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世界都是他們的後宮 /依凡斯

試想一下:妳性交的過程會被偷拍甚至公開,妳的私密影像會在手機送修時外流,在外如廁的情形可能轉而成為色情網站的片目,在店裡試穿衣服也有人正悄悄窺視。從前這些往往被視為個別的事件,因而很少人能夠拼湊出一個完整的現象。如今即便妳避免掉上述行為,仍舊會成為特定社群中提供男人意淫的物件,僅僅是行走在馬路上,虎視眈眈的鏡頭便不知凡幾。「偷拍又不犯法」男人們振振有詞,於是這種行為被片面化約成了隱私的討論,彷彿男人會有這樣的舉動是天生的,他們就是自然的掠奪者。……其實這背後真正透露的意義是:女人的身體是所有男人共享的資產,在他們的目光底下永遠是被物慾的客體,任一人都休想逃脫。

自從手機有了攝影功能以後,男人要隨心所欲地編列他們的花名冊再也不是難事,或許你的影像也在某顆硬碟裡面,等待男人性慾來潮時選出來發洩一番。「偷拍」已不是某些特定人士的專利,也不需再具備難以取得或安裝甚至無法移動的設施,只要一只手機即可,因而許多男人都曾私自捕捉過異性的影像,並且上傳至社群網站提供他人品頭論足。與其辯稱這是種「純藝術」的欣賞行為而不具妨害隱私之嫌,實際上他們的「評鑑」卻是這樣進行:這個部位油花不夠多、形狀不理想、這個部位夠肥美….「他們可以」,形同將這些女性軀體掛在肉攤的燈光下論斷她們的賣價,而周圍的男人們幾乎已準備好大塊朵頤。

不過這些肉販饕客們面對質疑的時候倒是非常理直氣壯,不僅辯稱沒有犯法,並且搬出一堆理由將責任推卸至被拍攝的女性身上,如果不是她們的引誘,怎會有人偷拍呢?也難怪在性侵、家暴事件曝光時,我們往往透過男人激動的控訴才發現原來「都是女人太過放蕩才使得他們情緒失控」。可惜一般常見的教育方式不外乎「尊重女性」、「尊重他人隱私」這類模糊的說法,對於那些打從一出生開始便命定擁有絕對的性特權,因此不可能犯錯,有錯也是邪惡女人的責任的台灣男人而言自然收不到什麼效果。查閱法律諮詢所提供的資訊,偷拍私密部位或非公開行為均屬違法,未經同意放置網路提供瀏覽也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權,遑論將這些裙底風光、事業線、大腿照放在「女賓止步」的社團裡面供一群男人猥褻更是明目張膽的侵犯。

如果說「色情是一種檢查制度」,暴露出男人在性活動當中對女性的宰制;那麼偷拍本身也可以作為一種檢查制度,因為它代表男人平日難以查覺的性化、物化女人的目光有了具體的實踐。偷拍行為的屢見不鮮使我們了解,男人在日常生活中便將女人視為一只供他們凝視、投射慾望的性物件,在路上行走的、出現在男人周遭的女人都只是一具肉體,除了性之外沒有其他的功能。這些三眼湯姆辯稱「在路上看就沒關係,偷拍就犯法」,其實,偷拍反而顯示出他們平日的目光便習慣將女人貶為提供洩慾的性物,而非一個主體,只不過從前難以獲得如此明顯的證據罷了。

由於這種心態,男人進一步認為全世界的女性都是為了他們的目光而存在:穿著保守的女人是為了暗示她們的遵從婦道、暴露的女人則是坦率地展示自己的性慾引誘男人、笑容可掬的女性是為了引發男人好感、怒氣沖沖的女人是為了使男人發現她們的存在、哭泣則是為了營造楚楚可憐的形象…。「穿這麼露就是要給人拍,記者還拿這當新聞真是無聊。」女人連穿衣打扮都不被定義為自主的,既然她們無時無刻顯示著討好男人的意圖,男人也就滿心歡喜地將她們給拍下來,並且認為自己做了善事一件,畢竟被拍到的女人有如雀屏中選,是得到了男人的賞識,如同被皇帝選來臨幸的嬪妃一般。如果女人沒有為此感到高興而怒斥他們的行為,便是得了便宜又賣乖,便是虛偽的婊子。

對男人而言,既然他們有意淫美色的需求,有美女給拍才是供需平衡,因此偷拍的存在再正常不過。但我們卻會發現女人的需求卻經常被斥為異常,例如尋找理想伴侶、性高潮、拒絕機械化性交的需求往往被男人認為是受到了諸如偶像劇、羅曼史的洗腦,因此十分不切實際而無須理會。除非世界繞著他們運轉,否則都違反自然,由此可知所謂「需求/供應」全由男性定義,是他們為自身特權辯護的狡滑說法。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