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性與婚姻脫鉤,愛在哪裡?- 一場「愛」的革命 /布朗 小姐

"以另一種「性標準」解釋、定義關係,進而區分有關係的性、無關係的性,再次將重點放在「性」而非「愛」,並以性決定關係的作法,與父權將性劃分婚內、婚外,把婚姻(包含性)與愛脫鉤的作法並無差異。"

回應》》從九把刀劈腿邁向性/別平等的未來

大文豪托爾斯泰得作品寫過:「對女人而言,婚姻的適度基礎是服從,不是愛。」他諷刺真愛能維持多久?什麼又是愛?有人會因為理想一致而上床嗎?大剌剌地清楚表達男性支配的律則。婚姻是「支配」而非「愛」,衡量男性氣該的標準是:一個男人在家中控制妻子的程度多寡。

「愛」從不是一段婚姻的基礎,「性」才是,先有合法的婚姻才有合法的性關係,因此外遇被掛上通姦的罪名,但不愛伴侶是無罪的。當「愛」與「性」無法在傳統關係/婚姻中真正實踐時,有人提議要革父權的命,要先從革父權的「性」著手,因為父權將性束縛於婚姻中,人們必須打破婚姻、實現性解放、解放單偶情感,雙方才有平等互惠的機會。

在試圖將性與婚姻/單一對象解構、脫鉤的討論中(ex:毀婚滅家派)有性、有婚姻,但獨獨沒有「愛」的位置,甚至與性相比,沒有一個清楚完整的面貌,在「愛」遺失的情況下,「解放單偶情感」有可能只是走上與父權相同的道路-接受沒有「愛」為基礎的關係。

在歷史上女人是不配擁有愛的,愛也不是婚姻所必須的,直到當代「自由戀愛」的風氣,「愛」也缺乏實質的內涵,而淪為婚姻與忠誠的替換詞。跟多元的性活動、性文化相比,愛一直是缺乏機會發展的,社會對「愛」狹隘又單一的概念,造成愛成為婚姻之外的另一種束縛,所以我們究竟要革的是「性」還是「愛」?

在「愛」尚未被解放,其多元價值未被建立的當下,單就行為面是否接受「與非單一對象發生性行為」,並不能與「解放單偶情感」畫上等號,而只是以另一種「性標準」解釋、定義關係,進而區分有關係的性、無關係的性,再次將重點放在「性」而非「愛」,並以性決定關係的作法,與父權將性劃分婚內、婚外,把婚姻(包含性)與愛脫鉤的作法並無差異。

如果我們已經看到婚姻與性脫鉤的可能性,是否也該建立性與愛的連結,讓「愛」逐漸豐厚成熟,了解「愛」是具層次與複雜性的,如此不需要解放「單偶情感」,因為理解「非單偶情感」是多麼順其自然的變化,是否接受「與非單一對象發生性行為」將成為一項選擇,就算有人選擇不進入也是一種主張,而不該歸究於受到傳統「婚姻」、「忠誠」等因素控制,最激進與最保守的作為往往同路而歸,但理由是大相逕庭。

如果我們都同意「坦誠互信」是建立「愛」或良好關係的基礎,無論要3P、多伴侶、特殊性嗜好,和伴侶討論並取得協議是前提、是應該的,畢竟沒有人非要和你玩同一套遊戲規則,每個人都有權決定是否進入「非單偶情感」、「與非單一對象發生性行為」以及「如何實踐性與愛」,裡面不參雜謊言和欺騙,「性解放」不能作為在人際的「情感」之中任意不負責任、破壞關係的理由,更不能抹滅愛的「真心付出與陪伴」,而化為只是一時衝動的性慾的變體。(ex:西蒙和沙特的伴侶生活)

「性解放」比「愛解放」更有能量、容易受注視,可以說是建立在「性」被父權綁架數百年後,將「父權的性」脫去道德禮教約束,開放並實現於各種性別、性傾向之中,以父權的性活動/文化作為開放的根據、平等的標準,這個標準實在有必要檢討,然而「愛」有什麼標準嗎?

「愛」是模糊不清的,其地位遠遠低於「性」,連被綁架的資格都沒有,因為愛本身不存在於父權。有人說「性並不可恥」,但談起愛似乎更引人不耐,而這些企圖叛離父權的革命者,仍沒有多少能力/權力談論「愛」,性已經成成功轉移我們對愛的關注,即便逃離了性的統治,卻找不到愛的連結,將我們置於失去由愛指引的沙漠中才是父權真正恫嚇的手段。

/Ms.Brow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