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顯示北歐模式減低暴力:何以毫無回響? /Samantha Berg

我們曉得在北歐模式 (Nordic model)已陸續為歐美多個國家採用的同時,始終流傳著這種罰嫖不罰娼的法律造成更多針對娼妓的暴力的說法,支持賣淫合法化的陣營尤其 (片面表現出)對之深信不疑。為此基進女性主義評論家Samantha Berg比較多項數據加以分析,撰寫此文指出上述北歐模式使暴力惡化的主張實屬謠言。

New research shows violence decreases under Nordic model: Why the radio silence?

原文/Samantha Berg (Feminist Current) 翻譯/布朗小姐、依凡斯

你也許尚未聽聞挪威最新的賣淫研究。自從一小撮擁護賣淫制度的人士撰寫之後,去年 (譯註:2012)夏天開始就能讀到挪威語的版本了,但幾乎沒人注意到這份報告的英語版本。我在閱讀以後,明白了那些平時喜愛在報章上針對反賣淫運動者發表仇恨的擁性工作倡議者以及自由主義媒體何以沉默。

危險關係:針對從娼女性面臨之暴力報告》作為一項證據,向我展示將嫖客入罪化增加了奧斯陸娼妓所受的暴力。挪威報刊《The Local》報導了這項研究,並忠實地呈現ProSentret (譯註:奧斯陸為娼妓提供援助的官方組織)的減害研究員所強調的結論。

  「(奧斯陸)市的官方娼妓救援中心,ProSentret,在週五發行詳述首都的性工作者處境惡化的報告後,Anniken Hauglie (保守黨))呼籲將(罰嫖不罰娼)法律廢除。」

  「『實情是這條法律已使得從娼女性更加艱難。』Hauglie說。」

2012年的研究被與2008年的研究相比較,結論顯示2008年有52%奧斯陸的娼妓曾經歷暴力,相對於2012年的59%。7%的漲幅並不算是激增,但任何針對婦女暴力的增加都應該認真看待。

幸運的是,針對從娼女子的暴力上升是個謊言。

騙子!

這個謊言用了許多困惑和遺漏來編製,但最主要的操作,是接受了一種對暴力的界定,將言語羞辱(從2008年上升17%)、拉扯頭髮 (上升167%)等同於拳腳相向 (下降38%)、強暴 (下降48%)等行為。

我剛才寫了自從北歐模式實施之後,奧斯陸娼妓遭受強暴的數字下降一半嗎? 沒錯。

Nordic Model 01

ProSentret並不認為強姦事件減半值得被指出,但我認為這是個了不起的消息。我也認為皮條暴力自2008年降低一半應該連同來自常客的暴力降低65%以及在車裡被陌生男性的暴力對待減少60%一併昭告天下。

  可見的傷害已從樣本數的1/3減少至1/4。

  有一項改變是在車中經歷陌生人士暴力相向的數字由27%降至11%。

  我們也看到來自熟客的暴力從20%降至7%,而來自老闆/皮條客則從14%降至7%。

儘管研究顯示嚴重暴力大幅降低,你可能會琢磨7%的暴力增長從何而來。答案大部分是言語騷擾和輕微的肢體侵犯,因為在猥褻的言語與遭到毆打之間並未被區別。

Nordic Model 02

減害主義者喜歡強調在室內賣淫制度是如何比在阻街拉客來得安全,從某些觀點確實如此,但研究描繪出關於室內暴力的相反景象。女性主義者所投身的長期任務是喚起相較於在公共場合遭受陌生男子侵犯,女性更常在住處被熟知的男性攻擊的覺察。如果室內對女性而言從不是較安全的,為何要去期望在妓院內與嫖客共處會突然成為一個較不易發生強暴的場合?

