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性如命」的解放 /依凡斯

我們幾乎可以不必再談維多利亞時期的「恐性」是多麼虛偽而深具洗腦效果,因為二十一世紀的「嗜性如命」恐怕也不是太健康的態度。如果僅僅以這種意識型態正成為普遍性的價值而謂之解放,為何卻可以自其中發現濃厚的男性特權色彩?與其認為人們正以更健康的態度看待性,不如說「嗜性」的氛圍才正在當今造成全面的壟斷。

現今我們極易接收到「擁性」的訊息,無論它是以謠傳的形式散播或透過科學家的背書而以狀似真理的面貌「教育」大眾。「擁性」被預設為常態,因此如果有人表示對性交感到厭倦或是無性成了習慣,往往引起一陣恐慌,急急忙忙遍尋「治療」之道,透過這些人們驚慌失措的表現,我們猶如看見古時候唯恐某些不檢行為觸怒神明的心態又變相出現了。面對這些訊息氾濫的程度,簡直令人想回道一句:「好,我們早就知道喜歡性交是好的,也壓根沒覺得性是壞事,可以不必再老調重彈了嗎?」

更奇怪的是,這些鼓勵/支使人們擁性的訊息裡面往往充滿了預設「性是為男人而存在的」、「男人比較需要性」、「男人擁有性的主導地位」,種種論調暗示著「男人絕不可無性」。有效鞏固這種價值的下一個步驟,便是再藉著各種理由慫恿女性熱衷性交,例如女人多性交有益健康、夠淫蕩才能獲得高潮、精液的成份對女人相當有幫助 (無論是喝下或使用在皮膚上面)。但我們不會看見類似如下的研究:不良的性交與女性心理疾病及壽命的關係、勉強自己性致勃勃的男人更容易抑鬱、喝下經血有助於彌補男人較低的平均壽命等。

在「自慰過度將導致精神失常」的陳舊論調言猶在耳時,卻忘了維多利亞時期的恐性氛圍也曾獲得來自心理學、醫學等方面的支持,沒人質疑「人類絕不可拒性」的正當性,並進一步懷疑我們所身處的框架又形成了另一種大規模的洗腦現象。

其實,這種「嗜性如命」的氛圍並非無跡可循。當父權在各個領域都受到輕重不一的挫折,惟有性長期被歸類於不可侵犯的隱私,因而男人的性活動被賦予極大的自由。在此領域當中,父權幾乎毫髮未傷,男人也緊抱著這一塊可以享有特權,藉以滿足男性優越感的最後綠洲。需要思考的是:性活動愈頻繁愈好嗎?為什麼?或者我們仍然未能成功解構自視甚高的男子氣概,使得大多數男性對於失去這種特質的恐慌較從前更加劇烈,於是一頭栽入性的世界尋求慰藉。由於男人拘泥於性得以保護自己的男性認同不致崩潰,才造成「更健康」的錯覺。

「嗜性如命」的意識型態不會告訴人們的是:你也有不喜歡/不需要性的自由,而這不需要矯正成「擁性」才稱得上健康。在此嗜性的氛圍之下往往一味地攻擊道德禮教,卻忽略這種對性的厭惡更可能是暫時性的,它不是出自對傳統道德的迷信,反倒更是出自對性交當中的權力分化感到不屑而產生的排斥。

/Evanc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