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並不恐懼「性積極」的女人 /依凡斯

在私密影像外流事件裡,我們往往發現一種奇怪的現象:有的人總是一面抨擊男性霸權對女性自主的侵犯,一面又質問「女人喜歡性交有什麼不對?」女人喜歡性交當然沒什麼不對,前提在於「性交」如何定義。不幸的是,男權體制下的性交就是「操女人」, 無論她在各方面的表現多麼優異,如何與男人並駕齊驅,她在性的關係中永遠是卑屈的,更不幸的是,很少有人去檢討男人如何從事性行為,甚至有不少自稱性平人士,堂而皇之擁護由支配與屈從得來的快感的正當性。若多數男人必須藉著女性在性行為中的卑下來獲得快意,不難理解為何女人老是必須在遭受侵犯後自己收拾爛攤子。

女性的卑下處境並不只有使影像外流者需要負責,若非許多男人擁護貶抑女性的意識型態,使男性霸權體制得以順暢運作,當事人又何必出來道歉呢?不過在這些事件引發討論的期間,男人的態度除了那些囂張展現特權心態者外,其他人的反應似乎清一色在表明「那不是我」。於是每一次事件的結局都是不了了之,因為沒有男人徹底檢討,甚至於應該說,沒有人在真心檢討男人。到底是哪些男人認為女人必須在私密影像外流之後出來道歉來獲得他們的原諒呢?只有在特定討論區裡面的那些猖狂份子嗎?或許他們都居住在網路當中,以致於不可能出現在我們身邊,而恰巧他們也是不做愛的。…..「女人喜歡性交有什麼不對?」事實上,和她們性交的男人絕大多數就是父權體制的擁護者,但許多人們非常單純地以為鼓勵女人去性交就是平等,卻未查覺性交本身便是壓迫女人的手段。

在台灣,我們倒是很難看見有人膽敢挑戰男人的性癖好 (支配女人),反而經常看見教育女人性積極、性自主的說法。曾有女性主義者回顧60年代性解放的風潮時表示,被強暴的感受恐怕要多過快感。這可能是從前的男人比較粗暴的緣故,使當時的女性還能夠自覺是強暴,而在男人更加依賴性暴力獲得快感的今日,女人們反而都能透過性交獲得愉悅!?這可能是某種長期暴露於男權式性交訊息之下產生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缺乏勇氣脫離「被支配的愉悅」,認為超越這個範圍便無法再製造出什麼新的樂趣,當然這一切都被以諸如「能動性」、「父權最怕淫蕩的女人」一類的說詞粉飾過去。

可惜男人並不恐懼淫蕩的女人,因為整個社會都幫助他們定義女性為「被操的人」。有的人抱持著純真的想法,認為只要女性開始自覺,男人也能隨之開始改變。…女性已經開始自覺非常長一段時間,男人的確是有些改變,變得更加糟糕而不是改善。某些改革者未能跳脫將女人視為一個有缺陷的個體,而男人則發展十分完備 (只不過有些自私地不願意讓渡權利)的意識型態,他們一味地要求女人與男人看齊,卻鮮少批判男人身上「多餘的」男子氣概。向來是這種多餘的氣質在唆使男人透過貶抑女性尋求男性認同,於是,當女人獲得愈來愈多的權利時,男人便開始另闢一些新途徑來滿足自己的優越感,想想色情當中琳瑯滿目的花招有幾樣不是羞辱女人用的?當愈來愈多的女人開始享受性行為,日益氾濫的偷拍與外流也同時開始對付她們,藉以警告這個領域的主導者永遠是男人。

假如一個性積極的女人是真正的自主,她將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去實踐「性積極」,當性交被定義為女人的屈從時,她怎麼能夠從中獲得樂趣呢?今日所謂的「性積極」不過是男人發明的新話術罷了,而當某些女性主義者主張「反性」時,又有男人站出來表示這是「一種對性的騷擾」(性竟然成了權力主體)。男人的意圖就是一再搶奪女人發出自己聲音的機會,如此明顯的現象,還需要人來「導覽」嗎?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