該研究支持了女性主義廣為人知的事實-當女人困於室內,她是如何受到為了有意識地控制女人的權力而血脈賁張的男人傷害。最暴力的男人是「不熟悉的顧客」,而遭到他們施加最惡劣的性暴力的是在室內工作的泰國女性,她們也是唯一遭受皮條客暴力的族群 (11%)。

  我們在此群體中發現最大量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被恐嚇/強迫從事不合意的性交。全體樣本中27%的人表示她們曾暴露在這種形式的暴力中,而此群體則多達45%經歷過。我們也在此群體中發現最高比例的搶劫(30%)和武器威脅(40%)。此外,此群體20%表示她們曾遭強暴。

在室內的娼妓較之流鶯更易遭受顧客性侵犯,後者更頻繁受到極端汙辱,但被強暴或搶劫的情形則較少。

Nordic Model 03

室內與室外暴力的統計比較也駁斥了常理,因為這是一個「買家的市場」,娼妓因為缺乏協議時間而遭受傷害。阻街女郎主要遭受不阻礙性交易協議的言語暴力和輕微的肢體傷害,反之被認為有預先篩選和不受限協議時間的優渥條件的室內娼妓較無法避免被嫖客搶劫、強暴、恐嚇/強迫接受未經同意的性行為。

將所有注意力放在娼妓如何談判,岔開我們去質疑藉談判以利誘的男人多樣的動機。按常理,一個想透過阻街女郎快速口交的男人將比事先安排購買一小時娼妓並攜帶了六十分鐘用以滿足其幻想的玩法規劃的男人在性特權上投入較少的經濟與情感。

詐欺!

容許我將你的注意力轉移到一些你可能在排山倒海的數據上錯過的詭異胡扯:

啃咬增加近3倍 (6% to 15%)
拉扯頭髮增加近3倍 (12% to 32%)

我曾居住於紐約和哥斯大黎加的聖荷西,要說的是我曾遭受陌生男路人的言語騷擾及無端觸碰的次數多到無法計算。我從未被咬傷或被拉扯頭髮。那不是隨機騷擾者的行為,這是嫖客的行為。這項最初在2008年報告,但再次於2012年的報告中出現的資訊對於為何較小的、特定的性暴力行為上升提供了線索。

  「大多數自稱會尋求針對暴力庇護的婦女說,當她們發現自己處於危險或威脅的環境而報警或揚言報警。這往往會將客戶,或其他表現威脅與暴力的人嚇跑。」

支持賣淫制度的倡議者聲稱男人是花錢購買性的權利而非虐待女人的權利。嫖客並未表現對這種差異的理解,這也是為何讓男人花錢買性後,再試圖畫線阻遏虐待注定失敗。男人支付虐待女人的權利便已越界,在成套以金錢購買的虐待中沒有半途中止的機制,尤其是當文化將強加女人的BDSM視為性而非虐待時。

基進女性主義者了解賣淫即強迫性交,又名強姦。我們注意到大多數的性侵受害者都是遭受年長男子虐待的青少女,並且在賣淫制度中識別出相同的人口特徵。如同強暴,性犯罪引發許多刻意略過以男性為核心的暴力的文化偏見。奧斯陸嚴重暴力的減少結合了個人界線暴力如啃咬和拉扯頭髮的增加,提醒了一如其他類型的強暴,性被作為暴力的首選工具,但暴力本身才是重點。

奧斯陸的娼妓透過威脅報警的方式有效改變暴力嫖客的行為,而嫖客的反應則為避免觸及引發報警的門檻而減弱暴力行徑。捨棄強暴與嚴重傷害,嫖客將他們多數的暴力惡習改以不會導致調用警察的咬與扯頭髮表現。

關於這一點,讓我們接下去看報告如何談論警察和娼妓。

警察!

從娼女子遭受警察傷害是個問題。若干研究發現,高達30%對賣淫婦女的暴力行為可能來自警察。警方的辱罵經常被減害者引作合法化男人使用娼妓的理由。ProSentret在賣淫婦女告發較少暴力的事實上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因為他們將之聲稱為娼妓減少信任警察的結果,但它更準確地歸因於大幅下降嚴重的暴力事件。

  「如果我們檢視警方援助,緊急照護,Pro Sentret和Nadheim (譯註:奥斯陸為娼妓提供援助的NGO),我們看到相較於2007/08年度的研究,在2012年的研究中,獲得援助的數量大約少了一半。」

大約一半的數量獲得援助與強暴及仲介暴力均減少一半頗為契合。

根據他們各自的數據,採用北歐模式之後向警察尋求幫助的娼妓減少41%,但根據ProSentret的資料,她們求助的比例下降54%!而顯然賣淫婦女突然對緊急照護人員感到極為驚恐,因為向他們求助的數字驟降79%。

Nordic Model 04

如果你不承認嚴重暴力的劇幅減少,那麼這些變化正如ProSentret所描繪的一般令人震驚。連同2008~2009年間街頭賣淫至少下降50%,室內賣淫下降了16% ,娼妓告發暴力的大幅下滑實際上值得慶祝。

