在媒體中被激烈討論,並且被提交予眾議院司法委員會進行漫長而嚴苛的公聽會。婦女團體、學者、研究者、執法官員、法律專家、第一線反對暴力工作者,以及娼妓本身-包括已離開與現任的-表明使他們認為賣淫是本質上的暴力與剝削,或是一種純粹出於選擇的職業,應被合法化或完全除罪化以確保女性安全的經驗、證據、意識形態或研究。

賣淫制度中的勞工權?

儘管賣淫議題是複雜的,在進步份子中的辯論被劃分為相對簡單的路線。意思是,在左派方面有兩個明顯的陣營:一派主張賣淫主要是健康、安全與勞工權利的議題,當它畢竟是工作時;另一派則主張賣淫制度的存在是由於深層的不平等與系統的壓迫,且永不可能安全,或純粹只是一份如其它的職業。

「性工作是工作」陣營主張若賣淫是合法的,便能被管理而更加安全。其背後的理論是如果合法化或完全除罪化,娼妓可組成工會,擁有適用可保護她們免於受傷害的勞工法規的權利,並「自由」且光明正大地工作-大約允許一個身在其中的賣淫者是自主且賦權的安全、合法的性產業存在。

另一方面,認為賣淫制度構成針對婦女的暴力的一派則不相信有安全、合法的性產業這種東西,並視賣淫制度為階級、種族、性別不平等的產物,且是本質上剝削的。

雖然進步份子意圖支持任何勞工權利的討論是很誘人的,但這個立場所依據的基礎是不可靠的。

事實上,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成功地使賣淫對女人是安全的,任憑努力地管理產業,甚至組織各類工會。在合法的制度下,販運與非法產業猖獗。

例如在阿姆斯特丹,即使合法,紅燈區據稱由犯罪集團經營,針對在櫥窗內工作的女子的暴力仍在持續。即使「性工作是工作」以及娼妓應能夠選擇她們如何工作的論點訴諸於我們的進步感,它忽略了產業的現實,以及賣淫對多數女人與女孩絲毫不是個選擇,或是在脅迫下所作決定的現實。

將賣淫中發生的暴力視同職場暴力的努力,一如加拿大公務員協會安大略董事長Fred Hahn (譯註:持「性工作是工作」的立場)最近的作為,顯示了對娼妓遭受的暴力本質的性別化的自然狀態的深度誤會,以及對合法化的後果的缺乏認識,同時也呈現了對女性基本人權以及她們不作娼妓的權利的極端漠視。

性別議題

賣淫可能發生於任何女性,但邊緣女性的風險更高。儘管原住民女性只佔加拿大2~4%的人口,她們卻是溫哥華市中心東邊-加拿大俗稱最貧困的郵政區70%的流鶯,且此區自1980年代的二十多年以來至少有60名女子失蹤。

這些女性也並非可獲准許進入據說安全合法的妓院的女子。而即使她們是,我們自離開賣淫的女性諸如在C-36法案公聽會中作證的Trisha Baptie (譯註:現任廢除賣淫制度活動者,13歲起被迫賣淫長達15年)學到的是,傷害發生在不管甚麼地點的賣淫者身上。

在室內工作並未保護女人不受男人的暴力,而它能夠的那種想法缺乏邏輯。女性主義者長久以來指出大多數針對婦女的暴力發生在房門之後,經常出自她們認識的男人之手,而非街上的陌生人。Baptie也指出,即使作為一名娼妓,她並無方法知悉哪些嫖客將是暴力的 事先篩選也毫無保護作用。

保守黨政府在他們提出的立法中鎖定剝削者是正確的。對勞工權的注重忽略了法案試圖提出:賣淫制度對女人與兒童產生不成比例的衝擊,而對人體的物化及對性活動的商品化造成了社會的損害。

對付發生在娼妓身上的暴力的唯一方法是鎖定源頭-也就是需求。任何人,特別是那些在公平正義的社會的創造中要求既得利益的左派人士,以利益及私利評估人的生命與尊嚴,貶低女人免於男性暴力的尊嚴與生命的權利都是荒謬的。

強姦不是勞動侵犯。謀殺、販運、剝削兒童或虐待也不是。父權不是勞動侵犯。如果我們真的想要一個對女人及女孩安全的世界,我們必須誠實面對賣淫制度的現實-它為什麼存在及它為什麼續存,同時這種現實如何影響個別女人的生活以及女人作為一個整體的全球處境。

此提案已在眾議院通過一讀及二讀,且將在送往參議院以前於九月三讀。加拿大現行的法律在2014年12月到期,政府保證屆時會通過C-36法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