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女人的自由,換取男人的空間 /布朗 小姐

「男人對自己的女人抱著獨佔心態,因此常有猜忌的情形出現,……。女人是男人自我的延伸,就像他的馬或車子…」-Germaine Greer

不意外,這裡不是伊斯蘭國家,更不是上個世紀,但身為台灣女性仍是辛苦的,醉倒在路邊被撿屍是活該、穿太少被偷拍是應該、被自己的好友性侵是剛好。女人被侵犯的情況很多:穿太少、喝太醉、長太美(或不夠醜?男人說不正不上)、奶太大、夜太黑、太相信男人,男人犯罪的理由倒是乾脆多了:因為都是妳的錯!

因為妳穿太少、喝太醉、長太美、奶太大、夜太黑、太相信男人,但絕對不是我下體的錯,都是妳!妳引誘我犯罪!

男人從不批判男性加害者,他們要求身邊的女人要提防男人,並聲稱沒有男人能抑制精蟲衝腦,因為他們根本沒打算要管好自己的下體。所以女人啊,在台灣要僥倖存活,出門一定要有母親或女性長輩陪同、在公共場合要有兄弟或叔父在場以保護妳的安全,但我不保證妳的情人、丈夫或男性親友不會侵犯妳,再親吻妳的下體。

男人:「限制妳的自由是為了妳的安全。」女人啊,我們仍是一群需要被男人保護才能免於被男人傷害的族群,我們抵擋男性暴力的方式,就是躲在特定男性的庇護之下。

「假保護之名,行控制之實」是最簡單的策略,如此男人不用做任何改變,他們不必學習控制自己、尊重女性,需要被教育、訊斥並曉以大義的永遠是愚蠢的女人,男性毫無損傷的繼續享有「天性使然」的特權。他們更不必冒著失去侵犯女人的機會,放棄他們不該有的權利,以維持女人和男人一樣的安全自由,由男性定義的女性弱勢包括:環境、外貌、生理是多好利用的藉口,讓他們加以發揮。

如果男人真的關心女人,應該從管好自己開始,並將這個行為當作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想法,沒有理由、沒有藉口為你或同伴的「天性使然」脫罪。而不是把女人當電線桿保護,像一條捍衛電線桿的狗,不斷重複在上頭撒尿,只因為有其他尿味在上面有損尊嚴(oh,又是那面子問題)。

另外,女人要注意,如果有天你被侵犯了,男人還會稱讚你是夠「正」,才有資格被「臨幸」喔!因為被他們定義的女人只有三種:上過床的女人、沒上過床的女人、不想上床的女人。

/Ms.Brow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