ProSentret受侷限的意識形態使他們無法承認自身數據所顯示出嚴重暴力事件的劇減。

  「許多女人的行為可能是由於恐懼來自警察、司法系統與健康服務的歧視。同時身為受暴者與娼妓的雙重汙名可能是個沉重的負擔。其他的原因可能是諸如缺乏對警察及在挪威告發暴力的認識,擔心警方會利用其他法律對付娼妓,缺乏對警方的信任,或出於其他原因而不願提起告訴。」

將警察侮辱性工作者作為興趣範圍的人可能會發現它的教學性,在123名娼妓告發的暴力行為當中沒有任何一件是歸咎於挪威警方,連一件辱罵的案例都沒有。北歐模式又得了一分。

很少有一群擁賣淫的活動者作出如此明顯無知的選擇,忽略自己的研究數據。請留意,這還不是聞所未聞的;紐西蘭的賣淫倡議團體所收集的研究在他們的官方摘要聲稱流鶯的數量不變,但有人發現第8節隱藏了奧克蘭的流鶯自合法化之後增加超過一倍的真相。

這是個自「危險關係」擷取資訊卻得出這種結論的赤裸裸的謊言:

  「在我們針對婦女與支援措施之間領導的研究並未表示將顧客定罪已保護婦女免於遭受她們顧客的暴力,更確切地說,是女性保護顧客免受警察緝捕。」

終結!

報告的最後幾行字聲明:

  這將由Pro Sentret來完成:
  .安排著重於對暴力的認識、實用技巧及援助提供資訊的關於賣淫暴力以及親密關係暴力的彈性課程。課程將與奧斯陸危機中心及一自衛課程之提供者合作安排。
  .設計及分發適用於Pro Sentret用戶的關於暴力、權利與維護自身安全技巧的資訊素材。

換言之,ProSentret的目標是塑造更好的妓女。我寧可其他的解決方案。

北歐模式奏效且應繼續保持。如果ProSentret和其他妓權團體拒絕起身廢除以性為基礎的奴隸制度,他們就是白痴,但他們雖然是白痴,仍舊可以在自己篤信的方法之內為娼妓做更多。

他們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是積極而更有效地追蹤嫖客。陌生嫖客所犯之暴力最甚而被動地依賴遭遇嫖客暴力的倖存者所作的壞約會報告 (譯註:一種提供娼妓通報不良嫖客的警示系統)是不夠的。警察和非營利組織仍有空間以其方式將收集有關陌生嫖客的資訊。

接著他們可以著手完成對外國受害者的確實特赦。我不熟悉挪威如何對待販運移民,但我相信可以為保護他們免受歧視和驅逐出境做得更多。

我的第三個和最後的建議是針對減害組織教導娼妓任何強加於他們的暴力都是要緊的。咬和抓頭髮幾乎增加了兩倍,但告發它們的數目尚未有。嫖客將會因為他們可以逍遙法外而同樣暴力,所以我們需要不斷的將可容許性向後推。

值得讚揚的是,研究人員真誠地試圖透過區分「強姦」與「恐嚇/脅迫進入未經同意的性行為」以尊重娼妓的心理防衛,出於認知到許多人如果沒遭遇伴隨性暴力的毆打便不將它視為強姦。他們納入這則有關定義暴力的文化差異的評論。

  「Pro Sentret曾經歷過,一般許多外國女性表達身體和心理的痛苦均不同於挪威婦女。可能有些人在研究中的選項裡找不到表達痛苦的方法。」

ProSentret的研究人員很明顯關心他們所服務的女性,我只希望他們能將此關注投射給他們永遠無法見到的數百萬女性,如果我們不採取一個立場,下一個世代的娼妓將會接續著現在這一代來臨。

正如我在開頭所說,奧斯陸的研究僅僅在擁護賣淫的媒體頻道曇花一現。那些平時高分貝的賣淫倡議者曾看過它且絕口不提。你最好相信如果該報告包含北歐模式導致更多暴力的確鑿證據,那麼它將會與號稱職業娼妓比一般女人還快樂的胡扯研究一樣廣為散佈。現在你知道這項研究了,現在你也知道為什麼賣淫倡議者寧可假裝它不存在。

它存在並證明了廢除賣淫主義者的正確。現在別讓他們給忘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